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印尼投资热背后的土著居民和生态环境代价

森林保护人士汤姆•约翰逊解析,近来印尼总统的庞大投资计划以及为此可能付出的土著居民和生态环境代价。

Article image

由于森林滥伐,印尼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三大温室气体排放国,仅次于中国和美国。(大卫吉伯特/雨林行动联盟)

 

上个月,印尼总统发表的国际投资开放宣言无异于美国的“秀大腿”风潮。

在美国华尔街纽约证劵交易特别举办的一次活动中,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向云集的企业家们吹嘘印尼能向潜在投资者提供多么丰富的自然资源。

“你几乎能在印尼找到一切:油和天然气、煤炭、地热能、锡铜、镍、铝、铝土矿、铁、可可、咖啡。”苏西洛说道,“说到油,我们的油遍布四处,地下、海底,甚至在地上:棕榈油。”

印尼驻美大使贾拉尔在开幕式上笑称:“今天,印尼占领了华尔街。”当他的言论搏来一阵笑声的时候,在大厅外真正的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们正在示威游行,以纪念这一草根运动一周年纪念日。也许贾拉尔的这个讽刺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占领华尔街运动以松散的宣言反对民主公司化以及不公平的财富分配,在一定程度上和印尼的情况有共同之处。在印尼,金钱政治是主导,对大企业来说,利益优先于公平。

正当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发表该演讲时,这一金钱政治主导原则在远在1万英里之外的印尼婆罗洲(加里曼丹的旧称)得到了充分展示。西库泰摄政时期,两家棕榈油公司开设在被推土开辟的森林中,而这些森林属于穆阿拉•泰本地的达雅克•本那社区。伐木、开矿和种植公司在穆阿拉•泰的活动显然是一种自有资本主义。这是新自由主义的梦想。印尼农村推行的发展模式背后暗藏着一种理论,那就是大公司掌管大片土地将在当地造成滴漏效应。大公司会资助建设基础设施,在当地产生就业,带动社区自力更生,并将指引他们走上致富之路。

但是随着不规范的投资银行业务,印尼不规范的种植业发展成了灾难。在穆阿拉•泰,这些公司目前正在摧毁达雅克•本赖以生存的森林和农田,剥夺他们延续了几代人的土地。过去二十年,这种景象在印尼群岛各处村庄发生,像一个不断重演的噩梦,使数以千计的人流离失所、愈加贫困。

对于许多西方国家而言,全球经济危机是一个洗心革面的时刻。在这场危机中诞生了新一代运动人士,他们认识到到资本主义从根本上是腐败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一次体现。

穆阿拉•泰的达雅克•本那人则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进行直接的非暴力运动,来抵制征用他们的森林。如果得到支持的话,他们还可能胜利,从而维持他们的权利、生存和文化。长期来看,这个挑战落在政客肩上,比如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来改变引起这个问题的资本主义体制,并保证印尼自然资源的征用能使最贫穷的人受益。

做到这点并不需太多革命性的变化。单凭法律上认可印尼当地社区——例如达雅克•本那——的惯有土地权利,并保证他们受到公司的尊重,就能取得重大进展。2012年7月,一则联合国推荐过印尼这样的实例。该报告还建议印尼批准国际劳工组织169公约,此国际文件具有法律效应,能够保护当地人的权利。

苏西洛来纽约的三周前,印尼提交了对这些建议的回复。虽然印尼表示“支持推广和保护全世界原住民”,但却提出“不赞同在印尼使用联合国关于原住民权利声明中提到的‘原住民’概念”。

结论?印尼现在开放商业啦:快来参与投资吧(别担心那些讨厌的原住民)。

 

本文为汤姆•约翰逊的客座文章。汤姆•约翰逊为环境调查署(EIA)的一名森林运动人士。 

翻译:艾琳  吴芷菲      校对:张迎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