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棕色补贴是可持续发展的“最大阻碍”

G20国集团在低碳转型上做得还远远不够,阿尔瓦罗·乌马纳皮特·艾根说道。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Fabien LE JEUNE

20国集团首脑峰会将于本周末在中国召开。这20个国家代表了全球大多数的人口、经济和温室气体排放情况。20国集团成立于1999年。过去这些年的一贯表现证明,该组织在全球事务上一向行动果决,在维护金融稳定方面尤其如此。我们相信,20国集团是在当今全球经济环境下开展气候政策主流意见讨论的绝佳平台。

国际环境联盟气候透明度(Climate Transparency)在最近发布的一篇题为《从灰暗到绿色:20国集团低碳经济转型评估》(“Brown to Green: Assessing the G20 transition to a low-carbon economy”)的报告中,对20国集团在这一方面的行动引导方向进行了阐述。世界必须以清洁能源代替不可持续的化石能源。仅仅投资清洁能源还不够,我们必须放弃化石燃料,共同向低碳、可持续的发展模式转变。

化石燃料补贴是阻碍这一转型的唯一最大阻碍,而20国集团正是这个问题背后的主要推手。事实上,发达国家支付给化石燃料产业的补贴远远高于他们承诺向最贫穷国家提供的气候变化适应与行动资金。这个状况必须得到改观。

过去这些年里,20国集团一直在讨论如何减少补贴,而现在仅仅纸上谈兵已经不够了,我们必须行动起来,放弃这些污染深重的资金补贴模式,努力向绿色投资模式转变。

我们的报告对全球排放问题进行了相关评估,并明确指出了我们与目标之间的巨大差距。正如《巴黎协定》中所述,目前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远远不能达到将全球平均气温控制在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2℃之内的目标。平均来看,20国集团国家的人均排放量为每年5.7吨二氧化碳当量,而我们的目标是要在2050年前将这一数字降低到1-3吨左右。

我们必须对排放问题进行更好的监控,以估计其给全球变暖带来的影响。但是仅凭排放量一项,并不能很好地说明我们是否已经扭转局势,开始朝着低碳经济方向转变。

不过,经济能源强度、电力供应煤炭强度以及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能源需求等数据显示,一切都在朝着谨慎乐观的方向发展:能源效率得到提高,碳排放相对减少。但这还是不够的,因为目前的效益增益速度并没有追平或超越人口与经济增长水平。

某种程度上来说,目前所取得的进步还要归功于可再生能源近年来的迅猛发展。这可以算是全球范围内的一个产业成功典范。这样的成就,在30年前是谁也无法预料到的。这不仅得益于科技进步,还有赖于突破性的政策创新(尤其是在德国和中国)。比如,德国在能源转型(
Energiewende)过程中,成功地淘汰了燃煤电厂以及一系列核能发应堆,转而启用了可再生能源供应。而中国也许诺在2030年前碳排放达到峰值,目前看来实现的希望非常大。

我们认为,有必要将可再生能源投资翻倍,帮助能源匮乏的贫困国家走出困境,实现经济增长。

一些国家为可再生能源发展创造了非常理想的投资环境,最典型的当属中国和印度。但同时,这两个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资源消耗国。事实上,投资者认为中印两国具备投资价值,而且也的确参与了投资,这无疑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德、法、英、美等国也紧随其后。若要推进绿色投资,就需要每个国家都以扩大深化变革为己任。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