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书评:水力压裂之争

有些人把页岩能源看作经济奇迹,有些人则将其视作环境灾难。这两种看似水火不容的观点能否相互妥协?

Article image

水力压裂可能造成的水污染和其他负环境影响激起了法国,保加利亚,美国和英国各地民众的抗议 (图片来源:JustinWoolford

21世纪最重大的发明是什么?iPhone?Facebook?这些都还不够资格,恐怕只有水力压裂(fracking)最具说服力。水力压裂是一种开采方式,能从页岩中提取以前无法提取的石油和天然气。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页岩开采热改变了美国的能源前景,结束了几十年来石油产量下降的困扰,也使得天然气价格比2008年峰值时降低了三分之二。页岩革命带来的收入、就业和税收,振兴了一蹶不振的工农业;又以廉价能源作保,提升了人们对制造业持续复苏的信心。 同时,从煤炭发电转向天然气发电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和其他污染。

而最重要的是,页岩开采热改变了美国对其自身的定位。美国对来自中东、非洲、拉丁美洲的石油和天然气进口曾一度不断增长,进口依赖诅咒破除后,美国开始憧憬能源独立的未来。此外,虽然页岩革命起源美国,但其目前正向全球蔓延,从阿根廷到中国,很多国家都开始着手开采页岩油气。

把这些全都看作是水力压裂的功劳其实是一种误解。水力压裂只是过去大约15年里使页岩开采成为可能的众多技术之一。水力压裂利用地面高压泵,通过井筒向油层灌注水、沙和化学品的混合液体,油层受压碎裂,石油和天然气从裂缝中迸出。水力压裂只有在和水平钻探技术结合使用时才效力显著。现代页岩井不再像一根根直直插入地面的吸管,而是在钻入一定深度后,向侧面钻开一英里(约1.6千米)或者更长,这样就可以在储有资源的岩层打开更大的钻孔。

虽然如此,水力压裂还是带着它悦耳的咔嗒声和让人稍感不安的共鸣声,吸引了公众全部的注意,成为页岩开采的代名词。由于反对页岩开采的环保人士频繁地提及水力压裂,许多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人士并不喜欢这个词。一位业内执行总监把它称作“仇恨言论”,容易被滥用因而产生像“压裂滚开(frack off)”,“该死的压裂(no fracking way)”这样的新词组。一些业内人士试图将拼写改为fraccing,让它看起来更中性,但这种尝试注定失败,原拼写fracking已被收录在《牛津英语词典》中,而且原拼写在非专业领域也已经被广泛使用,比如第一批为大众介绍水力压裂的书籍。

甚至在大肆鼓吹工业发展的《海涌》一书中,作者以斯拉·黎凡特也将副标题 “为水力压裂辩护”中水力压裂拼成fracking。尽管页岩开采带来了诸多明显的好处,但是环保人士仍然极力反对。由于担心水力压裂中使用的化学品可能造成水资源污染,法国、保加利亚、纽约州等多地禁止页岩开采,而英国等地则出现了反对开采的抗议活动。

2010年,纽约电影制作人乔希·福克斯的反水力压裂纪录片《天然气之地》Gasland)吸引了全球目光。纪录片中有对中毒家庭的骇人描绘,也有厨房水龙头流出的水被点燃的惊人片段。对于页岩开采的反对者,黎凡特迎面对战。黎凡特是一位电视评论员,在他的网站上,黎凡特被冠以“加拿大最重要的自由战士”。

黎凡特辩驳称,水力压裂是“有着难听名字的美丽技术”,它提供了“充足、廉价、清洁、大众化的能源”,而有关它对环境威胁的担忧则被过分夸大。在书中,黎凡特好斗有余魅力不足,无法说服怀疑派,而他的论断也充满偏见。

即便如此,他多数的反击也很有效果,总论点也颇具说服力。他对《天然气之地》详尽的、几乎是逐个画面的辩驳尤其引人注目,假如福克斯也同样详尽地回应,必将非常有趣。另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章节简单地描绘了全球各地对水力压裂的争论,其中一节讲到了乌克兰,是黎凡特在近期的乌克兰危机前写的,里面解释了页岩开采可能成为乌克兰摆脱俄罗斯对其能源供给控制的转折点。

黎凡特擅长使用醒目而形象的语言,他把页岩气比作能源中的“公平贸易咖啡”,因为页岩气开采是在美国和加拿大而非俄罗斯或卡塔尔这样的国家。另举一例,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垄断了俄罗斯天然气的出口,黎凡特把它的总部比作“Studio 54录音室的休息室和赫鲁晓夫内阁会议室的混搭”,这个说法同样活灵活现,生动有趣。

如果你想在晚餐桌上同心系环保但知识匮乏的亲友们辩论,那么《海涌》就是首选,它可以给你提供丰富的材料。如果你想读到更全面的内容,那么罗素·戈尔德的《繁荣》便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本书很好的回顾了水力压裂的历史和影响。戈尔德是《华尔街日报》的一名能源记者,他从2002年开始关注水力压裂,可以说目睹了水力压裂自诞生时起的整个发展。在很多页岩革命的核心人物和重要地点登上报纸头条之前,戈尔德就对他们有所了解,这使得他的《繁荣》比起那些尚未出版的书更具深度。

