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碳计算:减排目标为何必须符合科学要求

不要被关于“改变”的虚华词藻蒙蔽。企业制定减排目标时,必须依据科学而非自身的需要。

Article image

通用汽车公司称其工厂碳排放预计减少20%。图片来源:Remko Tanis

要做负责任的企业,就应该制定温室气体减排目标。通用汽车公司称其工厂碳排放预计减少20%。富国银行宣布办公楼温室气体排放将减少35%。联合包裹服务公司的目标则是航班减排20%

这些跨国公司都注意到了气候变化的事实,正努力发挥自己的作用。尽管中美这两个碳排放大国尚未就减排目标达成一致,但一些企业似乎已开始行动。

遗憾的是,这样的企业还是少数。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企业制定减排目标时几乎都不以科学为依据。它们的减排计划并不能达到科学的要求,即把全球碳排放降低到足以避免危险的气候变化的水平。相反,企业制定减排目标似乎都是出于自身的考虑:企业能做到什么、付出什么,其他企业在做什么,甚至什么样的目标才能成为头条或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至今没有一家企业承诺在2021年前将碳排放减少23%。

不过,一些大公司确实在为控制气候变化尽自己的一份力量。非营利组织气候计数(Cllimate Counts)和可持续企业中心(Center for Sustainable Organizations)对100家跨国公司进行了分析,发现49家企业已开展减排工作,其目标与避免危险气候变化需要达到的目标一致。研究认为这49家企业的碳排放都在“可持续”的水平上,这听起来可能还不错。

不过该研究之所以选取这100家企业是因为它们自2005年起就开始记录自己的碳减排。换言之,它们是公开气候变化影响的先行者。可以很肯定地说,很多企业的表现远不及这100家。另外,正如世界上的主要大国要通力合作才能避免气候危机,大公司也是如此。49%的参与率不足以完成这项工作。

背景的重要性

然而,这些减排目标实际上是什么意思?气候计数的执行董事迈克·贝拉蒙特打了这样一个比方:

“不考虑背景就进行可持续方面的评估难免会片面。就像我跟妻子说,‘嗨,我吃的奶酪汉堡比去年少了五分之一’,但却没有告诉她,医生说我不能再吃奶酪汉堡了,否则40岁我可能会得冠心病。”

贝拉蒙特接受《卫报》采访时说:“企业应该根据科学研制定目标,而不是随意设定。”

为了解企业如何制定减排目标,我询问了气候计数分析排名垫底的几家企业,它们的反馈反映了很多问题。

一般情况下都很乐意谈论可持续领域工作的企业这次都表示不能作答。陶氏化学的发言人说:“企业目前正忙于与奥运会相关的工作,无法参与,非常遗憾”。宝洁的发言人在邮件中写道:“很遗憾,宝洁公司现在无法接受采访。” UPS也说:“非常遗憾,我们无法参与。”    

其他企业至少较乐於乐于提供信息。

摩森康胜环境、健康、安全和可持续部门总监尼尔·汤奇在邮件中说:

 “我们制定这个目标,是要利用好的经营方式和现有技术最大化地发挥企业潜力,同时更大胆地采用新技术。摩森康胜在与股东和整体经营相关的领域制定了自己的目标。”

通用汽车可持续部门的总监戴夫·塔劳斯卡斯说:

“制定目标时主要考虑了以下几个因素:首先,我们回顾了2000-2010年期间实现的减排计划,这个时期能源节省了49.5%,碳排放减少了45%。

随后,我们根据未来的项目计划以及10年发展计划中可能的新机遇,确定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我们的目标要求我们尽到最大努力并进行创新。”

富国银行负责环境事务的玛丽·文策尔说:

 “我们制定目标时,要模拟与经营相关的以及可以做到的事情,要与经营部门的领导层及团队成员、非政府组织、客户等公司内外的不同群体沟通,要了解科学要求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还要考虑到自身在管理碳足迹领域的领导者形象。”

为公平起见,在此有必要说明,这些企业的可持续项目不仅涉及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富国银行承诺2020年前拿出300亿美元支持有益于环境的项目,通用汽车为推广Volt电动车投入了巨大的市场资源。这些实际行动无疑比减排目标更有意义。

但事实上,这些企业的碳污染物排放目前还处于不可持续的水平,至少气候计数和可持续企业中心联合发布的分析做出了这样的评估

研究涉及的100家企业中,宝洁排在第90位,随后是通用汽车(92)、富国银行(93)、陶氏化学(95)、UPS(98)和摩森康胜(90)。排在最后十名的还有思科、花旗集团、康尼格拉、苏格兰皇家银行和威尔豪瑟。

排在前十名的则是欧特克、联合利华、礼来制药、佳能、欧莱雅、通用电气、利洁时、雅培、现代和道富银行。

缺少有力的测量标准

排名是根据一系列复杂的计算和估计做出的。可持续企业中心在特勒斯研究所帮助下制定的减排测量标准,是为在2100年前将大气中CO2浓度稳定在350 ppm而制定的。

一些企业也基于科学研究提出了制定目标的方法。英国电信公司开发了一套制定目标的方法,随后欧特克软件公司也于2009年公开发布了C-FACT方案(企业控制气候变化目标的财政支持方案)。

欧特克软件可持续部门的负责人艾玛·斯图尔特告诉我,她对一些电信公司的减排目标进行了非正式的调研,随后企业提出了这个方案。

她说:“当时我在寻找最好的做法,但那些制定目标的方案都没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也没有科学依据。”

五年后,还是没有什么进展——要知道,这些企业已经算得上可持续领域的领导者了。

正如马克·麦克尔罗伊所说:“现在测量、汇报可持续领域进展的好方案其实大多是不合格的,因为它们都没有考虑到社会和环境方面的因素。”

本文原刊载于卫报环境网络,经修编后刊出。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