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书评:拯救地球—当我们还力所能及的时候

在面对毁灭性的气候变化时,莱斯特•布朗拒绝“一切照旧”,并明确地提出了最新的人类生存计划。《B方针3.0》详细介绍了一条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之路,玛莉安•贝德为其写了书评。

Article image

B方针3.0——行动起来,拯救文明》
莱斯特·布朗
诺顿出版公司 2008年出版


莱斯特·布朗不仅仅撰写关于地球所面临的环境挑战方面的书籍。他还不断对这些书进行修改和更新,使之能跟得上变化的速度,用以说服全世界都来关注,不要等到为时已晚。布朗甚至承认,他的《B方针》(现在已经发布了3.0版本, 这一新版本的中文版将于2008年6月出版)“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他为一切照旧的现状“尽最大努力找到的一个解决方案”,但愿它能够“有助于拯救我们的文明”。

 
 
 

在一些环保主义者眼里,这也许已经太晚了,其中包括詹姆斯·拉夫洛克。但是布朗还在继续战斗,以实现他的四个最重要的目标:稳定气候、稳定人口、根除贫困和恢复被破坏的地球生态系统。

似乎就其本身来说,这四个目标中的每一个都不足以构成一个挑战,布朗说,但是其中任何一个目标未达到都可能意味着所有目标都无法达到。它们必须同时进行,而且要迅速。要么得到一切,要么一无所有。

布朗是地球政策研究所的主席,这是一家位于华盛顿的研究组织。20多年以来,他一直在探索和分析全球环境和经济发展趋势之间的相互作用。

在他最新的书中——《B方针第二次修订和增订版(2003年发表),布朗指出,在2006年他的《B方针 2.0出版的时候,“关于冰川融化的数据是错误的。现在,它们是令人恐惧的。”他补充道:“两年前,我们知道,有很多国家正走向衰败。现在,我们知道,这个数字每年都在增加。国家走向失败是文明走向失败的早期征兆。两年前,早期的迹象表明,官方的计划极有可能扩大石油生产。现在,我们知道,石油峰值也许就要达到了。”

仅在最近两年中,石油的价格已经翻了一番,而粮食的价格——如布朗所预测——正在朝着“它们的燃料价值方向”增长。

布朗指出,也许B方针2.0版》B方针3.0版》之间最明显的差别就是,该书副标题的改变,由“拯救一颗重压之下的星球和一个将受惩罚的文明”变成了更尖锐、更吸引人的“行动起来,拯救文明”。新的副题反映出了布朗思维的一种改变、一种坚韧的蜕变;表达了少一点乐观,多一点紧迫。正如他所解释的那样,措辞的修改“更好地反映了我们所面临的挑战的广度,和这种挑战所要求的反应的战时速度。”

布朗主张,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建设一个新的经济,“一个主要由可再生能源供给动力的经济,一个拥有高度多样化的运输系统的经济,一个重新利用并循环使用所有东西的经济。还有空前的建设速度。”

地球正在耗尽它的资源,(例如)预计到2030年,中国的纸消耗量将达到目前全球产量的两倍。对于这样一个星球来说,不应该选择A方针——继续的“一如既往”。如果,在仅仅20多年中,中国将拥有14.6亿人口和11亿辆汽车(像美国一样,每4个人拥有3辆汽车),全国每天将需要 9800万桶石油,超过了现在全球的石油产量。这么多石油从哪里来呢?

用布朗的话说:“西方经济模式——以化石燃料为基础、以汽车为中心的一次性产品泛滥的经济——不适合于中国。如果它不适合于中国,那么它也不适合于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中做着美国梦的30亿人。而且在日益一体化的世界经济中,我们都同样依赖粮食、石油和钢材,现行的经济模式在工业化国家也难以为继。”

“稳定气候计划的核心是,”布朗写道,“建立一个详细的计划,以实现到2020年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减少80%,把全球的温度上升控制到最低水平。”他的计划包括,提高能效、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扩大地球的森里覆盖率。

布朗的结论和解决方案简单明了。在相对较短的时期内,地球将发生巨大的变化。问题是:这种变化将因为政府的快速行动、推进改革而以正面形式出现呢?还是因为他们无所作为、文明开始崩溃而以负面形式出现呢?

“我们处于一场自然的引爆点和我们政治系统的引爆点之间的竞赛中,”布朗写道。“在格陵兰大冰原的融化变得不可避免之前,我们能够逐步淘汰燃煤发电厂吗?在亚马逊河对火的防范能力越来越差、到达不可挽回的地步之前,我们能够拥有政治意志来阻止这一地区的森林砍伐吗?在这些国家成为失败国家之前,我们能够帮助他们稳定人口吗?”

