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疯狂城市化演绎中国版《神曲》

赵亮导演的《悲兮魔兽》,对于回答“疯狂的城市化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给出了答案。

Article image

内蒙古露天煤矿 (图片来源:© Lu Guang / Greenpeace)

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教父”的栗宪庭称,赵亮导演的《悲兮魔兽》 (Behemoth),对于回答“疯狂的城市化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给出了答案。

该纪录片投资15万欧元,从2012年开始筹备到2014年秋季拍摄完成,耗时3年,是唯一一部入围2015年第72届威尼斯电影节并有望角逐金狮奖的亚洲纪录片。

凭借画面的强大视觉冲击力,影片呈现了城市化和工业化所暴露出的环境危机、健康危机,以及荒诞的房地产泡沫危机。

《悲兮魔兽》借用《神曲》的结构,由1名尘肺病人当向导,带领观众游历地狱、炼狱、天堂3个场景。赵亮在观影现场和观众互动说,影片借鉴神曲的叙事结构,完全是一种天意。但丁在八百年前想象的地狱场景,他看到了。

《悲兮魔兽》是影片英文名“Behemoth”的音译。旧约里上帝在第五日创造了比蒙巨兽(Behemoth),它是陆地上最大的生物,每天需要吃掉一千座大山供给的食物。在片子结束时打出了“我们就是那魔兽的爪牙”字幕,留给观众以沉思和反省。

赵亮告诉观众:“剪片是一个痛苦的过程”。90分钟从头至尾没有一句人物对话。

拍摄一部环境纪录片是赵亮的夙愿。起初他打算制作一部“中国公路纪录片”。于是实地考察了一年。当他开车进入内蒙古时,便立刻停下了。“太壮观了,那就是月球。”对于资源的过度开发明显影响到当地的自然环境和地貌特征,使之呈现出一种类似月球环形山的效果。惊叹之余,赵亮决定留在内蒙古,开始对他看到的“月球景观”进行拍摄。

“风吹草低见牛羊”诗句描述的是昔日内蒙古大草原风情。这里拥有令人遐想的广阔草原、丰富的煤矿资源。然而,城市化的快速扩张,正在悄然改变这里的一切。镜头中空空荡荡无人居住的“鬼城”让人心悸。

片子中的“鬼城”由于房地产过度开发,无序发展,留下了大片的空置楼宇。“鬼城”远非个案,房地产经济的畸形发展在中国造就了难以计数的“鬼城。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明,中国房地产库存达7亿平方米。一位知名地产商说,7亿库存量中有大量库存很难消化,“只能炸掉”,炸掉才能重新规划和合理利用。

影片细致入微地刻画了大自然正面临的破坏以及底层劳动者的境遇。他希望引发观众思考。但这样的效果目前看来还难以达到。

赵亮原本以为,环境问题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和生命。但在拍摄过程中,他发现由于现实生活中各方利益的复杂交织,显而易见的环境问题要解决起来远非易事。

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张世秋此前告诉中外对话,环境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它不止是一个经济问题、社会问题,更是一个利益冲突的问题。

栗宪庭说,通过影像的表达,揭示出“我们的享受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和自然资源的破坏之上的”。

 

摄制组不能进入国有大型煤矿企业拍摄,但在广阔的野外作业区,也能偶尔拍到一两个大企业作业的场景。于是,他们只得将重心放在了私人煤矿上,通过和煤老板拼酒、闲聊,混熟之后再进行拍摄,有时也不得不偷拍一些场景。

一些旷工患上了尘肺病。原本尘肺病属于工伤、职业病。但大部分矿场根本不与农民工签署劳动合同,加之尘肺病潜伏期较长,矿场倒闭或转手的周期又短,使得农民工发病之后无处索赔。有的农民工只能采用最简单的拉横幅办法到政府部门上访,他们中的很多人余生都在为维权而奔命,其中一些人至死也没有拿到赔偿。

 “艺术家在通过影像艺术表达社会时,实际能改变社会多少呢? ” 赵亮对观众说道。

赵亮说他很在意环保,甚至是个地球主义者,环境政治也在他的思考范畴。他认为,环境问题是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和生命的问题。是自己的事儿。“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但拍摄后发现,现实的复杂性、社会政治经济的复杂性,使得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解决起来困难重重,这似乎就是人类的报应。

 

北京近期已发布两次雾霾红色预警,导演贾樟柯在微博说,他要选择离开北京。赵亮对中外对话说:“它的确影响了我的生活质量,影响了我的心情。我厌倦和反感。”

 


(赵亮把此视频使用权已转给中外对话。它不能被其他任何平台出版)

赵亮,中国当代独立纪录片的创作代表,擅长发掘社会议题,关注上访者、艾滋病人、尘肺病人等弱势群体命运。他曾获2006年德国卡塞尔纪录和录像艺术节金钥匙奖;2007年法国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金气球奖”等奖项。

 

权威的《好莱坞报道》对《悲兮魔兽》的评价是:“天堂到炼狱的转变,地狱的场景也清晰在望,中国导演赵亮在他的《悲兮魔兽》中对这一进程进行了宏大而令人印象深刻的视觉刻画。”

 

中外对话冯灏对此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