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那块叫作北极熊的披萨

“世界上最悲伤的北极熊”终于被暂时撤离一座广州商场的展示间。“披萨”的荒唐遭遇意味着我们需要严肃反思动物和自然商品化的后果,马丁·罗写到。

Article image

正佳广场修建的仿制冬季地形的展示间,披萨吸引了众多的顾客围观,但披萨的遭遇也引起了全世界的抗议。图片来源:weibo

在一百万人联名请愿,以及50家中国动物权利组织的共同努力下,世界上最悲伤的北极熊——“披萨”终于获准可以暂时搬离位于广州正佳购物广场海洋馆的展示间。披萨的遭遇引起了全世界的抗议。

这对于关注动物福利,尤其是关注披萨事件进展的人们来说,的确是一个好消息。动物行为学家认为披萨此前表现出的来回踱步,“左右摇晃头部,用鼻子嗅闻和拍打通气孔”的行为都是“非常典型的”退行性行为。

简而言之,照相机刺眼的闪光灯,游客簇拥在展示间前敲打玻璃带来的惊吓等原因造成的烦躁和压力似乎正在让披萨精神失常。

披萨的遭遇并不是个案,即便是更为正规的动物园和水族馆也将群居动物独自圈养在狭小空间内。四处游走或飞行是这些动物的天性,但是如今它们只能在局促的圈舍中接受人类游客的过度关注,或者被漠然遗忘在角落。就像披萨一样,类似处境的动物只能在圈舍里没完没了地转圈圈,甚至在陷入绝望之后选择终日面壁。

如今披萨已经被转移到了它的出生地——天津的一家动物园。但正佳购物广场发言人表示,一旦商场的北极熊展示间装修完毕,披萨就会回来。北京首都爱护动物协会负责人秦肖娜是为披萨争取权益的主要成员之一。对于披萨本次获准暂缓离开,她表示“这是一个不错的决定,对披萨来说是正确的决定,但事情并没有结束,暂时搬离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她说的很对,而且针对的不仅仅是披萨。包括披萨在内,正佳广场圈养的这500多只野生动物理应得到充足的活动空间,应该有机会和同类共同生活,并且获得展示天性的机会,比如寻找配偶、狩猎、躲藏和嬉戏。换言之,它们应该是自由的。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如果它们无法在野生环境中生存,那么我们也应该把它们送到气候和地理环境适宜的保护区去。

大自然的商品化

然而,真正让我感到困惑和好奇的是人类这种猎奇又贪婪的两足灵长动物的想法。从古至今,我们一直都被熊、狮子、狼、老虎、鹰等野生动物的超凡魅力所深深吸引。可能早在我们能够分辨出自己与这些食物链顶端的捕食者不同甚至优于它们之前,这些野生动物就已经以一种超乎我们想象的方式展示着它们的神秘能力。它们的强大体能、神秘莫测的存在感、它们令人惧怕的力量和超乎寻常的优雅,都令人类着迷,当然还有嗅觉和听觉等远超人类的各种感官能力。

然而,无论这些动物是被圈养在动物园、水族馆还是某个购物广场,我们想要与他们近距离接触的渴望到头来却将它们身上的力量和野性抹杀殆尽。我们希望被它们看见,但是除了娱乐消遣和想要对这些受奴役动物展示控制欲之外,我们似乎并不想付出其他什么东西。

正佳广场在商场里展示北极熊披萨和其他动物的行为并不只是一种简单的营销手段,而是代表了全球消费市场对大自然的物化和商品化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当动物和大自然可以变现的时候它们才具有价值。

披萨的名字就显示了它的消费属性,它和商场里所有销售的物品一样被摆在陈列架上,不过是另一个供消费者消遣、娱乐和打发时间的商品。人们在它面前驻足片刻便又转身去往下一个展示间。

正佳广场把披萨安置在一个仿制冬季地形的展示间里,是因为担心受电商冲击损失客源。换句话说,他们认为只有切一块大自然放在商场里,消费者才可能从网络回到实体商场。(试想一下会有多少中国或者其他地方的商场还会用到这一招)亲眼看到这些活生生的北极熊的时候,人们会是什么反应呢?大家会把手机摄像头对准北极熊,把眼前的实景记录到这个模拟影像系统里。


一只孤独的北极熊站在即将消融的浮冰上,这可能是气候危机最具标志性的一个画面。展示间里披萨站在薄薄的残雪上孤独的身影与上述画面有几分相似。由于人类现在还没有统一行动起来遏制温室气体排放,那么披萨消失在虚拟世界的结局,似乎也预示着未来将有数百万生物也会因人类无力阻挡气候变化而消失。

正如秦肖娜所说,“暂时搬离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这句话并不仅仅是为披萨的命运呐喊,还是为那些与披萨一样的圈养动物的命运而呐喊,是在号召我们在人类贪欲的面前坚守住底线,保护地球这个我们人类和其他数百万物种赖以生存的唯一家园。和我们一样,这些动物也需要一个没有物化、没有破坏的安全空间;而和动物一样,我们同样需要找回不被社交网络和手机摄像头入侵的生活方式。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