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黑龙江:俄罗斯觊觎中国的大窗口

多米尼克·齐格勒的新书带领我们领略亚洲最大的无闸坝河流之一阿穆尔河的风光,探寻中俄边境保护区平静表面之下暗藏的危机。

Article image

古人认为阿穆尔河是一条沉睡在沙滩上的巨龙。图片来源:mashakuka

对于现任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内阁来说,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战略重要性可谓非同小可。该届政府多次表示,这一地区的发展一直是政府工作的首要任务之一。

但是,随便一个俄罗斯问题专家都会告诉你,过去这些年政府一直都是这么说的,但是却很少真的付诸行动。尽管远东一带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是这里的发展却一直停滞不前。

然而,这一切可能将会发生变化。《经济学人》编辑多米尼克·齐格勒在其新书
《黑龙江》中对占据中俄边境广袤地域的阿穆尔河盆地做出了详尽描述。他认为这一地区将成为普京未来俄罗斯计划的重要部分,因为近年来他一直致力于推动中俄、亚俄贸易,加快俄罗斯脱欧脚步。实现这一愿景的方式之一便是开发阿穆尔河及其沿岸地区。

阿穆尔河是亚洲最具生命力的河流之一,流域内生态种类繁多,从苔原、北方针叶林、干草原、温带落叶林到湿地,应有尽有。不过,这里同样也遭受着伐木、采矿和水力开发等项目带来的环境破坏。

中国应该算是俄罗斯协力开发该区域自然资源的理想合作伙伴了。然而齐格勒认为,这里已经在中俄两国之间引发了争议,而且这一状况还会继续。



图片来源:Wikimedia

齐格勒在前言中写道:“有件事情现在看来可能已经不了了之了——俄罗斯曾经从中国掠取了很大一块领土,面积远远大于西方列强在维多利亚时期占据的香港、上海以及其他的通商口岸。”

1854年,俄罗斯不费一枪一弹就从中国夺取了相当于法国和德国面积总和的大块领土。齐格勒将此与前一阵俄罗斯从乌克兰手中夺取克里米亚地区一事做了比较。他写道:“既然俄罗斯可以撕毁条约,强取克里米亚地区,那说不定日渐强大的中国有一天也会‘幡然醒悟’,要从俄罗斯手中重新夺回阿穆尔河流域。”

齐格勒深入临近中俄边界阿穆尔河流域的远东地区,造访了其中一些比较荒蛮和较为发达的地方。他从历史角度出发,同时根据个人经验,为我们分析了为什么人口众多的中国很有可能会看上这一区域,而人口稀缺的俄罗斯则有可能在这里“地位不保”。

谈判换来的和平

齐格勒利用写实的散文方式,向我们描述了沿河地区的原始状态——主河道上没有一座堤坝,河水就那么自由地流动着。此外他还补充说,该地区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对于边境
的稳定和平也起到了推动作用,尤其是远离贝加尔湖的道里亚(Dauria)/外贝加尔湖(Transbaikal)山区。

齐格勒写道:“环保主义者深知,绝对不能在道里亚地区进行采伐、树篱、汲水还有牲畜驯养。正是由于俄、蒙、中环保人士的努力,才避免了三个地区大国在这里爆发争端。”

然而,现在来看恐怕是
好景不长了。据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俄罗斯企业EN+Group和EuroSibEnergo三家机构2015年发布的一项联合研究显示,中蒙俄三国企业都有意在阿穆尔河或其支流区域建设大坝,而且他们已经开始合力制定相关环境标准和审核机制,希望借此减少水力建设对环境造成的影响。目前来看,鉴于阿穆尔河盆地巨大的能源生产潜力,有些项目恐怕是势在必行了。

