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特朗普当选总统或给全球气候带来威胁

对气候变化不以为然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会令美国站在全球气候行动和绿色经济转型的对立面吗?

Article image

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表示气候变化这个概念是中国臆造出来的“骗局”。
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

唐纳德·特朗普若继续坚持竞选时期的主张,那么他的当选对于气候行动,特别是气候变化谈判来说,将会是一场灾难。不过这也可能成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的机遇,有机会带领全球对抗气候变化。

如果特朗普遵守竞选承诺,那么他一上任就可能会做出如下几个举动:废除巴拉克·奥巴马的《清洁电力计划》;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叫停削减煤炭消费的工作;降低可再生能源的财政支持力度。

11月7日到18日,一年一度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在马拉喀什召开。特朗普赢得总统竞选的消息一传到这里,美国政府代表团立即单独召开会议。现在其他国家的谈判代表和观察员都将希望寄托在奥巴马身上,希望他能够在明年1月份离任之前至少推动落实一部分过去8年做出的承诺。

值得一提的是,推翻《清洁电力计划》可能并非易事。华盛顿方面的专家表示,这样的举动很有可能会遭受挑战,而且耗时1年以上。而从全球角度来看,其他国家可能并不怎么关注《清洁电力计划》,因为这最多算是美国国内的一项环保举措。

如果特朗普真的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那才是全球对抗气候变化行动的最大退步。从法律的角度来说,特朗普这么做的难度可能会小一点,因为美国是根据奥巴马总统的行政命令才承诺参与上述《协定》的,而作为新任总统,特朗普完全可以撤销这个命令。或者,他还可能将该《协定》提交参议院审议,他知道该动议多半会被共和党参议员驳回。

乔治·W·布什政府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后,其他发达国家的产业界向政府表示,任何限制排放的政策都将减弱他们对美国的竞争力。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的产业界也向政府谏言,认为自己国家不应该采取气候行动,因为毕竟作为曾经全球第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的美国也没有进行减排。(注:美国目前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布什政府的决定导致全球温室气体减排行动落后了好多年。

特朗普可能对气候变化造成哪些威胁?

科学研究已经证明,要想将全球平均温度上升控制在1.5℃范围内,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就必须在2020年达到峰值。我们已经没有时间重开新一轮的气候辩论了。

其次,富裕国家承诺在2020年前每年向贫穷国家支付1000亿美元(约合6780亿人民币)的援助资金,帮助他们进行低碳转型,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各种影响。如果富裕国家失信了,那么《巴黎气候协定》也就根本无法发挥效用了。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期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做出了上述1000亿美元的资金承诺。如果特朗普因与这位竞选对手的交恶而迁怒于这一承诺,那么《巴黎气候协定》恐怕要就此陷入困境了。

至于美国国内,美国分析人士预测,由于特朗普政府很可能背弃前任政府的气候承诺,所以未来一段时间估计也将面临环境组织一系列的法庭指控。为了避免这一状况出现,另有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可能会被建议通过“不作为”的方式来遏制绿色经济转型——比如推迟相关行政命令出台,或者干脆就不发布这样的命令。此外,相较废除环境保护署,特朗普更有可能会任命一位负责人来抑制该部门发展,并削减对该部门的财政支持,从而使其无法有效发挥作用。

不过也有环保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并不能彻底阻碍美国绿色经济转型的进程,因为大多数的环保行动其实都是各州政府发起的。但是这一点并不能让其他国家放心,因为毕竟跟他们打交道的始终都是美国政府。

中国:全球气候行动新的领导者?

过去这些年,发展中国家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付出了比工业化国家更多的努力。中国目前已经在太阳能光伏电池板、风力发电设备等全球主要环保产品市场上占据了最大的份额。

当特朗普胜选的消息传来,中国著名气候问题专家杨富强表示,现在是制定出“一带一路”战略的中国引领全球气候行动的时候了。如果南亚、东南亚和中亚地区能够对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意图予以更多信任的话,那么这个观点就能引起上述很多地区的共鸣。

如果美国现在真的不再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绿色经济转型所需的各种财政和技术扶持,那么其中许多国家将不得不向中国求助。

此前,印度已经与美国签订了一个大型太阳能双边合作计划。印度官员表示不希望该项目出现变动,但是他们希望等到美方相关政府部门人员调整之后再做最终评论。

美国环保界如何评价大选结果

多数美国环保人士都对本次选举的结果感到失望。行动援助组织政策分析师凯利·斯通认为:“气候变化已经对美国乃至全球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生活造成了巨大影响。干旱、洪水和其他各类极端天气变得越来越常见,后果也越来越严重,美国也难以幸免。这是当选总统特朗普必须要面对的一个全球性危机。”


​国际环境法中心总监卡罗尔·马菲特则表示:“最终签署和批准《巴黎气候协定》的是美国这个国家,不是总统本人。从国际法角度来看,甚至从全人类的生存角度考虑,全球各国都可以、必须而且肯定会确保美国继续遵守其气候承诺。”

如今,中国和多个新兴经济体国家已经在全球绿色增长方面占据了领导地位。任何企图复兴美国化石能源经济的行为都可能给特朗普政府带来麻烦,这不仅会导致美国丧失国际影响力,还可能招致巨大的经济损失。

美国气候行动网络策略总监蒂娜·约翰逊表示:“其实当选总统特朗普还有机会采取进一步的气候行动,向投资者表明美国将继续可再生能源转型的发展道路。中国、印度和其他竞争对手国都在竞相角逐清洁能源超级大国地位,美国肯定也是不甘落后。”

即便特朗普试图推翻奥巴马任内所取得的气候成就,他也要面对经济现状和民间社会的积极抵制。

特里·塔米宁曾在共和党人阿诺德·施瓦辛格担任加州州长期间主导完成了该州具有开创性意义的气候立法。而他认为,特朗普的许多承诺可能都无法实现,比如钢铁行业不会在匹兹堡重现辉煌,而煤炭复兴也意义不大,因为美国的火力发电厂早已开始大规模使用天然气了。

除此之外,共和党占多数的国会结构导致华盛顿政府的政治行动力陷入瘫痪,所以采取气候行动的权力其实已经下放到了各州、各地市以及行业内部。而且投资者们也明白,全球经济去碳化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气候变化机构投资者集团首席执行官斯蒂芬妮·法菲尔表示:“全球经济已经经历了不可逆转的变迁,而这种变迁的速度和规模令人惊叹:比如,可再生能源已经取代煤炭成为了全球主要的电力来源,电动汽车的市场份额迅速攀升,而清洁能源领域的就业机会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此外,这种转变在美国经济中也变得越来越突出,即便在德克萨斯州这样的石油与天然气重镇,可再生能源投资的日益增加也创造了巨大的就业市场。”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