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特朗普的白宫与美国环保的未来

特朗普政府对支撑美国社会和文明的核心理念发起了前所未有的攻击。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Evan Guest

我们所处的历史时刻非比寻常。国会不出预料地被共和党政府压制,针对环境和劳动人口问题的攻击虽有错却也在意料之中,但总统办公室传出的政令却是前所未有的。如今的白宫,与其说是白宫,倒不如说是电影指环王中的黑塔,释放出另类右翼势力的妖魔鬼怪,搅乱着这个国家的政治。

新一届政府正在发起两项攻击。第一项攻击的杀伤力极大,其始作俑者主要是国会。举个例子,上周国会仅用一上午的时间就决定同时废除针对煤炭企业的河流
污染防治条例,以及针对石油公司的海外反腐败法规。

此类变革有很多,其后果着实可怕:环境相关法律开倒车,住房和医保预算遭削减,民众深受其害,命悬一线。但这些还算是可以预料的,如果马克·卢比奥或者杰布·布什这样的人当选,国会又足够听话,那我们还是会或多或少地看到这类让保守派富豪称心如意的变化,(比尔·克林顿的“终结我们所知道的福利”改革也离这不远了)。

这些变革祸害无穷,理应受到强烈反对,但大多数的反抗暂时都会以失败告终,原因就在于共和党国会席位:这个国家的超级富豪在国会花了那么多钱,正是为了看到这些。

但班农/特朗普政府还在以第二种方式攻击着我们,这一波攻击竟毫无顾忌地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直指一个文明国家的支柱。即便是林赛·格雷厄姆或卡莉·费奥莉娜当选,怕是也不会做出此种行动。而这些战役,是我们输不起的。

例如,移民禁令不仅是针对穆斯林的蓄意攻击,更是对道德、对简单善意的攻击。它是在试探美国人民,试探我们是否会站出来捍卫一个被告知应该惧怕和憎恨的少数族群。禁令失败了,原因不在于联邦法官的封禁,而在于数以百万计的涌向机场航站楼、走上城市广场的美国人。

正如一个霸气的标语牌所说:“他们一开始冲着穆斯林来,但我们说:今天不行,混账东西。”游行并不是为了显示穆斯林的力量,事实上美国也没什么穆斯林势力,其目的在于告诉大家,我们对弱者的道德承诺还在。

但事无绝对:面对恐惧,道德很容易屈服,大家也知道班农和特朗普正指望一场真实的鲍灵格林大屠杀来为自己的政令开路。无论如何,道德观念绝不是他们攻击的唯一对象。第二个遭殃的是理性:对气候科学的攻击事实上是对科学本身这一现代性的根基的攻击。

目前已经明确的是,联邦政府不会采取任何行动缓解全球变暖(在确认听证会上,特朗普的内阁人选已经让我们看清了这一点)。但如果这届政府真的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他就将背弃人类历史上最为艰苦卓绝的一项科学历程,背弃半个世纪以来全球为了理解人类活动对大气的影响以及气候变化对人类未来的影响付出的努力。

班农和特朗普之所以憎恶理性是因为理性限制任意妄为,即便是尼采式的超人也不得不向物理规律低头。“我自己就能搞定”是特朗普极其自恋的座右铭。但鉴于他没法搞定某些气体吸热的性能,它们就必须被否认。

我们还要准备好迎接对传统和常识的攻击,因为它们同样都是阻碍特朗普和班农建立个人崇拜的绊脚石。

你已经见证了第一次突袭:三权分立是美国长久以来的治国理念。因此,特朗普在推特上炮轰“所谓的法官”已经越过了只有理查德·尼克松才曾触碰过的底线。挂断澳大利亚总理的电话看似匪夷所思,但若是将其视为削弱国家无法单独存在、在一个紧密联系的世界中各国必须相互合作这一常识性概念的一个步骤,或许就不那么怪异了。

这些攻击对进步派而言非常棘手。我们的传统中有太多丑陋的东西,而现代性带来的弊端也使得理性丧失了原有的魅力。尽管如此,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做得很好:抵抗游行规模之大,在近期历史上曾无与二。我们也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武器:团结、智慧、以及非暴力这个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制胜法宝。还有音乐剧《汉密尔顿》的演员们和一大波戴着粉色针织帽的示威者,这些都是我们需要的。

我们不知道这场战役将如何结束,只知道一场大战在所难免。突然之间,这就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故事。



本文原载于《卫报》,中外对话获准转载。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