在2008年,今天这些答案还是未知的,未来真的很可怕。布朗认为,全世界国家将花费很长时间来谈判、批准并制定一个后京都议定书国际协定,以减少碳排放。他认为,每一个国家都需要通过推动对可再生能源的使用、隔离大量的二氧化碳(CO2)、扩大他们的森里覆盖率和提供可持续发展的运输系统的方式独立自主地采取行动。

所有这些都需要——正如人们常常争论的那样——政治意志来执行。“但是,政治意志是一种可再生资源,” 美国前副总统及环境问题领袖阿尔·戈尔在2007年12月发表的诺贝尔演说中说。如此勇气和领导能力——加上人类已经拥有的对气候变化的洞察力、科技和知识,也许能够阻止一个变暖的世界里最坏的事情发生。

布朗所想象的新的、可持续发展经济的元素在全世界到处可见——能效、循环利用、混合动力汽车、创新的城市运输系统、重新造林计划和其他生态学的尖端努力。但是,人类能够以足够快的速度让自己在灾难面前悬崖勒马吗?我们真地能够根除贫困、稳定地球人口、并为80亿人提供安全的食物和水吗?在喜马拉雅冰川融化和亚马逊河干涸之前,我们能够减少温室气体吗?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也许无法完成,特别是有这么多政府和个人都仍在深深地怀疑气候变化所能带来的后果,而且依然不相信实际上他们能够为改善这些做些事情。其他政府(诸如英国)则采取两面政策,一边设定碳减排目标并启动可再生能源项目,一边批准且认真地考虑扩张机场和公路网络,并建设燃煤的发电厂。

但是对地球来说,莱斯特·布朗的B方针是一项不断发展的行动计划,没有绝望,也没有理智的停滞。虽然他的书可能令人恐惧,但它也充满了乐观。如果整个地球都采取一种战时的状态来抗击气候变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布朗相信,“一旦有足够多的事物都朝正确的方向发展,它们就将彼此支持。”

对人类来说,这是当机立断的时候了,他断言;如果全球军事预算的六分之一用于实现B方针的目标,这就“将足以用来把世界引领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去。”布朗的追求简直可以说是“一次战时的行动、一个与全球变暖带来的威胁成比例的全面反应。”

“今天没有人会坚持说,我们没有力量来根除贫困、稳定人口并保护地球的自然资源基础,”他主张。“我们能够消除饥饿、文盲、疾病和贫困,我们也能够恢复地球的土壤、森林和渔场……我们能够建设一个全球社区,所有地球人的基本需求都能够得到满足——这是一个让我们以文明人自居的世界。”

对于“我们能够避免经济衰退和文明崩溃吗?” 这个问题,布朗说“视情况而定”。假如这样的话,那个似乎含糊的回答既不简单也非不确定。“要靠你和我,靠你和我的行动来逆转”目前有害的经济和政治趋势。“这意味着在政治上变得积极活跃。”

不谈更大的、国家或国际级的问题,布朗解释说,加入他的B方针而战斗,每个人以及所有人都能做些什么。每个很小的一步——自学环境问题并与他人分享这些知识,或者在社会上积极活动——对从下而上地产生变化来说,都很重要。布朗邀请所有人都到地球政策研究所的网站上免费下载他的书中的章节。如果你想了解面临环境危险的早期文明的资料,他推荐贾德·戴蒙《大崩溃》罗纳德·赖特《失控的进步》

“选择权属于我们——你和我,”布朗最后说。“我们可以一切照旧,管理经济,让它继续破坏它的自然支持系统,直到它毁灭自己为止;或者我们可以采取B方针,使我们这代人改变发展方向,把世界引导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来。这个选择将由我们这一代做出,但是它将影响到地球上子孙万代的生活。”

现在是人类抓紧时间的时候了。正如布朗所说,“拯救我们的文明不是一场万众瞩目的体育比赛。” 如果我们提早来处理挑战,那么人类毁灭的几率就会减少。

玛莉安·贝德是中外对话的副主编。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别忘了全球经济工具

莱斯特·布朗在认为主要的全球目标是联系在一起,而且都必须得到解决的这点上是对的,但把焦点放在个人和国家的行动上是失败的。全球目标仍可望全部实现,但各个层次上都需要采取行动。在解决全球问题上无视采取全球性行动的需要是不妥当的。我欣赏布朗的为可持续经济开的处方,但有意思的是,他的处方里着重强调正确的技术选择,就当没有经济这回事儿一样,而且决策也不是被价格所左右。今天的经济就像一台不断吞噬地球的机器。在这台经济机器不被修复以前,是没有办法挽救人类文明的。这不是件很困难的事,但它不能用税收或其他常规修复手段来解决。如果人们愿意考虑能使人和地球和谐相处的比较简单的经济工具,全球问题是可以得到快速解决的。北约科学项目正出版两个这样的工具(前回收保险和和平生产总值)。请参阅以下网站了解这两项工具的说明
http://www.climateneutral.unep.org/cnn_members.aspx?m=195 James Greyson BlindSpot

don't forget global economic tools!

Lester Brown is right that major global goals are tied together and must all be solved. However the focus on individual and national action is defeatist. Global goals can hopefully still all be achieved but action is needed at all levels. It's no good ignoring the need for global action on global problems.

I like Brown's prescription for a sustainable economy but there is a curious focus on telling us the right technical choices as if there was no such thing as an economy at all and decisions are not directed by prices. Today's economics is like a machine that can only eat up the planet. There's no way to save civilisation until the machinery of economics is repaired. This is not difficult to do but it can't be done with taxes or other conventional fixes.

Global problems can be solved fast if people are willing to consider fairly simple economic tools that would make it possible for people and the planet to live cooperatively. Two such tools (precycling insurance and Gross Peaceful Product) are being published by the NATO Science Programme. For an introduction please see the climate briefing at http://www.climateneutral.unep.org/cnn_members.aspx?m=195

James Greyson
BlindS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