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津巴布韦锂矿开采:发展机遇与社会考验

一些农村中学生因付不起学费而离开校园到矿场工作。
  • en
  • 中文
<p>津巴布韦东北部戈罗蒙齐(Goromonzi)的一座锂加工厂。图片来源:Tsvangirayi Mukwazhi / AP via Alamy</p>

津巴布韦东北部戈罗蒙齐(Goromonzi)的一座锂加工厂。图片来源:Tsvangirayi Mukwazhi / AP via Alamy

2023年8月,津巴布韦东部马尼卡兰省一座新的锂矿加工厂投产。津巴布韦总统埃默森·姆南加古瓦(Emmerson Mnangagwa)参加了投产仪式。

据持有该矿的企业称,这座锂加工厂是萨比星(Sabi Star)锂矿的配套加工设施。这座锂矿储量巨大,设计原矿年产量90万吨,折合成锂精矿产量达20万吨。姆南加古瓦赞扬该公司提高了津巴布韦的矿产出口附加值。他说,这减少了津巴布韦对进口的依赖,“让津巴布韦成为了锂市场的重要参与者。”

锂是生产电动汽车电池的关键原料,而电动汽车则被看做是全球摆脱化石燃料的关键。

萨比星矿场占地面积2637公顷,由盛新锂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enzhen Chengxin Lithium Group)在津巴布韦的子公司Max Mind Investments全资所有。

矿场通过创造就业机会,减轻了附近穆克瓦希村(Mukwasi)和托加拉村(Togara)部分家庭的生活负担。当地很多人主要依靠种植粮食和饲养牲畜勉强维生。由于这一带旱季少雨,这两种营生并不能给人们带来稳定、充足的收入。

然而矿场带来的也并非全是好事。根据全国性报纸《标准报》(Standard)报道,为了建设矿场而搬迁的大约40户人家中,有很多人认为矿场方面并未充分征集自己的意见,自己的合法利益也未得到充分的体现。此外,由于家庭无力支付学费,马万格威(Mavangwe)和穆克瓦希的中学里有一些学生辍学去矿上打工。

专家表示,这个现象延续了长期以来学生辍学到新矿场上工作的全国趋势,这非常不利于学生们的长远未来。

被贫穷推进工厂

约书亚(化名)家住在距离萨比星矿场几公里的马杰雷村(Majere)。他的父母都没有工作,家中有五个孩子,约书亚是老大。后来因为家里无力支付一个学期40美元的中学学费,他便退了学,在矿上找到了一份工作。

“我家生活非常困难,”18岁的约书亚告诉中外对话。“我记得自己穿着破鞋去上学,有好几个学期交不上学费,一顿简单的午饭也吃不起。我家那一带的那个矿来的正是时候。”

约书亚每月可以赚到大约250美元,并且他这种情况在津巴布韦的年轻人中很普遍。约书亚说,辍学到矿上工作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从矿区成立伊始就应聘进来的。从事的工作大多不需要什么技能,都是类似于清理场地、为开采做准备之类的。矿场负责公共关系的官员表示,矿场会通过在报纸上刊登广告以及通知村长等方式发布招聘广告。

由于贫困等原因,当地中学的学生开始接受教育的时间往往就晚于正常。“大多数学生都超过了18岁,矿场也难以判断招来的人是否还在上学,”一位熟悉此事的人士告诉中外对话。

并非个例

这种情况并非只有穆克瓦希和托加拉存在。据报道,去年马尼卡兰省马兰格区(Marange)的学生纷纷退学,加入当地的钻石开采热潮。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西马纳兰绍省(Mashonaland West)查卡里村(Chakari)的孩子们便在金矿和棉田里打工

津巴布韦初等和中等教育部(Zimbabwe’s Ministry of Prim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的交流与宣传负责人通加纳·恩多罗(Taungana Ndoro)表示,这些村的情况并不鲜见。他说,该部一直试图通过宣传活动等多种策略,确保学生们不会退学到矿上工作。

Two people in hard hats operate machinery in a granite mine
津巴布韦东马纳兰绍省(Mashonaland East)穆托科(Mutoko)津鼎矿场,工人们正在开采花岗岩。图片来源:Shaun Jusa / Xinhua via Alamy

恩多罗告诉中外对话:“作为一个政府部门,我们积极宣传,鼓励因各种原因离开学校的学生们重返校园。尽管在矿上工作看似报酬丰厚,但我们一直劝学生要把接受教育放在首位。”

但光是宣传和鼓励可能还不够。非政府组织津巴布韦绿色治理(Green Governance Zimbabwe Trust)的弗兰克·尼亚沙·姆帕罗(Frank Nyasha Mpahlo)表示,辍学率之所以居高不下,主因在于津巴布韦的采矿业不受监管,相关企业无视劳动法对工人年龄的限制。他还补充说,津巴布韦薄弱的童工法、落后的经济环境以及缺乏父母的正确引导都导致这种情况进一步加剧。

“如果所有矿业活动都取得了许可证或者受到严格监督,那么孩子们就不会放弃学业、参与非法采矿活动,”姆帕罗说道。他表示,政府有责任“在全国范围内加大对采矿活动的监督监管,防止未成年人参与其中”。  

萨比星锂矿的持有企业Max Mind Investments告诉中外对话,该公司计划设立奖学金,帮助贫困家庭学生留在学校完成学业,但未透露更多细节。

我想不出自己为什么还要回去上学
约书亚

遗憾的是,这样的举措没能力度再大一点,没能更早一点出台。“我想不出自己为什么还要回去上学,”约书亚表示。“我已经能顶门立户。我现在不仅能养家糊口……(甚至)还能给弟弟妹妹们支付学费。”

专家担心,如果津巴布韦政府不坚持鼓励年轻人投资教育,越来越多年轻一代或许将自食苦果。

“如果矿区的学生都纷纷辍学去矿上工作,那么长期来看,这些社区将面临诸如早婚、虐待儿童等社会问题。这些地区的经济也将遭遇困境,”姆帕罗表示,他还补充说教育可以“为当地社区赋能”。

同时,相关人士告诉中外对话,如果辍学的学生决心重返校园,学校将随时欢迎他们归来。

本文得到了中外对话与南非金山大学新闻学中心中非报道项目的支持。

翻译: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