齐格勒在书中证实了阿穆尔盆地地区丰富的自然生态状况,比如每年都会有鹤类以及数百万的其他鸟类在从东亚飞往澳大利亚过冬期间,在这里的季节性湿地驻足歇息;这里还有近20亿英亩的北方落叶松、濒临灭绝的阿穆尔鳇鱼、近500万经流而过的三文鱼等等。作者在书中是这样描写这里的——“阿穆尔河盆地仿佛是野生动植物的救赎之地,不仅物种多样,而且数量庞大,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这种原始状态正日益受到人类活动的威胁。随着俄罗斯经济形势的总体疲软,对该地区森林和矿产的开发逐渐增多。与此同时,俄罗斯自然保护法允许在保护区内开展旅游业和建设相关基础设施,以巩固旅游业的核心地位。而在中国一边,盆地人口总量在30年内翻了一倍。

齐格勒还提到了中国的鲟鱼孵化机制——将野生的雌性鲟鱼捕获,向其投食大量的荷尔蒙进行催产,最后截取鱼卵进行孵化。孵化后的鱼苗养到足够大的时候就会被卖到饭店里去。作者表示,这些孵化场目前应该算是对濒危物种最大的威胁了。

当然,这些鱼群还面临着偷猎的危险。在俄中一带一直存在着一条“犯罪传送带”,鲟鱼子是从俄罗斯向中国输送的物品之一,而反向则绝大多数都是毒品。

俄罗斯向中国的木材出口每年以1800万立方米的速度增长,尽管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属于非法销售,而且总数量也只是一个估算结果。目前阿穆尔虎的数量大概只有500只,齐格勒认为:“非法木材出口不仅会影响森林环境,脆弱的生态圈整体都会因此受到深远影响。”



东北虎 (图片来源: picsfab.com)

曲折的历史

在这本书中,作者用大量篇幅叙述了俄罗斯定居远东地区的历史,甚至将繁茂的阿穆尔河地区比喻成了又一个美洲大陆。齐格勒回忆了主要的历史人物和招安当地居民的方式,比如当地人可以用黑貂皮代替进行缴税。此外,他还详尽地描述了近代这里作为古拉格(集中营)劳改发配地的历史。

这本书不仅记述了如今的阿穆尔河流域,甚至纵贯了整个俄罗斯历史——上至圣彼得堡建成、革命推翻封建王朝,下至如今的远东之旅。对于每一个俄罗斯人,或者学习俄罗斯历史和语言的人来说,这些都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了。

缺位的中国

不过这本书的一大短板在于,虽然书名采用了阿穆尔河的中文名,但是全书主要关注俄罗斯一边的历史和现状。而
事实上,阿穆尔盆地的大多数人口都集中在中国一侧。

作者在全书开篇先绘声绘色地讲述了他在蒙古境内阿穆尔河源头经历的艰难跋涉。但是在书中剩余的部分,作者只记录了一次冒险穿越到中国一侧的经历。而这次旅程过程中给人留下鲜明印象的是,在俄罗斯一侧,城市里、镇子里、火车上,所有人都是一份醉醺醺、死气沉沉的样子,而中国这边的情形却截然不同。在本书的最后,作者带我们从布拉戈维申斯克顺着黑龙江一路南下,到达了中国的黑河。

作者写道:“这个城市充满了活力。顺着河堤,走过那后边热闹的市场,到处能看到铺满新鲜渔获的柜台,还有满载着蔬菜、羊肉和活鸡一路从乡下驱车来赶集的农民。”这样的发现对读者来说棒极了,让我更加想知道阿穆尔河中国一侧还未被发掘出来的那些现代故事。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A weird place where Asia meets Europe.

Look forward to reading this book. I recently visited Heihe and took the 5 minute ferry over the Amur into the Russian city of Blagoveschensk. It's odd to have Asian and European cities right next to each other and yet ignore each other. Heihe aimed to be a cross-border trade centre but is now a ghost town since the collapse of the rouble made its retail wares unaffordable to the Russkis. Blago is weird - it's essentially a European city that is close enough to China to be covered by China Mobile. And yet the local won't have anything to do with China. They won't speak Chinese or visit the place. There is deep seated mutual suspicion, especially as China claims the whole area north of the Amur as its own territory from the Manchu days.

http://beijingobserver.blogspot.com.au/2016/01/my-trip-to-blagoveshchensk-and-heihe.html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英文遊記介紹 Black Dragon River(黑龍江)

http://zeelandiabookshop.blogspot.com/search/label/異國譯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