步入循环新时代 - 中外对话
商业

步入循环新时代

在埃塞俄比亚,磨损轮胎被用来制作成价廉而耐用的鞋子为时已久。而今,一位富有进取心的女企业家的鞋厂在全球市场上正蓬勃发展,这鼓舞了非洲人。克桑•赖斯报道。
  • en
  • 中文

旧卡车轮胎不会消失,因为它们成了凉鞋。几十年来,埃塞俄比亚一直有这样的传统,从农民到游击队员,人人都将旧轮胎做成廉价耐穿的胶鞋,这已然成了一种时尚。

而现在,这个创意出人意料地成了一种全球时尚,这要归功于一位年轻的女企业家,她将网售力量与灵活的商业行为结合起来(这种结合在亚洲很常见),阿勒姆将在每一个橡胶鞋上加入时髦的棉花和皮革,几千双这种手工制作的人字拖、船鞋、懒汉鞋和匡威式运动鞋已经在国外卖出几千双。

圣诞前,埃塞俄比亚郊区的soleRebels工厂里,为了满足网络上来自远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消费者需求,工人们马不停蹄地裁剪原料、加工缝制、粘贴成品。阿勒姆的哥哥则忙着将棉鞋和绒面革鞋打包成 双放进盒里,送往公司最大的客户——远在美国的亚马逊——每次下过大宗订单三五天后就能收到货了。现年30岁,以前做会计的阿勒姆激动地说:“我们身在亚 的斯亚贝巴,感觉却像在美国公司一样。”她爱一口气报出订单数目,因为这数目足以体现公司的快速增长。

SoleRebels诞生仅5年,就雇佣了45名全职员工,日产量超过500双。二月份之后,售价35至65美元的鞋子会出现在javari.co.uk ,这是亚马逊在英国和日本新成立的售鞋网,那时公司会雇佣更多员工。公司2010年的销售预算是475,000美元,这是个惊人的数字,但是阿勒姆的最终目标是成为——她很认真地想成为——非洲的天伯伦思凯捷

没有外界帮助,更没有政府拨款,SoleRebels成功进军国际市场,对于埃塞俄比亚有一种激励作用,也成为人们告别贫困的典范。

在国外,人们认为闭塞的东非国家还是饥寒交迫,可怜无助,每年有600万人民等着食品救济和美国的援助。但是同一个地方,别人看到绝望,阿勒姆看到希望。她 突发奇想利用可持续方式发展一种可以在埃塞俄比亚生产的商品时,她想起了胶鞋。几十年前,当地人民反抗意大利入侵者时,他们1991年进驻亚的斯亚贝巴 时,如今他们成为国家的主人时,他们都穿着这样的鞋。她说:“在这里,回收再利用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东西如果可以继续使用,就不要扔掉。我觉得应该多宣 传这种观点。”

与此同时,其他埃塞俄比亚鞋厂正在奋力与来自中国的廉价商品竞争。SoleRebels却将注意力集中在出口市场上。 究其原因,阿勒姆说消费者愿意花大价钱买设计独特的商品。她找来了旧外胎和内胎的供货商,雇佣女工把当地生产的棉花、黄麻和大麻,用代代相传的技术纺线、 编织、染色。

阿勒姆在网上搜索了鞋子的流行趋势后,设计了一系列鞋样。她给棉面或革面这种式样简单的人字拖和凉鞋起了名字,比如Class Act和Gruuv Thong。卖得最好的“城市领跑者”的设计灵感来自匡威经典全星运动鞋,鞋尖用内胎装饰,里面还有有机棉制作的鞋垫。差不多所有的原料都是当地生产的, 包括从旧军装上剪下来的迷彩服装饰。

获得国际互惠贸易许可后,阿勒姆开始用电子邮件和鞋样向美国市场和网络进军。Whole Foods和Urban Outfitters都同意进货。《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使 SoleRebels享受免税出口美国市场并保持有竞争力的价格。口口相传之后,消费者个人开始直接从网上购买,于是就有了附带着消费者脚型扫描图片的加 拿大订单,鞋子一周之内就能从埃塞俄比亚运至目的地。但是如果亚马逊作为一个大客户直接订货的话,这其中的商业活动便少了很多。

阿勒姆是在线商业活动的布道者,她说在线商业活动使公司“看清市场需求,按时供货”。SoleRebels直接与零售商洽谈,从下订单到信誉评价,完全自己操作,并尽量确保多数的终极售卖在埃塞俄比亚境内完成。因此,阿勒姆说,她可以支付实习生每天1.9美元的工资,有经验的工匠则每天可获得11美元的工资 ——这在当地标准看来是很高的。当然,她同时要向政府缴纳更多的税,以刺激当地经济更好发展。

阿勒姆说:“在埃塞俄比亚,人们早已习惯了靠西方救济生活,靠别人的帮助过日子。这样没法发展可持续的经济。我们得自己解决问题。”

成功之后,SoleRebels开始着手在现有厂房旁边建造太阳能工厂来扩大产业。无疑,它会更好地显示出公司经济友好型的运作方式,但那不是顾客喜欢这种 鞋的主要原因。阿勒姆说:“人们买SoleRebels因为它们品质好,而不是因为它们是‘绿色商品’或它们来自埃塞俄比亚。我们的产品本身就是广告。”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10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Oriol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