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追踪犀牛杀手

调查记者揭露了犀牛角贸易的肮脏真相。

Article image

《杀戮牟利:揭开非法犀牛角贸易的内幕》
朱利安·雷德梅耶著
Zebra Press出版公司2012年版

通过对非法犀牛角贸易的卧底调查,南非记者朱利安·雷德梅耶揭露了地下犯罪集团的活动,及其与从警方到政客等“白道”人士的勾结。杰里米·史密斯代表中外对话在约翰内斯堡对他进行了采访。

问:为什么越南的犀牛角贸易比中国增长得还要快得多?据估计,有三分之二的犀牛角市场在越南,而剩下的三分之一主要在中国。
答:如今越南经济的发展速度惊人,富有的中产阶级日益壮大。但是,直到2003年,才有一拨5个来自越南的猎人第一次到南非参加那种“山寨狩猎锦标赛”(表面上看来狩猎是合法的,因为猎人们都付费获得猎杀一头犀牛的执照,以此争夺奖杯,但实际上最终犀牛角都被卖掉了)。

问:消费者都是什么人?
答:大多数消费者都是富有的精英阶层。然而这个问题实际上很复杂,在河内出售的许多犀牛角都是假的,这让我们不禁要问:那些有钱人留着真东西到底是要自己用呢,还是琢磨着囤积起来等着价格上涨呢?另外,据报道说,最近越南第二大银行的总裁家有两根犀牛角被盗了。意味深长的是,没有一个人去调查为什么他家里会有整整800公斤的犀牛角。然而,文档显示,这些犀牛角都是被射杀、出口后被作为礼物送给他的。这显然是非法的,因为猎人们必须自己保留犀牛角,不得出手。

问:我们应该让贸易合法化吗?
答:南非有不少推动犀牛角贸易合法化的游说集团,包括很多犀牛养殖者和经济学家。但这当然不是一个短期的解决方案。目前犀牛角贸易还是完全非法的,参与者都是犯罪分子,因此如何建立一个合法市场的问题成为广泛的关切。钻石贸易领域建立一个中央销售组织以防止血腥钻石的出现,于是很多人提议犀牛角贸易也进行仿效,但实际上在钻石贸易中这一措施也并不太成功。

问:为什么执法也无法奏效呢?
答:枪毙偷猎者并不能解决问题,这些人不过是炮灰而已。我去过克鲁格国家公园边上的村子,很多偷猎者都是从那里招募的。尽管其中许多人都被杀掉了,但仍有大群的后继者等着顶替他们的位置。我们必须要想想如何减小偷猎者这个工作的吸引力,也就是说如何让克鲁格公园更好地包容住在其周边的居民。目前,这里只是有钱的南非人和观光客的乐园。

这让公园周边的居民几乎没有选择余地:要么从莫桑比克非法越境到约翰内斯堡打黑工,要么到公园里面打死一头犀牛,挣上一笔相当于一年工钱的巨款。我们应该学习一下纳米比亚的做法(肯尼亚和博茨瓦纳略逊一筹),他们在社区导向的保护工作上非常成功。这一工作会相当困难,但我们必须努力改善这些社区的命运,看一看我们应该怎样通过公园的旅游业尽力为这些社区带来更多的福祉,如提高教育、提供工作机会等。

问:中国在非洲有巨大的投资,这能在犀牛角贸易上发挥什么影响吗?
答:南非对外关系部门在外交政策上的能力相当差。他们绝不愿意在任何事情上对中国施压任何压力。非国大与中国的交往由来已久,非国大的高级成员频频到中国参加政治学院培训,基本就是国家买单的公款购物游。

问:《国际濒危物种贸易公约》(CITES)3月3日又将召开会议,你对此抱的希望大吗?
答:CITES是有很大问题的。当应对那些控制良好的合法贸易时,它非常有效;但是,犀牛角贸易几乎完全是地下的,在没有警察机构的情况下,人们对其束手无策。我还对西非的猿类交易进行了调查,显然CITES也无能为力。许多CITES官员甚至伺机从走私者那里获得好处,收钱后发给他们许可。我们遇到的一个官员就把许可证摊在地上,等人上门。

问:目前引起轰动的是犀牛,下一个是什么动物?
答:我们应该更多关注象牙交易。问题在于南非的资源都用在了遏制犀牛角贸易的行动上,因此,如果你干的是其它任何形式的走私,现在都可以放开手脚肆无忌惮地去干。比如,西非的猴子贸易非常猖獗,但却没有引起同等的注意。但从事从猿类到穿山甲和爬行类等不同物种非法交易的实际上都是同样的企业,如Xaysavang贸易公司。

《杀戮牟利》一书可从其官网购买。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