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书评: 中国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

“我认识的环保主义者,是中国最先知先觉的人......他们身上都有一股纯洁而坚毅的英雄气概, " 冯永锋在他的有关中国环保者一书中写道。 张丽蓉也因中国环保主义者渐渐多起来而感到欣慰。
Article image

《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
冯永锋
中山大学出版社, 2007

地球上最后一滴水,将是人类自己的眼泪。这话放在当下的中国,也许并非危言耸听。冯永锋所著的环保评论集《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中山大学出版社2007年12月版)就再次向人们发出了警示。 

该书作者是中国著名的环保人士,在他十多年的记者生涯中,一直长期关注环境治理与保护。他认为,相比起环保主义者,中国更多的是极端发展主义者。正因为如此,中国的企业,包括不少在华的跨国企业,才常常把经济效益置于社会效益之上,而政府也才惯于把经济数据当成社会进步的主要标志。实际上,中国所谓的“极端环保主义者”,即使说有的话,不是多了,而是少了。中国需要越来越多的环保主义者来和极端发展主义者、野蛮污染主义者抗衡,才能实现人与环境的和谐发展。

现在,让人欣慰的是,中国的环保主义者渐渐多起来,越来越多的环保组织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作者在书中亦谈到:“我认识的环保主义者,是中国最先知先觉的人,也是能够为了保护生态环境赴汤蹈火的人。他们身上都有一股纯洁而坚毅的英雄气概,每当我见到他们,都会油然而生一股敬意。”其实,作者本人就是一个环保主义者,从字里行间不难体会到他对环境保护的挚爱,他说:“我梦想中国能出现一个环保年,出现一股‘国学热’那样的‘环保学热’,梦想中国人会热切地关心环境,人手一册捧读着环保书籍。”

同时,这本书指出,环保是人类向“改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所进行的斗争,也是人类向自己的自私基因所进行的挑战,因此,这将注定是一场“胜负难料的斗争”。

冯永锋认为,环境保护是社会共同的事,但出于私利的考虑,很难指望企业主动保护环境。一些破坏自然环境的行为,因为强大的经济利益的缘故,至今仍受到广泛的支持,很多人仍在有意无意地维护“人类的自私”。

譬如有人曾经说,“偷排”是中国环保的痼疾,极难根治,可冯永锋认为,根本不可能存在企业“偷排”的行为:因为不管是用长长的暗管引到几十公里外排放,还是明目张胆的“深海排放”,自然界都会感知,生活在旁边的人也会察觉,路过的行人也会闻到臭味。真正的痼疾是知道了这些消息的人无法把消息正当地放大和传播,是受到了伤害的自然界无法获得正义的判决,是我们把热心环保的人士当成扰乱社会者来对待,是我们仍旧在相信,仅仅依靠一两家权力部门、依靠对地方官员的严加看管,就能够解决人与自然的和谐问题。

因此,光靠官员保护不了环境。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官员身上,不仅会因为官员自身认识的差异带来风险,也给他们套上了沉重的精神枷锁,让他们难免瞻前顾后。“与其如此,不如把社会的能量正向激荡出来,让全民都有可能为环保出力,那时候,节能减排也好,生态保护也好,都会进入每个人的生活,从而成为主动需求而不是被迫的应战。”

对于政府的环保责任,作者鞭辟入里地谈到,环保是最重要的公共事业之一,政府只需要高举环保的旗帜,细心地把环境责任分解到企业和个人,分配给社会的每一个有机体,同时进行检查和监督。这样颇具建议性的观点在书中随处可见。

冯永锋认为,.在当前如此严峻的形势下,中国必须努力破除自私心理。现在的中国动不动就说“环保先行”,处处要求企业签署“环保承诺”。然而,如果承诺始终没有得到兑现,如果企业仍旧在践行“极端发展主义”、“野蛮发展主义”,公民仍旧在践行“极端消费主义”、“无罪恶感创业主义”,如果政府仍旧把牺牲环境和自然资源带来的经济发展当成社会进步的主要标志,那么,环境恶化就无法不持续下去。

张丽蓉广东社会科学协会的副教授。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