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资本家呼吁“市场革命”

 “飞鱼星”组织的一份新报告对改革派资本家的努力表示赞许,认为其正在推动一种新的经济。

Article image
如果连资本家都开始呼吁“市场革命”,说明世界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WBCSD)会长彼得·贝克尔呼吁进行一场“资本主义革命”。他的意思是说,市场必须学会如何对多种形式的资本——包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和自然资本等——进行估价和管理。与他持有相似观点的商界领袖还有维珍集团的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保罗·波尔曼以及德国著名运动品牌彪马的前任总裁约亨·蔡茨。
 
我们的组织——飞鱼星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去年我们的“突破资本主义论坛”上,一个接一个的发言者强调的都是旧经济秩序的惰性,认为它已经成为阻碍必要系统变化的一个巨大桎梏。太阳能产业领袖之一的杰里米·莱格特警告道:“(现有)系统对潜在的威胁视而不见,”目前的秩序“在那些自杀性的问题上几乎完全功能失调”。
 
其他人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强调说,我们的经济心态和模式越来越像一个“全球性的集体自杀协议”。他说:“我们在自己的发展道路上布满地雷。我们烧掉了自己的通向繁荣之路。我们不计后果地迷信消费。”
 
日益增加的安全挑战
 
众所周知,联合国的总部设在纽约。2012年总统大选前夕,超级飓风“桑迪”袭击了美国东海岸,受灾最重的地方就是纽约城。随着风灾的巨大破坏显现出来,对“突破性改变”呼声最高的人之一就是纽约市长布隆伯格。
 
去年底的美国大选中,布隆伯格出人意料地对奥巴马表示支持。他在表态时警告说,“我们的气候正在变化,”并坚持认为“桑迪”“应该迫使所有当选的领导人立刻采取行动。”
 
与许多其他领导人不同,布隆伯格能够毫不犹豫地晒出自家取得的切实进展。他说:“我们全面的可持续性计划帮助纽约在短短五年内将碳足迹缩小16%,足足相当于消灭了两个西雅图的碳足迹。”
 
“在C40 城巿气候变化领导小组(一个由全世界最大城市组成的伙伴关系)的成员中,地方政府正在一些国家政府尚未涉足的领域采取行动。”
 
随着气候变化相关问题日益被列为安全挑战,包括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IC)在内的各情报机构都对系统性危机做出预言,与环保主义者在几十年前的预测如出一辙。其中,壳牌预言说,到2030年我们对水的需求将比今天增加30%,能源需求增加40%,食品需求增加50%。
 
NIC的结论是,同样到2030年,世界将“……变得与今天截然不同。届时,无论美国、中国还是其他大国,没有任何国家能够成为霸权国。人类个体权力的扩大,国家之间以及从国家到非正式沟通网络的权力扩散,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大大逆转1750年以来西方崛起的势头,亚洲将重新成为全球经济的重心,并且在国际和国内层面上引领一个‘民主化’的新时代。”
 
重启经济科学
 
上述趋势就是“飞鱼星”组织的新报告《突破:商界领袖,市场革命》今天出台的背景。这份报告凸显了第一波谋求突破的资本主义者们的努力。早期的突破行动试图破解我们许多挑战的系统属性,但许多仍然是试验性的、支离破碎的,还没有在关键的决策者眼中形成清晰的轮廓,这常常是因为它们还未能提供就业、收入和税收等方面的短期收益。更糟糕的是,这些正在形成的解决方法经常与现有方法形成激烈竞争,因为它们给现存商业模式造成威胁。
 
为了推动现在所需程度和规模的变化,突破资本主义者认为必须要有各种形式的系统变化,包括经济学和会计学中基础财务纪律的重新启动。
 
如果把金融比作一个经济体的命脉,经济学思想就是它的遗传密码。批评家们对经济学有各种戏称,从“沉闷的科学”(苏格兰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到“脑损伤”的一种形式(致力于可持续性的经济学家黑兹尔·亨德森,她告诉我们她经常把自己看作正常经济学家中间的“外星人”)。但是,纪律一直是资本主义成功的核心。
 
在2013年东京筑地鱼市场的第一次拍卖凸显了常规经济学的问题。就在这个许多海洋鱼类濒临灭亡边缘的时候,一条蓝鳍金枪鱼竟然卖出了创纪录的167万美元天价。获胜的竞拍者说他想要给自己的国家“一个促进”,但这样的价格对于已经濒危的金枪鱼种群来说实在意义复杂。
 
帕万·苏克德夫是努力重启经济科学的人士之一。在为联合国所做的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经济学研究中,他得出结论:单是每年在保护区投入的450亿美元所确保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传送就价值5万亿美元。
 
商界必须填补缺口
 
一旦人们从最初的恐慌中缓过神来,要推动分裂性的新政策和投资,大危机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时间了。这看起来似乎自相矛盾,但思科公司的首席气候变化经济学家迪米特里·增西里斯强调了这一点。他也是斯特恩爵士的英国政府气候变化经济顾问团队的负责人。
 
这个顾问团队得出结论说,气候变化将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市场失灵。实际还远不止于此,斯特恩爵士在今年初宣称自己错了,他如今总结的情形要比之前所想的更糟。我们正在滑向一个几乎无法想像的结果——全球气温上升4摄氏度。
 
“世界危在旦夕,”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会长、曾担任过物流企业TNT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的彼得·贝克尔强调说。由于政府常常不作为,如今问题就变成:商界是否能够开始用一种有效的方式来填补这个缺口?我们报告要传达的主要信息就是:最终,商界别无选择。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