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中国对拉美投资热度不减

2016年中国总计向拉丁美洲发放了220亿美元贷款,这显示拉美国家的经济困境并未削弱中国的投资热情。

Article image

中国去年在巴的大部分投资被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获得。图片来源:Junjiewu99

尽管面临着迅速增长的国家债务和伙伴国的政治动荡和经济危机,拉丁美洲国家依然从中国获得了稳定的大量投资。美洲国家对话组织和波士顿大学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国有银行对拉贷款额达到了史上第三高。

中国-拉美金融数据库2016年最新数据显示,尽管中拉双方都出现经济增速放缓,但去年中国政策性银行仍向拉美提供了约220亿美元的贷款,为史上第三高位,仅次于2015年的250亿美元和2010年的350亿美元。

2005年至今,中国在拉美投资总额已经超过1410亿美元,成为目前该地区最大的债权国。

中国资金大部分流向了拉美经济最脆弱的国家。”美洲国家对话组织网站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其中约92%流向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和巴西。

去年是巴西饱受困扰的一年,国内经济缩水3.5%,牵连甚广的腐败丑闻导致政府和在野党多位高官纷纷落马。然而,这一年巴西却获得了中方150亿美元的投资,占中国对拉投资总额的72%。

与此同时,2016年中国国债与GDP的比值上升至279%,导致这种情况的一部分原因就是大规模的海外投资。

参与研究报告的波士顿大学教授凯文·盖拉格认为,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意味着这还不是主要问题。但他也指出,中国在过去20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快速消耗了大量外汇储备

“他们必须更加关注自身全球投资组合的风险。”盖拉格告诉中拉对话。

对拉贷款热度不减

对于巴西、阿根廷、厄瓜多尔、以及问题重重的委内瑞拉来说,中国是他们少有的投资来源之一,而这些国家也是中国贷款最大的接收者。和往年情况类似,贷款大多集中用于偿还现有债务,或是投入能源部门的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

去年11月,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向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提供了
22亿美元的贷款,用于刺激石油生产。

国际油价暴跌之后,作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一员,委内瑞拉陷入严重的经济衰退,影响了偿还中国债务的能力。而委内瑞拉与中国达成的以油偿债的协议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同样处于低谷的厄瓜多尔上周日举行了总统大选。由于执政党候选人莱宁·莫雷诺和右翼前银行家吉列尔莫·拉索均未符合首轮直接胜出的条件,故将于4月3日举行第二轮大选。但无论谁当选,他们都无意与中国重新协商以油还债的贷款协议。

无条件贷款政策或有变数

报告还表示,与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金融机构贷款不同的是,中国政策性银行贷款依然不对贷款设置条件,如要求债务国采取某些经济政策等。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附加条件”政策曾在上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的拉美引发民众强烈不满,认为这一政策不仅给政府施加了
难以应对的债务偿还条件,而且侵犯了各国的自主决策权。

同样,中国专家也在密切监控拉美地区未知的政治经济前景,并认为中拉关系或将迎来“转折点”。

“拉美地区各国应改善自身投资环境以吸引更多中国投资者。”上海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主任江时学最近对
中新社表示。

盖拉格说:“为了督促拉美国家偿还贷款,中国越来越多地倚重外交手段。有意思的是,如果有一个国家债务违约了,中国说不准会采用更加直接的手段进行干预。”

玻利维亚或成中资新热点

报告指出,2015至2016年间,玻利维亚得到了“中国政策性银行相当大的关注”。

近年来,中国企业在
玻利维亚的存在感大大提高,且高度活跃于能源、交通和矿业部门。2016年中国进出口银行为埃尔穆通铁石矿和罗西塔斯水电站项目提供资金,并投资了一个价值5000万美元的安保项目。该项目的指挥中心位于拉巴斯,视频监控系统将覆盖六座城市。

然而,和厄瓜多尔等其他拉美国家的情况一样,中国在玻投资大部分依旧集中在原料的开采和运输上,很可能会因“资源诅咒”而被套牢。

中国的需求曾导致大宗商品价格连续十年上涨,这让出口国家几乎毫无发展多样化经济的直接动力,只是坐吃山空。如今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各大出口国几乎已经没有其他的生财之道。

“拉美各国政府面临的挑战将是,如何才能拿出既能吸引中国合作伙伴,又能确保经济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引资计划。”报告指出。



本文原载于中拉对话,本站经授权转载。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