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尼泊尔地震警示西藏水电开发须谨慎

地质专家认为,尼泊尔地震警示中国:西藏雅鲁藏布江水电开发需要重新认识,慎重建设。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weibo

中国公司在尼泊尔建设的两座水电站在8.1级地震中遭受严重损坏,毗邻尼泊尔的中国西藏地区也受强震影响发生5.9级地震。这都警示中国政府:西藏雅鲁藏布江水电开发需要重新认识,慎重建设。

中国水电项目在尼泊尔的损失情况目前还没有统计。三峡集团董事长卢纯说,地震发生后,第一要务是救援,电站建设情况评估等灾区情况稳定后再进行。

研究南亚问题的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博士谢超告诉中外对话,5月5日尼泊尔媒体报道说,尼泊尔政府要求停止救援,进入灾后重建。主要原因是尼泊尔国力弱小,已经无法继续救援下去,灾区生还的人都在等待安置。

据中国媒体报道,4月25日,地震发生后,中方员工快速撤离水电项目现场。在这次地震中,位于尼泊尔偏远山区的上崔树里水电站严重受损。另外一处水电站——那苏瓦卡里水电站,也遭遇重大损失。

在地震发生前十几天,尼泊尔投资委员会宣布,境内一项总价值16亿美元水电站项目由三峡集团承建。尼泊尔国内水力资源丰富,但目前的发电量仅为800兆瓦,低于该国1400兆瓦的用电需求。中国企业的进入有望打破印度在尼泊尔水电站领域的垄断。

四川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地质专家范晓告诉中外对话,尼泊尔、印度北部、不丹、西藏南部都处在喜马拉雅地震活动带,在这儿建水电站有风险,规模越大风险越大,次生灾害影响也会越大。这次地震警示中国:在西藏大规模开发水电面临很大风险。

而且,范晓认为,虽然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以及西藏的大江大河水力资源丰富,但西藏地区并不需要这么多的大水电项目,因为这儿人口总量、经济总量以及能源需求都不大。如果把发出来的电卖给内地或尼泊尔、印度等国家,输电成本会很高,输电过程中电量损耗也会很大,再加上对西藏地质环境、生态环境、社会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得不偿失。

横断山研究会会长、地质专家杨勇也告诉中外对话,尼泊尔这次强震导致水电站受损,印证了他之前的判断,雅鲁藏布江地区不适合大搞水电开发。他曾给中外对话撰文分析了雅鲁藏布江水电开发面临的挑战。

杨勇说,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还处于形成过程之中,这些地区地质作用强烈,地震、山崩等极为常见。可能会加剧地震的破坏性,自然灾害发生极为频繁。2000年4月,他曾在易贡亲眼目睹了一场大规模的山崩,山崩形成水量达40亿立方米的堰塞湖。60天后堰塞湖决口,数百万人受灾,交通瘫痪。

但是,他们的呼吁并不一定能够引起中国政府和水利部门的注意。中国正面临经济下滑的风险,需要依靠投资来拉动经济。 "十三五"期间将在雅鲁藏布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上展开一系列大型水电站。

范晓说,尽管在西藏按照现有的模式大搞水电开发,对环境会造成很大破坏,但是,大规模的水电项目带来的GDP和税收增长对政府有极大诱惑,因此这种环境破坏的风险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杨勇也认为,中国政府已经把建设水电项目当成了拉动经济增长的一种手段。去年11月,西藏首个大型水电站——藏木水电站投产发电,标志着西藏大水电时代的开始

三峡集团官网5月5日发布消息称,国际水电行业最重要的会议——世界水电大会今年5月将首次在中国召开,这是因为,近年来中国水电发展举世瞩目。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2015年3月发布的年度快报统计,中国国内水电装机容量已突破3亿千瓦,稳居世界第一并遥遥领先。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Large dams, earthquakes and seismic hazard in western China

See http://probeinternational.org/library/wp-content/uploads/2012/08/JohnJacksonreport-July24.pdf. This report, which has a map of large dams in western China (constructed, under construction and proposed), includes epicenters of major earthquakes in western since 1973 from the USGS earthquake database, the UN seismic hazard map based on these. It was also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in China, but largely ignored. China is embarking on a major experiment that could ultimately result in large dam failures causing major disas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