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Culture

印度大雾霾的应对之道

《印度大雾霾》的作者西德哈斯·辛格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导致空气污染的若干因素,经济、运输和污染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可以采取的行动。

Article image

 

西德哈斯·辛格的新书面市之时,正赶上德里遭遇数年来最严重的空气污染。图片来源:Sri Kolari / Greenpeace

 

西德哈斯·辛格是一位与众不同的环境问题作家,他在致谢中一开头就明确写道,“我不是个环保主义者。”他的专业背景是能源、交通运输和气候政策,而他的学业背景是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国际关系专业的研究生。在2016年至17年,辛格曾获得德国联邦总理奖学金,作为研究员在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的办公室工作。

无论是在辛格工作的城市德里或是整个印度,空气污染都达到了堪称灾难的程度。辛格在他书中的第一章就为我们明确描述了一幅真实的灾难场景,而如此严重的空气污染也让人人都成为了环保主义者。

《印度大雾霾》一书将空气污染带来的挑战与一系列事情联系在一起:印度的发展道路、交通基础设施、能源需求、农业部门的现状(农业残株的焚烧大大加重了空气污染)以及导致该国现阶段无法应对公共健康危机的错综复杂的政治和管理问题等。

辛格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他书中提到的关键问题。编辑摘录:

考虑到当前德里面临的空气污染问题,这本书的出版非常应景。您在致谢中告诉您的父母不要恐慌,可告诉读者的却相反。那么我们到底应不应该恐慌呢?

对我的父母说不要恐慌,是因为他们因为担心我的健康而反复打电话给我。但有些人应该恐慌,或者至少可以足够关注雾霾的危害并呼吁变革。这里我不是指穷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在困难的条件下工作;但是对于一些有能力的人,比如那些报名参加德里半程马拉松的那一万来人,当医生提醒他们在污染如此严重的天气这样的运动会影响健康时,这些人应该感到恐慌。他们不应该保持长久以来的(沉默),而是应该呼吁变革,因为他们有这样做的影响力。

但是,就像您在书中提到,当那些特权人士远离空气污染的不良影响时,这本身也会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我去过一些官员的办公室,看到他们都安装了两三个空气净化器。公司办公室、大使馆和私立学校也是如此。在某种程度上,自来水不能直接饮用已经成为常识是因为特权阶层用的都是过滤水,所以社会没人再呼吁变革。

但空气污染则不同,你不能像通过特权来回避一些其他的问题一样回避它。你可以通过私人保安、私立学校和私立医院来弥补国家在安全、教育和健康方面的欠缺,但你每天不可能在家或办公室里度过16小时来隔离污染。

是因为特权阶层将自己隔离开了,所以我们无法改变现状吗?

也不尽然。你要清楚,印度是一个贫穷的国家。政治家从没有因为空气污染问题在竞选中失利,但却会因为无法提供就业或洋葱价格上涨而落败。此外,空气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不集中(实际上,由于健康危机造成的损失非常巨大)。并不是说有一百人失去了工作,而是生产力整体降低了5%。这样的危害并不明显,因此不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

中国将雾霾治理作为了政治任务,国家也采取了行动,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空气质量。印度可以从中吸取什么经验吗?

对于中国来说,雾霾既代表了经济损失也同样程度代表了丢面子,中国十分看重形象。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世博会之前,中国都采取了行动,当时其国内的污染问题在国际媒体上有很多负面报道。此外,中国曾使用煤炭供暖,后来成功实现了煤改气。

在煤改气过程中,北京有些学校在寒冷的冬天里供暖有些不足。这在印度是不可能的,我们改起来不会这么容易。(在他的书中,辛格谈到2001年德里公共交通的大规模油改压缩天然气运动,以及现政府鼓励家庭使用天然气等努力。)

然而,印度可以从中学习的是在什么框架下探讨这一问题,以及如何在政府高层中引起对这个问题的重视。他们发起了 “蓝天行动”,因此公众讨论也逐步转向呼吁可以看得见的改变。在印度,我们也需要这样一个纲领性的政策和机构来研究这个问题。

您书中提到的一点,特别是与伦敦和洛杉矶的比较,是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迎来真正的改变。在改变到来之前,我们还需要忍受雾霾很久吗?

虽然我们可以在最糟糕的污染时做些改变,但真正的改变需要时间,也许是十年。这主要是因为改变需要协调一致的行动。正如我在书中所说,印度的政治和行政机构设置分化严重,无法统一应对问题。并非人们意识不到问题,而是在这样的条件下难以催生行动。

其次,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无法说哪个领域是问题的关键,运输业、工业、农业,而是这些都是问题。仅关注某一领域无法解决问题。除非触及到严重的经济方面的问题,从技术的角度来讲,每个领域中能做的都有一个极限。

贡献和影响之间这种微小的差异是该问题在印度极具挑战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总体政策,以及一个可以在中央政府和各邦之间进行协调的机构,并且该机构应具有推动变革的政治影响力。清洁印度计划[全国范围内清洁印度的行动]就符合这样的条件,它有政治资本,而且把问题与国家自豪感和经济激励挂起钩来(更清洁的国家能够吸引来更多的游客)。我们需要将这个理念扩展到包括水和空气等领域,通过切实可衡量的目标吸引让不同党派政治家都能支持。

您也提及了核能。它会成为解决问题的一剂良方吗?

不,但我认为我们对核电的认识困境说明了问题。我们对核电存在观念上的偏见。发生核事故的情况非常非常少,人员伤亡更是寥寥无几。最新一代的核电站更是几乎没有发生过事故和人员伤亡。然而,当我们想到核电时,却总会联想到蘑菇云。

另一方面,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使用煤炭每年会导致17万印度人丧生,这还不算上事故。如果核电发生这种情况,那么核电技术早都会被禁止了,可是在煤炭上,我们的思考方式不同。但事实上我们应该改变对煤炭的态度。

最后一点,你关注的重点是德里。这是为什么?

雾霾问题在整个印度普遍存在,尽管我在书中概述了由于地理原因,印度北部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但我把德里看作是一个“缩影”。这里进行了很多不同政策的尝试,比如公共交通领域的油改压缩天然气,以及德里政府尝试的单双号限行计划

德里有测量设备,并且开展了相应的行动。了解德里的问题所在,以及哪些政策有效、哪些无效,可以帮助我们弄清在其他地区如何应对同类问题。我们总需要从某个地方着手行动。

 

英文原文首发中外对话子网站第三极

翻译:于柏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