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柬埔寨森林保护人士死亡人数上升

Article image

腊塔纳基里省位于柬埔寨东北角的边境线上,与老挝和越南交界。该省是一块拥有宝矿山脉、红土地和硬木林的甜美荒野。就是在这片热带雨林中,人们发现了《高棉日报》记者恒·塞雷·奥德姆(Hang Serei Oudom)的尸体,他被塞在汽车行李箱中,脑袋被斧子击伤。

恒·塞雷·奥德姆是去调查非法采木的。非法采木获利颇丰但很危险,过去二十年里柬埔寨曾经的茂密丛林被剥去了将近三分之一。这位44岁记者在周日晚上离开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在此前他写的一篇报道里,他指控了一位很有权势的军官的儿子利用挂有军队牌照的车进行非法木材走私。一个军方警察涉嫌与他的死有关,已经被逮捕。

中外对话报道说,这位记者是柬埔寨卷入战争死亡之地的最新一例伤亡事件。今年年初,环境活动家楚·伍迪被枪杀在他的车轮子边,当时他也在调查非法采木。根据全球见证组织的消息,环境活动家在过去十年里每周都会有一人因为自身工作原因而被杀害。

来自国际环境与发展学会的麦克·萨拉汗(Mike Shanahan)在纽约时报的地球一点(Dot Earth)环境博客里写了一篇优秀的文章,他意味深长地指出:把环境活动家的死亡看作个人的悲剧的必要性,从更宽泛的角度去看待他们死亡的必要性:这事关政府、军队、市场、美国和中国还有其他地区的消费者。诸如恒·塞雷·奥德姆与楚·伍迪的人们牺牲了生命揭露这些罪行,而这些罪行的同谋者和其所牵连的受害者一样多。

萨拉汗写道:“现在全世界的记者要做的是,携起手来加入这个行列。因为事关人命的事情,例如一片热带森林,常常能和西方国家的银行里存放的支票联系起来,或者和位于中国或芝加哥主干道上的商店所购入的奢侈硬木联系起来。”

“当一位记者身亡而再无法讲故事的时候,这个故事就会显得与众不同而获得读者的青睐。而当这个故事是关于金钱和自然资源流通,这些流通让强势的人富有、却置穷人于险境的时候,那么它不费吹灰之力便足以触动我们的神经。”

图片来自Flickr,Ethan Crowley供图

 

翻译:田野  校对:张迎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