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全球能源大转型拉开帷幕

杰里米·莱格特指出,环境事件就像一部史诗小说的情节,正在徐徐展开。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skeeze

沙特王子谈到他的国家对石油“严重上瘾”,该国正着手实施一项计划,要在短短几年内摆脱这种依赖。一位彭博的专家则谈到可再生能源正在全世界范围内“碾压”化石燃料。一位可以算得上是最成功的企业家花了18个月把一辆电动汽车的揭幕仪式办成史上最成功的新品发布会。一位受人尊崇的硅谷未来主义者认真思考了全球太阳能市场自2000年以来翻了七番的发展历程,建议该技术的质疑者们不要忽视了数字增长的事实:如果未来12年再翻上六番的话,就意味着全世界的能源100%都是太阳能了。

还有更多的情况都是一年前根本无法想象的。

就在刚刚过去的四月,全球能源形势发生了巨变。

但上述这些趋势没有哪个能够确保一定实现。这就是一种“叙事的张力”。这一趋势事关重大,在我的书里,没有任何小说比这一史诗性的现实活剧更加跌宕起伏。

正是因为事关重大,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呼吁各国与他们一道在地球日这一天共同签署巴黎协定。结果有169个国家签字,创造了条约首日签署国数量的
纪录。如今,美国的形势正在发生变化:担心气候变化的人达到了创纪录的多数(64%),他们也都支持可再生能源。在共和党人中, 61%的人支持限制二氧化碳排放,72%的人支持加速发展可再生能源。

美国已经有1000个城市承诺100%使用可再生能源。其中,圣地亚哥将在2035年率先实现这一目标,该市的市长正是共和党人。旧金山则是这些城市中第一个强制规定所有新建筑都必须采用太阳能的城市。

在那些承诺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50多家企业中,惠普是最新加入的。宜家则是其中的领跑者,不仅制定了2020年实现100%可再生能源的目标,还宣称要成为全球头号太阳能零售商,此后不久又宣布与英国的Solarcentury建立伙伴关系。后者是第一家在英国建成 50万千瓦太阳能电站的企业。(立场申明:笔者正是Solarcentury公司的创始人,也是主要股东。)

特斯拉在3月31日发布了新车型Model3,售价3.5万美元。截至4月3日,埃隆·马斯克的公司已经在全世界收到27.6万份订单,同时各地的特斯拉门店外还有无数的人排队等着交1千美元的定金。如果所有的定金都能变成订单,而且该公司也能生产出足够多的汽车,特斯拉新车型如今的订单已经超过40万,意味着发售首日的销售额就超过100亿美元。更不用说在首发前的18个月特斯拉就获得了4亿美元的免费款项。此前还没有任何产品的发售能够达到这个水平。

这些电动汽车和其他类似产品的能源来自何处呢?彭博新能源的迈克尔·利勃莱希本月说,太阳能和风能已经在全世界 “碾压”化石燃料。随着成本的继续跳水,可再生能源价格低于传统能源的地方只会越来越多。这个趋势会发展到哪一步呢?硅谷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预测说,如果太阳能产业能够保持过去的发展速度,未来12年该产业还将 翻上六番,这意味着届时世界能源将100%来自太阳能。美国太阳能巨头SunEdison公司在4月份破产,被广泛归因于一种过于旺盛的商业模式,也就是说:这只不过是太阳能上升图上的一个小波折。

沙特领导层似乎一直在密切关注太阳能的发展。26日,副王储萨勒曼宣布了其在三月份公布的一项2万亿美元“后石油时代”主权财富基金的细节。他说:“我们对石油已经依赖成瘾 ,这很危险。”根据制订的“2030愿景”计划,沙特到2020年就能结束对石油出口的依赖,方法就是对那些一直被忽视的其他领域进行投资。但是,沙特到2030年实现太阳能发电950万千瓦的目标将让清洁能源发烧友们感到失望,因为就连英国这样常年连阴天的国家太阳能发电量都已经超过900万千瓦,而且在今年4月还首次实现太阳能发电超过煤电。鉴于太阳能拍卖的世界纪录不断被刷新,而且其他地方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计划,沙特的计划无疑也应该更有魄力。印度政府已经认识到如今太阳能已经比煤炭更加便宜,制定了到2020年太阳能发电1亿千瓦的目标。

所有这些情况都让化石燃料储量上的搁浅资产风险以及在“大能源”资本支出项目上的资本浪费风险有所增加。金融行业的许多人都在急切地等待G20气候相关金融风险披露工作组的审议,该工作组的负责人就是迈克尔·布隆伯格。工作组在4月4日发表的中期报告中坦率地指出,对气候风险的评估将成为财务报表的主流内容,这将有助于资本从化石燃料领域撤出。

与此同时,传统能源巨头们对化石燃料依赖风险误算所造成的浪费也日益显露弊端。美国最大的煤炭采矿企业皮博迪能源公司在4月破产。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一直保持3A信誉的埃克森美孚公司首次被降级。页岩钻探公司发现它们在各个银行的信用度大幅降低,已经有超过50家页岩钻探企业破产,仅有的一些幸存者也都停止了钻探业务。曾一度辉煌的页岩气热潮发源地、著名的巴涅特页岩如今已经没有一个钻头在转动了。

这就是页岩气产业的现状,戴维·卡梅隆和乔治·奥斯本及其追随者们还希望在英国进行复制。他们会发现,即便可以用魔法消除页岩气的致命经济问题,这种复制也很困难。一项新的政府民意调查表明,页岩气的支持率跌到了史上最低的19%,与之相对的是可再生能源的支持率创下81%的新高,反对者仅有4%。

美国页岩气产业将会发现,就算石油价格猛增回100美元以上,它也不可能“咸鱼翻身”了。原因之一就是工人正在从该产业逃离。4月21日《华尔街日报》一篇文章的标题是:“石油工作枯竭,工人转向太阳能”。一个工人说:“我祖父总是说,飞来横财不如细水长流。”

此外,监测显示,页岩气基础设施和操作中的甲烷泄露问题在美国的页岩地区也格外严重。如今很多人担心,这一问题会使天然气对全球变暖的作用比煤炭还要大。美国国家环保局在4月承认甲烷泄露比他们想的严重得多,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OAA)在航空勘测中收集的新数据也让人们对这一问题的担忧与日俱增。

法院对气候—能源关系的兴趣也越来越大。俄勒冈州的一家法院对一件学龄儿童起诉联邦政府的案子作出裁决,起诉的内容是政府由于允许和鼓励化石燃料的开采、生产和使用,并为其提供便利,侵犯了学龄儿童生命、自由和财产等宪法权利,以及对至关重要的公共信托资源的权利。美国总检察长也在继续对埃克森美孚公司涉嫌证券诈骗的案件进行调查,怀疑这个石油巨头有意识地在气候风险上向股民撒谎。

无论你从哪个方面观察这一全球性能源大转型,都会越看越复杂。


本文最初发表于作者个人网站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