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西藏高原面临巨大“生态变迁”

受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影响,西藏高原将面临大规模的“生态系统变迁”,而这将减少未来中国和南亚地区水资源供给。

Article image

西藏高原的大片草原已退化成荒漠。图片来源:John Novis / Greenpeace

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科学家们最近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称,到2050年,青藏高原上的草地、高山草甸、湿地和冻土将大面积消失,这将给中国和南亚的环境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气候变暖、大兴基建、人口增长和过度放牧,众多因素叠加在一起将给世界上面积最大、海拔最高的青藏高原带来严重影响,使其脆弱的生态系统发生巨大的、不可逆转的改变。这意味着,青藏高原将无法再为亚洲其他地区提供诸如水源供给和碳存储等环境服务。

青藏高原是亚洲多条重要河流的发源地,为下游约14亿人提供水资源。青藏高原还发挥着包括调节雨季在内的平衡地区气候系统的重要作用。

喜马拉雅山和青藏高原地区的温升速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倍。气温升高导致积雪和冰川消融,冻土消失。冻土即永久性冻结土壤层,占青藏高原总面积的三分之二,储积了大量的碳和水。

埃德·格拉宾博士与昆明植物研究所亚洲高地项目负责人许建初共同撰写了此项研究报告。格拉宾博士表示:“到2050年,生态系统种类与现在相比将减少30%左右。”他进一步解释道,到那时,现在的牧地、草地和湿地将变成林地和灌木丛,而“当地目前栖息的动植物数量将急剧减少,甚至不复存在。这里将变得面目全非” 。

科研人员已经关注到气候变化对青藏高原造成的一系列影响。这些影响除了众所周知的积雪和冰川消融之外,还包括植物生长期变长,无霜期增多,阴天增加,以及暴雨更加频繁等。

报告还称
,许多鸟类和雪豹迁移了栖息地,杜鹃花期提前,地下水补给量下降,当地水资源逐渐枯竭。在喜马拉雅山东部,高山草甸变成了灌木地,大量珍贵的药用植物随之消失,草地土壤侵蚀的现象在西藏高原上随处可见。

有力的证据

格拉宾博士称,研究人员最新得出的一些预测令人感到格外震惊和信服。昆明植物研究所一份即将发布的报告指出,“到2050年,(云南省西北部喜马拉雅地区的)保护区内,约50%的生态系统类型将发生变化。”,当地的森林在同期内将升高269米。

该研究团队的另一份报告预测,到2050年,有圣地之称的岗仁波齐峰地区,约40%的生态系统将转变为另一种新形态,当地稀有的山地生物多样性将大规模丧失。

格拉宾博士说:“这些变化在不同的海拔梯度上都有发生。适宜温暖气候环境的森林植被将更为常见,而适宜寒冷气候的高山和亚高山森林将转移到海拔更高的地方,耗牛等牲畜觅食的牧地面积将大量减少。”

不确定因素

然而,这些气候预测存在很多问题。大多数科研工作都是以全球气候变化模式为基础来研究地域性问题;而且预测中的每一个环节又掺杂了诸多不确定因素。

格拉宾博士指出,研究人员在研究过程中还发现了许多无法解释的现象。例如, 珠穆朗玛峰地区上的草地面积正在不断扩大,而并不是像青海省部分地区那样不断缩减。同时,南部地区冻土层消失的速度也比北部地区快。这表明气候变化在青藏高原不同地区的影响并不相同。

人们对于因人类活动的增多给高原带来的影响更是知之甚少。根据中国媒体报道,由于冻土消融,全球海拔最高的青藏铁路正在下陷。而目前还没有人发表有关铁路或公路对脆弱的冻土或水资源产生影响的研究报告。采矿业和旅游业的发展以及当前的大坝建设将对当地造成的影响也无从得知。

所有这些不确定因素和地域差异都预示着中国的决策者不会很快就青藏高原气候变化问题做出反应。格拉宾博士说:“决策体系和生态研究理论都存在很多不确定性,除非生态环境的变化和生态研究理论很有说服力,否则人们很难真正行动起来。”



翻译:王宁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西藏的水土保持植被破坏是人为的

事实上,气候变化与此无关!我作为中国特邀专家,从05年起就在青海高原上从事沙漠化逆转工作—35摄氏度,只有2-4%植被造土。

生态变迁原因在于:一是大量蒸腾植物从海边直接运到西藏以供集水(没有雨和土壤提供湿度);二是中国禁止高原放牧。没有牛粪,也就没有饲料,本地植物的种籽早已丢失,因而产生水土流失。

除了政治范畴外,有一个低零成本方案可用以保护水源气候。

罗伯特·文森

Tibet anthropogenic stripping of stable water vegetation

Fact, it is and, is not climate change! From 2005 as invited expert guest PRC I worked on plateau Qinghai reversing desert -35 degree with 2-4% of vegetation grow soil. 2 reasons (a) mass removal transpiring vegetation from coast to Tibet catchment (no rain- soil moisture. (b) PRC took all livestock from plateau overnight.Fodder depending on manure fertilizer died historical native seeds long lost, hence run-off soil-water.
There is a low-zero cost solution beyond politics to save historical water climate. Robert Vinci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谁过度放牧了?

我同意文中的大部分观点。。。不过,过度放牧!!!作者指的是矿工过度放牧吗。。。这么多政策都没有执行下去,草原上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牲畜,因此草场是不会因此受到影响的,更别提游牧部落了。。。至于永冻土层给道路和铁路带来的不利影响。。。很多文章都提到过,更多信息,可参考这篇简报道http://tibet.net/wp-content/uploads/2011/08/climatechangereport.pdf
肯定会对你有所启示。。。不谢,TN

Overgrazing by whom?

I agree to most of the statements made in this article....BUT, overgrazing !!! was the author referring to the overgrazing by MINERS...after all these failed policy implementations, I don't think there are enough livestock left on the grasslands to bother the pastures, let alone the nomads...and as for the permafrost impacts on road/ railways....there are enough peer reviewed papers published...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this short report.
http://tibet.net/wp-content/uploads/2011/08/climatechangereport.pdf
It will surely enlighten you...cheers, 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