戈尔德本人还和受水力压裂影响的人有直接联系。戈尔德以天然气开采公司写给他父母的一封信为书的开篇,福克斯也在《天然气之地》的开篇叙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在给戈尔德父母的信中,开采公司询问是否可以钻探他父母和他们的朋友在宾夕法尼亚共同拥有的土地。作为回报,他父母将得到一笔40万美元的预付款;此外,该公司也将对开采出的天然气支付使用费。之后,戈尔德在书中又谈到了社区居民的很多争论,主要是担心钻探扰民、水资源受威胁,他的报道深入到了社区内部。

戈尔德很会讲故事。通过敏锐的观察,他生动地描绘了乔治·米歇尔,一个希腊牧羊人的儿子,是如何花了几十年的时间试图“破解”位于德克萨斯州北部的巴耐特页岩(Barnett Shale)的页岩气“密码”,并最终取得了成功。另外,对奥布里·麦克伦登的描写也多姿多彩,麦克伦登是个魅力十足的俄克拉荷马人,他利用一项土地交易活动将他的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从默默无闻一下子提升到全美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商,规模仅次于埃克森美孚。

大量相同的内容可以在乔治·朱克曼《水力压裂开拓者》的书中找到。朱克曼是戈尔德在华尔街日报的同事。朱克曼把书的重点放在页岩工业崛起过程中的主要特征上,捕捉到了页岩革命的开拓性和偶然性。他把页岩革命称作是一个典型的美国故事。他写道:“在页岩时代的缔造者们身上可以寻见创造力、冒险精神和成为富豪的强烈愿望,这是他们成功的秘诀。在这一点上页岩革命非常美国式。”

丰富多彩的细节加上趣闻轶事,朱克曼的这种写书手法 并不总是成功。书的护封上写着承诺给读者一个“好得不得了”的故事,有些夸张了。而朱克曼对岩石孔隙度的争论也远不及《华尔街之狼》精彩。但书中也有不少亮点,比如写米歇尔的团队发现“页岩可能是个大金矿”的段落就十分引人入胜。

黎凡特、戈尔德和朱克曼都在不同程度上支持页岩革命。要想读到对页岩革命的全面否定,比尔•鲍尔斯的《寒冷、饥饿与黑暗》是个很好的选择。整本书严肃的格调从书名就可见一斑。书中没有丰富多彩的人物,取而代之的是复杂的,色调单一的地图,图表和表格,其中还包括一张跨页,上面只有关于墨西哥湾的油气井动态数字。

尽管很严肃,这本书仍值得一读,因为鲍尔斯深入研究了页岩气的潜能,分析了从各州及各气田得来的数据,并得出结论:美国的资源可以满足未来100多年的能源供给的说法其实大大言过于实。此说法被业内人士大量引用。他预测,由于天然气工业将难以应对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到2015年时,天然气会出现严重的“供给危机”。

此类分析可能造成误导。鲍尔斯的模型之一是马修·西蒙斯的《沙漠黄昏》,该书详尽地研究了沙特阿拉伯的油田,2005年其出版时曾在石油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在结论中,西蒙斯准确预测了2010年后,沙特王国每天最多生产1300万桶油;但是有关沙特产油下降,油价将攀升至超过每桶200美元的警示却过于离谱。

不论如何,这些讨论都向人们表明,对能源领域的预测并不比对其他领域的预测来得容易。今年年初,寒冷天气造成的美国油价高涨,虽未印证鲍尔斯的论点,却至少警醒人们,期待汽油无限供给、永远保持低价是不切实际的。

鲍尔斯的解决策略是开发核能和可再生能源等其他能源,提高能源利用率。迈克尔·利瓦伊是最有深度的美国能源分析师之一,他在《权力浪潮》中指出,鲍尔斯的一些策略正在成为现实。当下“有两个能源革命渐渐开展”,而不是只有一个。页岩革命强风正劲自不必说,太阳能、电动车和汽车每加仑汽油可行驶里程数等也有显著进展。利瓦伊是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成员之一,他把水力压裂法的繁荣放在更大的背景下审视,尤其是将它同应对气候变化威胁的政策联系起来。

利瓦伊的结论是,像农场主和牛仔一样,环保人士和水力压裂从业者也可以成为朋友,或至少认可双方存在共同利益。利瓦伊表示,除去气候预测的各种不确定性,可以肯定的是气候变暖是真实存在的威胁。而通过水力压裂开采的天然气代替了煤炭,不断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因此,双方应该妥协,接受旧能源的同时也接受新能源。

目前有观点认为,可以把天然气当作“桥梁”燃料,在清洁能源的种类不断增加的同时,保持能源供应。这种观点遭到了反水力压裂人士的批评,他们认为“天然气这座桥是绝路桥”。不过,这些反对人士也许该反思一点,如果踢开这座桥,我们可就脚下悬空了。 

翻译:王宁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