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特朗普的煤炭复兴计划将被经济现实打败

特朗普的煤炭振兴计划不会创造就业,反而会为美国带来经济、政治和安全风险,夏洛婷写道。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

去年5月在北达科他州俾斯麦的一次油气行业会议上,当时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曾表示,化石燃料将会迎来一个光明的未来。

“我们的天然气储量比俄国、伊朗、卡塔尔和沙特加起来还多,煤炭储量是俄罗斯的3倍,我们尚未开发的油气储量估计价值约50万亿美元。想想吧,咱们有的是资源!可是之前我们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如此煽动着与会人士的情绪。

但是,特朗普对煤炭的乐观情绪从经济的角度来说不过是镜花水月。这位房地产开发商出身的总统承诺要通过废除奥巴马政府制定的限制煤炭产业的法规来创造就业岗位,而现实则是全球市场决定了这几乎不可能实现。

美国的煤炭企业正在陆续倒闭。世界最大的私有煤炭厂商
皮博迪能源2016年 申请破产,而近年来倒闭的美国煤炭企业已经达到50个。

美国煤炭产业每年失去约1万个工作岗位,这不是因为缺少土地或采矿权,而是因为这个行业已经不再有利可图。

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风能和太阳能产业如今为美国提供了比化石燃料部门更多的就业机会。在全球范围内,2016年可再生能源是新增装机容量最大的能源形式。

根据美国能源部最近公布的一份
报告,煤炭产业挖掘、开采、发电等环节的就业人数约为16万人。但是,2006年以来煤炭发电量已经下降53%。这一趋势还将继续,而煤电衰退导致的失业只能依赖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就业的增长来挽救。2016年太阳能产业就业人数达到约37.4万人,同比增长了25%;同年风能产业就业人数为10.2万人,增长了32%。
 


图一:美国电力结构变化(单位:1000千瓦时)(2006年—2016年9月)资料来源: 美国能源部

人事任命透露特朗普环境议程

特朗普本月的内阁任命表明,发展绿色经济并不是新政府的工作重点。相反,新政府将进一步鼓励页岩油气和煤炭扩张,并取消对化石燃料的生产限制。

特朗普任命了有“
石油代言人”之称的前埃克森美孚总裁雷克斯·蒂勒森担任国务卿。埃克森美孚此时已深陷调查:该公司被怀疑从70年代开始隐瞒有关化石燃料对气候影响,并且资助某些组织来抵制气候变化真实存在的这一科学共识。

而直言不讳自己是“气候变化怀疑论者”的斯科特·普瑞特被任命为美国环保署署长,此人职业生涯中有不少时间都在与环保署为敌。得克萨斯州前州长里克·佩里被任命为能源部部长也让不少人大跌眼镜,因为他曾在2011年声称只要有机会就会“  取消这个部门”。

这些颇具争议的人事任命传达出的信号是,特朗普将会想办法束缚美国环保署的手脚,并且推翻过去8年中奥巴马制定的环境法律。

多条环保法案或被撤销

特朗普已经威胁说要“取消”限制全球变暖的巴黎协定,该协定不久前被近200个国家以创纪录的速度签署并通过。他还威胁要撕毁美国的《清洁电力计划》,一个减少发电厂二氧化碳污染的历史性计划。

此外,他还计划取消一系列法规,例如关于联邦煤矿用地租赁的禁令,以及遏制油气部门甲烷排放和禁止采煤企业从事污染饮用水的生产活动等的法规。

新政府或加剧气候变化威胁

那么,特朗普政府对气候行动的威胁到底有多大呢?


世界资源研究所气候项目全球主管葆拉·卡巴勒罗说:“2007年以来,美国一次能源消费减少了2.4%,而经济增长了10%。我们希望美国在全球清洁能源转型中能够保持这一势头。背弃过去的承诺,很有可能使美国受到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孤立,并且失去近年来已经得到公认的全球领导地位。”

新一届政府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安全威胁没有足够的认识,这让华盛顿的军事和安全专家们感到忧虑。

“气候变化是一个需要我们从国家安全角度来解决的主要问题。” 国家安全问题研究机构“美国安全计划”的CEO斯蒂芬·切尼准将如是说。

切尼说:“从任命听证会的情况来看,蒂勒森的确不无道理,但在我看来还不够有说服力。一些回应还有点令人不安。”他指的是雷克斯·蒂勒森拒绝承认气候变化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国家安全威胁。

他还说:“我对雷克斯·蒂勒森被任命为国务卿深感忧虑。”

另外一些人则认为气候变化将打乱国际政局,代表人物之一就是被特朗普任命为国防部长的“疯狗”马蒂斯将军。

本周早些时候,马蒂斯称他认为气候变化会导致北冰洋出现多条新航道。他还建议美国必须保护自身在该地区的利益,并说国防部应该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他潜在的忧虑就是气候变化可能导致气候难民增加,从而增加冲突的风险。

化石能源无法提振美国经济

如果美国不履行在国际上做出的抗击气候变化的承诺,将会被欧洲的贸易伙伴们嗤之以鼻。

英国前能源与气候变化大臣爱德华·戴维说:“抗击气候变化的全球经济转型已经成形,不可逆转。如果哪个国家不参与进来,就会在创新竞赛和新技术的创造中落后,这一点已经越来越清晰。”

与此同时,中国已经决心成为“清洁电力时代”的领导者,并且已经
清洁技术推广和全球融资方面扮演了领头羊的角色。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最近的一份报告表明,中国去年在海外可再生能源及相关技术上的投资高达320亿美元(22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0%。

如果美国在气候问题上倒退,可再生能源投资将流向他处。而印度和中国已经做好了开放其绿色金融市场的准备。

可再生能源技术的投资势头正高涨,但特朗普政府很有可能把纳税人的钱浪费在化石燃料补贴上,同时拖住美国经济去碳化行动的后腿。这与特朗普增加高薪就业和帮助商界扩大出口的计划是背道而驰的。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