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利马气候谈判:业内人士讲述最脆弱国家的愤怒

尼泊尔代表团队的一位成员表示,联合国气候协议是大国闭门讨论的结果,最不发达国家被排除在外。

Article image

12月13日凌晨四点,利马气候大会本应在12个小时之前就已经闭幕,但来自最不发达国家(LDCs)的一群代表依然聚集在一间狭小的会议室里,围绕大会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就制定出来的最终决议进行着讨论。这份文件中仍然存在很多最不发达国家本就反对的条款

最不发达国家的一位代表表示:“决议文件提交前,没有征询我们的意见。利马大会的这种做法令我们感到十分尴尬。”另一位代表说道:“这份决议文件是强国及其联盟私下讨论的结果,对我们来说并不公平。”

这些国家受气候变化影响最为严重,但却没有受到大会的重视,只是在大会全体会议的审议阶段才收到上述这份已经达成的文件。

2014年12月,约190个国家的谈判代表齐聚秘鲁首都利马,围绕达成全球气候协议的各项要素展开了为期两周的气候会谈。联合国希望此次会议能够为即将在2015年12月举行的巴黎大会奠定基础。然而,经过各国激烈磋商,却在最后时刻未能就协议草案达成一致意见。大会主席团不得不在闭幕日的前一天,也就是12月11日起草了一份新的案文。

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针对如何分担气候变化的治理成本存在严重分歧。这一分歧在利马会议上依然未能得到解决。发展中国家认为,发达国家一直以来都是温室气体最主要的排放国,因此应承担起历史责任,资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帮助他们采用低碳技术,并调整经济结构。发达国家则认为,在他们落实资金和技术支持之前,发展中国家应先对减排做出承诺。

为达成巴黎协议,2011年德班气候大会成立了德班增强行动平台特设工作组( Adhoc Working Group on the Durban Platform for Enhanced Action)。由于该工作组联席主席提交的文件草案未能获得通过,利马气候大会主席、秘鲁环境部长曼努埃尔·普尔加·比达尔(Manuel Pulgar-Vidal)要求出席会议的新加坡和挪威两国的环境部长连夜召集各国展开磋商,并最终达成决议。同时,他还邀请中国、美国、欧盟和印度等大国代表加入双边会谈,以形成一份共识文件。但最不发达国家的48位谈判代表均未受到邀请。

众多与会代表对利马大会进程的透明度提出了质疑。来自某个小岛国的谈判代表悄声对我说道:“在联合国气候大会这种所谓的受缔约方驱动的程序下,各国虽然都发表了意见,但却没有一个国家采取行动。”

一位愤怒的委内瑞拉代表则对大会组织者的公正性表示了怀疑。他控诉道:“各国的发言时间并不相同,这是不公平的。”

周四晚上,当各国代表看到这份最终出炉的决议文件时,很多人不禁感到十分震惊。因为这份决议与之前曾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网站出现了仅七分钟就突然消失的一份备选决议非常相似。

另一位与会代表说道:“从这一点,你就能看出大会流程有多‘透明’了。他们明明都已经准备好了文件,却还让与会代表讨论另一份文件。他们自己又关起门来做了决策。真是令人失望。”

大会的最后一天,一切都如往常一样:所有本应在利马大会上做出决策的难点问题都被留到即将于2月份举行的日内瓦会议上再做讨论,而本次会议仅达成了一份软弱无力的文件。

最不发达国家的一位常任谈判代表说道:“老实说,这样一份无力的文件通过几小时的网络讨论就可以达成,那我们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和金钱进行两周的面对面磋商又有什么意义?”语毕,他失望地离开了会场。


翻译:孙超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