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澳大利亚取消碳税 减排目标何去何从?

澳大利亚通过了废除碳税法案,各方均质疑政府将如何履行其遏制气候变化的责任?

Article image

澳大利亚是世界最大的煤炭出口国,其中近20%的煤炭销往中国。图片来源:Stephen Codrington

由于过度使用廉价煤,澳大利亚已成为世界上碳排放最高的国家之一。尽管如此,澳大利亚参议院还是投票废除了碳排放税。两年前,澳大利亚引入碳税。此后,该税就一直是激烈的政治角力的主题。例如,澳大利亚现任总理托尼·阿博特就曾一边“歃血为誓”承诺取消碳税,一边却反对废除碳税。气候谈判正处于关键阶段。而此时此刻,澳大利亚废除碳税的做法使得该国没有了迫使其履行减排义务的强制性机制。如此一来,要想实现在2000年基础上的2020年减排目标就难上加难。

碳税能够获得通过只是出于政治的需要。工党需要绿党的支持。而获得绿党支持的前提便是开征碳税。另一方面,废除碳税很有可能受到那些目睹近几年燃料价格上涨的普通民众以及企业和产业集团的欢迎。澳大利亚工商总会(ACCI)首席执行官凯特·贾内尔告诉美联社,碳税“的确影响了澳大利亚众多企业的竞争力,而且还推高了电价。”

阿博特政府的一些官员也评论说,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对降低碳排放的迫切性持怀疑态度。一位普通议员说道:“布里斯班多冷啊!”。而农业部长巴纳比·乔伊斯在质疑是否有必要采取气候行动时说道:“看看今天的天气,看看你穿的衣服,没人会觉得气温太高了。”

环保人士谴责废除碳税的举动是短视的政治行为。前气候变化部长黄英贤告诉英国卫报,废除碳税也就意味着“这个国家将会偏离正轨,与安全有效地应对气候变化渐行渐远。”澳大利亚政府解释说,取消碳税是因为其收效甚微,然而从碳排放数据来看,情况却并非如此。征收碳税的第一年,碳排放降低了0.8%,而东部沿海电力市场的排放降低了11%。

为取代碳税,澳大利亚政府出台了直接行动政策,该政策属于自愿性计划,为企业的减排措施提供资助,资助金额达25亿澳元(约145亿元),且上不封顶。虽然阿博特对该计划信心十足,但是他也表示,尽管澳大利亚似乎不太可能实现其5%的减排目标,但政府确实已无更多资金可用在该计划上了。同时,人们也不清楚碳排放的降低幅度到底会达到多少。而碳排放的降低幅度正是2015年将在巴黎举行的全球气候谈判的主要目标之一。

气候研究所执行主席约翰·康纳对《澳大利亚报》表示,他对这项直接行动计划持怀疑态度。他说:“有可能取代碳税的直接行动计划依赖于三个不稳定的因素:第一,受制于年度预算的政府资金;第二,排放限值对某些企业不具明确的约束力;第三,可再生能源目标受到影响。”

南亚气候变化行动网(CANSA)是南亚非政府环保组织旗下的一个组织,其负责人桑杰·瓦希特称,废除碳税还会向其他国家发出错误信号。他说:“澳大利亚此举给那些不想采取任何措施控制碳排放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实际上,发展中国家认为工业国家一边逃避减排行动,一边却要求贫穷国家停止发展。而今,废除碳税这一举措使得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信任危机愈发严重。而对明年将在巴黎召开的全球气候谈判而言,澳大利亚政府的这一举动无疑给是否能够达成有效的气候协议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翻译:孙超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