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书评:为什么马尔萨斯错了

弗雷德•皮尔斯对人口过剩和饥荒问题不太担心。在《人口之震》一书中,他称西方国家的消耗水平才是问题的核心,而这一问题是可以被解决的。阿洛克•杰哈说:该书的作者重视人类甚于地球。

Article image

《人口之震》:大规模移民、老龄化国家、人口数量锐减
弗雷德·皮尔斯
伊甸园项目图书,2010


托马斯·马尔萨斯
要为很多事情负责。作为18世纪末主持生死仪式的一位年轻的英国传教士,他当时就注意到洗礼远比葬礼多。这一发现促使他撰写了《人口学原理》一书,警告我们人类不断繁衍所带来的危险。他说,由于人类在不停地繁衍生息,人口过剩的威胁已经日益临近。最终地球上将没有足够的食物,人类将会饿死,这是大自然自身控制人口数量的方式。

本书的作者弗雷德·皮尔斯说,马尔萨斯指出人口是一个强大的经济推动力这一观点也许是正确的,但是这个“阴暗又可怕的天才”在其它方面的观点几乎全都错了。然而,马尔萨斯的观点却在社会精英中流传了数百年,直至20世纪后半叶,人们始终对人口定时炸弹充满恐惧,优生项目的思想也就此萌芽。

到了20世纪50年代,“人口控制论者”比比皆是,他们插手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的各个机构,担心即将到来的“马尔萨斯人口灾难”,针对世界上最贫穷的地区控制人口增长。由美国资助的大量计划生育项目目标指向少数国家,外国资助乃至对外贸易都取决于是否能够实现西方国家的目标。在印度,政府向市民施压要求他们进行绝育;而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了许多残忍的强制性流产。

但是人口控制论者所预言的将出现在20世纪40年代和80年代的世界范围内的饥荒并没有发生。这是为什么呢?随着人口数量的增长,农业技术也不断提高。美国农学家诺曼·布劳格因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培育出矮小麦的高产品种而获得了诺贝尔奖。这种小麦在浇水和施肥后,结出的麦穗饱满,而且不会倒伏。到了20世界70年代中期,在印度等地小麦和玉米的产量已经翻了一番。

有些环保人士对这一绿色革命是否真的是件好事心存疑问,绿色革命令世界上众多农民不得不以机械化程度高、能耗大的方式从事农耕活动。皮尔斯理解他们的观点,但是也同时反问道:“难道他们希望看到几十亿人挨饿吗?”即便是今天,当饥荒发生时,主要问题通常不是没有足够的食物,而是没有能力购买食物。

然而关于人口过剩以及人类面临饥荒的警告从未停止过。皮尔斯对此不以为然。全球人口的更替水平,即:使得人口数量保持稳定的出生率,为每对夫妇生育2.3个小孩。但是随着避孕方法的普及、妇女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全球范围的出生率一直在降低。20世纪50年代,每对夫妇生育5到6个孩子;到2008年,这一数字降低到了2.6个。按照目前的速度,2020年之后不久世界的生育率就将低于更替水平。

皮尔斯写道:“未来历史学家将很有可能会记录下20世纪下半叶以下两大社会趋势:生育率的急剧下降、以及妇女在社会中角色的转变。这两个趋势显然是相互关联的。”

皮尔斯没有掩饰如果世界人口过剩所可能导致的环境问题。但是,尽管他从骨子里是一个环保主义者,他还是重视人类更甚于重视地球。他指出,最贫穷的30亿人口,约占总人口的45%,应为7%的二氧化碳排放负责,而那大约5亿的富裕人口,约占总人口的7%,应为50%的排放负责。“同明尼苏达、曼彻斯特或者慕尼黑的一名普通足球妈妈的家庭相比,埃塞俄比亚的一名农村妇女可以有10个孩子,而她的家庭给地球带来的破坏却依旧要小得多,消耗的资源也更少。”

他辩论道:人口过剩不是问题,过度消耗,或者更确切地说,西方国家的过度消耗才是问题。作为一名一如既往的乐观主义者,皮尔斯认为如果我们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就能解决这一危机。今天的科技发展让我们到2050年可以把我们的碳足迹降低80%(正如英国政府所承诺的那样)。

这本书中有大量的统计数据,但是书中各种关于人的故事令皮尔斯的叙述丰富多彩,无论是孟加拉国的一群群妇女、还是居住在孟买贫民窟里的家庭购置第一台电视机、又或是德国东部的鬼城、或者俄亥俄州突然出现的索马里社区。他还一度对纽约、伦敦等国际大都市所面临的严峻考验表示惊异,那里的人们不畏各种阻碍进行谋生。皮尔斯说:如果这就是未来,那就放马过来吧!


来源:http://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10年版权所有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