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自然价值几何?

气候运动者的新书唤起我们对辛劳地球的价值关注。

Article image

《自然为我们做了什么?:树上如何能长钱》
托尼·朱尼珀著
Profile Books出版公司2013年1月10日出版

提起秃鹫,可不是什么好家伙,残忍冷酷,声名狼藉。它们到处寻找已经死去或者奄奄一息的动物,然后狼吞虎咽,大快朵颐,这种行为令其成为极端机会主义的同义词。但是,这种观点实在武断,因为秃鹫在世界许多地方都发挥着重要的生态作用。比如,在满布牛群的印度农场里,牲畜死亡后,尸体会让环境变得一团糟——尽管时间不长。而秃鹫则会在短短几分钟内将牛尸清理干净,只剩下骨头。

至少,秃鹫曾经发挥着这样的作用。就在几年前,印度的农民们开始在他们的牛身上使用一种新的抗炎药物。然而,即使微量的这种药对秃鹫来说也是致命的,已经使秃鹫大量死亡。此后,死牛就在那里任意腐烂,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野狗种群出现了大爆发,狗多了,狗咬人事件也多了,造成更多的狂犬病感染。”环保活动者托尼·朱尼珀说,数千人因狂犬病死亡,印度政府为此耗费了约300亿美元。

印度秃鹫的命运非常清楚地说明:我们对自然世界的胡乱干预让自身面临险境。正如早期环保领袖约翰·缪尔所说的:“自然事物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秃鹫的故事(书中还有很多其他故事,这是一本对我们生活世界的礼赞,可读性很强)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事实,当然也是对朱尼珀在其新书书名中提出的怪趣问题的回答:自然为我们做了很多很多。

首先,千百年来自然世界一直是艺术家和作家的灵感源泉。但朱尼珀关注的并非自然的精神重要性,而是其经济价值,大企业常常忽略这一点。“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我们坚持保护自然的话,就会阻碍经济发展,放慢增长,但事实并非如此。”
实际上,自然增强了我们的生产力。它补充了淡水供应,并为我们提供作为食物和药品的各种植物。泥炭沼泽吸收大量雨水,防止发生洪灾,红树林则保护了海岸线。同时,自然不断为我们重新补充呼吸所需的氧气,处理我们自身和工厂排放的二氧化碳。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脚下的土地。一公顷土地涵养并过滤的水足够1000人使用,同时土地提供了我们所需食物中的90%(其余10%来自海洋)。然而,我们肆无忌惮地砍伐树木,侵蚀大片土地。报复性的后果在历史上随处可见,玛雅、复活节岛和其他文明的灭亡原因正在于此。正如富兰克林·罗斯福所说:“一个破坏自己土地的国家,破坏的就是其自身。”然而,事实证明我们并没有吸取教训,看看目前在亚马逊地区和印尼的雨林破坏就知道了。

“无论我们的金融体系多么巧妙,无论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如何惊人,无论我们的技术怎样精深,如果我们的生物圈退化到那个再也无法满足我们需求、支撑我们经济的节点,我们就会无路可退。”朱尼珀警告说。出路就是让自然回归它的本来面目:疾病的控制器、废物的回收站、巨大的碳捕获与封存系统。如果我们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就可能拯救自己。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13年版权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