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难以逾越的虎跳峡

讲述中国NGO,媒体和个人如何齐力制止在虎跳峡上建坝的故事。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utpala ॐ

编者按:近年来,中国激烈的环境运动中不乏对水电项目的声讨,中外对话近期推出的新书《中国环境:绿色革命》中,北京总编辑刘鉴强为您讲述虎跳峡流域的居民是如何在各方的帮助下制止了建坝工程。


因为公众的强烈反对,在过去的8年间,中国水电发展的猛烈势头遭到遏制。中国NGO、媒体和水电移民在其中起了重大的作用。
 
但随着中国能源的需求增长,水电集团的力量开始反弹。由于水电运营成本低、收益快、回报高,很快成为各大银行追捧的优质投资项目。而抢夺势力范围,也是中国各大国有电力公司的策略。
 
水电集团觊觎虎跳峡已久,但这里一直没有动工。这像一颗定时炸弹,水电公司一直难以对付。虎跳峡像一枚大钉子,钉在了水电公司的咽喉上。在2004到2006年,这里掀起的保卫虎跳峡运动,既保护了虎跳峡这处中国最壮美的景观,保护了超过10万少数民族的家园,也令虎跳峡运动成为近10年来中国环境保护运动中最成功的案例之一。
 
2004年,我还在《南方周末》做记者。7月27日,新华社发布消息,云南《金沙江中游河段水电规划报告》已通过国家发改委审查,虎跳峡水利枢纽被推荐为近期开发工程。消息说,虎跳峡“上下落差达196米,是理想的水利电力基地”。
 
在规划中,这个长江第一湾———虎跳峡流域的“一库八级”梯级水电站,位于长江上游金沙江的中游江段,西起云南丽江石鼓镇,东至攀枝花市的雅碧江口,长564公里,落差838米,将整个金沙江中游都圈进了水电开发范围。
 
金沙江江水将从虎跳峡淹至上游200公里迪庆藏族自治州奔子栏附近。约10万民众将被迁移,淹没优良耕地将近20万亩。

采访的第一个人,是在虎跳峡运动中起了最关键作用的萧亮中。他是北京一家出版社的编辑,一个人类学者,他的家乡就在虎跳峡边,他的奶奶、父母和兄弟们住在那里,如果建了虎跳峡大坝,他的家乡将沉入水底。2004年9月8日,在北京的王府井三联书店,我与萧亮中见了面。他不到32岁,充满朝气。当天,在我的介绍下,我的同事成功与他联系上。成功与我合作虎跳峡报道,已去了金沙江现场。但如果没有熟人做向导和接应,要采访极为困难。
 
金沙江中游河段规划为“一库八级”开发,其中虎跳峡大坝为龙头,金安桥水电站为第五级电站。金安桥水电站是由民营电力大鳄北京华睿集团投资,其筹建工作于2002年正式启动。金安桥水电站坝高156米,总装机容量250万千瓦。按照计划,2005年大江截流,进行工程的全面开工。
 
当地村民怀疑金安桥大坝是非法动工,并未经过中央政府的批准。在萧家人的帮助下,成功去工程现场采访。金安桥水电站在入口设置两道警卫岗,实行全封闭施工。在当地村民帮助下,成功翻越一座山,并沿着山上傈僳族驮货马帮走的羊肠小道,迂回来到施工现场,但见各种载重卡车像忙碌的蚂蚁来回穿梭,水电站建造的两个导流洞已经成型,而围堰等主体工程也在施工。后来,大坝的保安发现了成功,将他扣押起来,直到四个小时后才释放他。
 
成功从丽江有关部门了解到,云南丽江市一年的财政收入约为2亿元,而华睿集团投资开发的金安桥水电站竣工后,一年就可以为丽江市带来4亿元的税收。为此,丽江市委市政府热情欢迎并十分重视华睿集团的金安桥水电项目,把它作为“头号工程”,从上到下都为这个项目大开“绿灯”。
 
而在北京,我的采访也取得了突破,发改委官员告诉我,这个大坝项目并没有批准。他这个官员很惊讶从我口中知道,金安桥水电站已经动工了。而国家环保总局的一位官员在接受我电话采访时,极为震惊:“那是世界著名的自然景观啊,那里怎么能够建电站?” 我们用确凿的证据证明,那是一个在违法动工的工程。
 
2004年9月29日,《南方周末》头版发表了我们的调查报道《虎跳峡紧急》,举国震惊,使保护虎跳峡成为当时的舆论焦点。其后,国内外媒体空前集中地关注虎跳峡问题,使虎跳峡成为继怒江事件后最大的环保议题。
 
我们在文章中说,环保人士指出,虎跳峡大坝一旦修建,金沙江水位上升,多种类型生态系统都将遭到严重破坏,垂直立体气候将不复存在,众多的物种会因栖息地被淹没而灭绝。 金沙江两岸是纳西族东巴文化的积淀和承载地,若虎跳峡建大坝,居民迁移将会使这里的纳西文化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支持修电站者,强调更多的是经济发展上的收益。“三江并流”管理局马苏红局长说:“我们要帮助老百姓脱贫致富。”
 
这一说法招致强烈的质疑。萧亮中说,虎跳峡以上的金沙江河谷田地平坦肥沃,是条件非常好的传统农业社区,所谓水电开发“移民扶贫”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如果建坝计划强行上马,现有的优良耕地被淹没,可以预见,当地精于河谷农耕的世居民众,反而会因为被迫移民而陷入贫困。
 
如果按照虎跳峡电站高坝方案,当地大约要移民10万人。因为当地土地珍贵,一旦移民,他们找不到可耕种的土地,富裕的村庄并陷入贫困。
 
而且,我们在报道中着重强调了两个事实:一,金安桥水电站是一个非法工程;二,当地10万少数民族居民不知情,也绝不同意搬迁。
 
空军指挥学院的副教授李小溪认识温家宝办公室的一位官员。在我们的文章发表的第二天,她给这位官员打电话,说应该让总理看到这篇报道,让他知道虎跳峡在非法建大坝。这位官员说:“我们已看到了这篇文章,文章很好,提供了确凿的事实。”很快,温家宝就要求国家发改委调查金安桥大坝非常动工一事,这个大坝的建议随之被暂停。

但虎跳峡建坝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点击购买中外对话新书《中国环境:绿色革命》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EES

我知道在这个地区的人们正面临贫困问题,那么,在经济利益与传统文化的权衡中,NGO的行动真的使当地人民受益了吗?

EES

I know in this part of China, most of the local people are facing the problem of poverty, so is the movement of NGO really benefit a lot for the local between the trade-off in economic and ancien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