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别样水墨:艺术家眼中的中国城市化未来

艺术家杨泳梁将传统山水画与数字技术相结合,来描绘中国失控的城市化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

艺术家杨泳梁将传统山水画与数字技术相结合,来描绘中国失控的城市化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

乍一看,杨泳梁的作品呈现出的是田园诗般的风景,让人联想到宋人山水。然而,近距离观看,点缀着松树的宁静山峦却满是输电塔、楼层致密的混凝土建筑、起重机及霓虹灯。

杨泳梁1980年出生于上海, 在学校学习的书法和传统绘画。后来,他开始试验用摄影、录像和当代水墨画来记录中国快速变化的景观。

虽然下面这些图片几乎看不到作品的细节,但能让你对杨泳梁的作品有个直观感受。他的画既优美又令人厌恶,既神秘又令人恐惧。他的作品引发人们思考自然、个体,以及我们与环境的关系中阴暗的一面,同时还提出了有关中国现代城市命运的问题。

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杨泳梁谈及了他目前正在巴黎的“巴黎—北京画廊”举办的个展,也谈了谈他作品背后的创作灵感。

CD:
您的作品有时优美,有时又让人感到恐惧,您的作品是在表达对工业扩张导致自然环境破坏的批判吗?

YY
: 因为我们所处的现实社会已经够惊悚和丑陋的,所以我不想再去用直白的方式去表达。我崇尚中国古代哲学,所以一定程度上我是会对环境破坏有一定的批判。我没有刻意去表现或者说突出这一主题, 我只是把自己的感受通过作品表达出来。

CD: 
您认为,您的作品反映了您自身对改变中的上海的感受吗?

YY
: 我生存于一个飞速发展的城市——上海,近几年又是城市大发展和面貌大改观的时代,我从小出生在上海郊区——嘉定,那是一个在南宋就存在,比上海早得多的文化古镇。但是儿时记忆中和现在已经完全不同了。古代的遗迹和建筑特色几乎荡然无存。它被改造成清一色模样的郊县样式。把一种文化和历史用现代的方式擦得一干二净,而现住正在用愚昧的而且毫无原则的方式恢复传统。原本一座宋代的砖石结构古塔最后被改建“修复”成飞檐白墙,类似日本那种塔的形式。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怎能不叫人痛心疾首!而这种现象在整个中国任何一个角落时时刻刻都在发生。我们在无情地阉割自己的文化,来换取GDP的高速增长和经济的发展。所以自然的废墟就会随处可见,取而代之的是清一色的高楼大厦和居民小区。所以对样板式的城市建设的批判观点,自然就会产生。

CD: 
传统文化在中国当代生活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YY
:传统文化里当今的中国社会越来越疏远,当代的中国社会文化呈现一种畸形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各个年龄层所接受的教育差之千里。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传统离我们越来越远。可以说只是扮演着文化遗产的角色。

CD:
我从书上读到中国文化是保护自然的,但现实经常是另一番光景。自然在文化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YY
: 是的,古代中国崇尚的是天人合一,自然与人和谐共存。这的确是中国古文明的核心思想,但是目前中国社会,由于文革的关系我们几乎切断了一切与传统文明的纽带。向着虚假的乌托邦意识前进,20年前的改革开放瞬间解开了这层幻想。中国整个社会发展都模仿着西方早期的发展体系。因此中国古文明中提倡的天人合一思想在当今社会几乎荡然无存。无限度的发展使得人与自然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CD: 
您认为艺术家能够提高大家对于自然环境破坏的认识和提醒大家环境正在面临的问题吗?

YY
我认为 艺术只能起到启发和唤醒你内在本来就具备的东西,但是它很难扭转你根本性的看法。

CD: 
从您的角度来看,中国未来的城市会是什么样的?

 YY: 
这个很难想像,但是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发展脚步并没有放慢。


寂静谷》、《月光》、《台北一碗》这三组作品目前正在巴黎的“巴黎—北京画廊”展出,展览将持续到5月11日。所有图片由画廊提供。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