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德里雾霾“红警”映射出全球气候行动的失败

发达国家如果继续不作为,那么低收入国家将继续在燃煤电厂健康代价和经济发展刚需间疲于奔命,奥梅尔•艾哈迈德写道。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Subrata Biswas/Greenpeace

由于空气污染严重,德里采取了类似北京空气污染红色预警的强干预手段,包括学校停课。但解决空气污染问题的明确方案却尚未产生,各地方政府彼此之间,以及地方与中央政府机构之间还在相互指责。

印度环境部长哈什·瓦尔丹建议居民不要恐慌,并表示政府已经制定了分级预警行动计划。但该计划据称已经实施了12个月之久,却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德里的空气污染却还是跟去年一样糟糕。

解决德里的空气污染问题有一个显而易见但却成本很高的办法。印度北部地区高达90%的空气污染是由于邻近的旁遮普邦和哈里亚纳邦的农民焚烧秸秆所致。印度政府已经制定出了解决计划,但由于相关各邦无法就4.6亿美元的成本如何分担达成一致意见,该计划也就随之破产。

政府已经在气候变化适应问题上花费了大量资金。一项研究表明, 2013-2014财年印度在这个问题上共花费了918亿美元,预计到2030年该数字将增至3600亿美元。



10月20日NASA的卫星图片显示了,大面积的焚烧秸秆所产生的污染围绕着德里。(Image: NASA)

直接损失

2016年,据非政府组织“
德国观察”(Germanwatch)估计,极端天气事件造成印度基础设施直接损失高达210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其GDP总量的1%,并与印度的全年卫生预算不相上下。

因此,德里的雾霾让我们看到了气候变化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了怎样深重的影响,而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发达国家的历史碳排放造成的。

像印度这样的国家在处理这些问题时,承受着巨大损失和费用,从而无法将资金用于那些简单易行但却成本很高的解决方案,这样一来,反而产生了巨大的碳排放。印度人焚烧农作物将不可避免地增加大气中的碳浓度,进而加剧了全世界共同面临的气候变化问题。

问题更严重的是,那些为了保护自己而不得不应对此类问题的国家还必须要提高国内生产总值。在今年波恩气候谈判召开之前专为印度记者举行的一次信息发布会上,德国驻印度大使馆经济、环境和城市发展参赞托马斯·哈格贝克介绍了德国的低碳转型战略。他强调,化石能源转型并不是没有成本的,而且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德国的人均GDP近42000美元,而印度仅为1850美元。因此,作为仅次于中国、美国和欧盟的第四大碳排放国,印度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可能会采用那些简单易行、价格低廉的技术来提高国内生产总值,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适应气候变化
的成本太高。如此一来,燃煤电厂仍是亚洲能源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也就不足为奇了。

是时候为污染“买单”了

环境污染具有扩散性和长期性,而且众所周知也是未纳入经济核算的主要成本之一。但现在是时候该为此“买单”了。同前几代人相比,现在这一代人是一千年以来首次出现平均寿命缩短的一代。我们的孩子正在为此付出代价,这很大程度上是空气污染造成的。

从今年波恩气候谈判开幕的那一刻起,有关发达国家应如何履行对发展中国家的义务,弥补后者因气候变化而承担的成本和损失的议题,为大会的进程蒙上了一层阴影。

德里的雾霾与全球大背景息息相关,如果没有一个全球性解决方案,德里的雾霾也无法消散。从长远来看,发达国家拒绝讨论这一问题损害的将是我们所有人。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印度气候对话
 

翻译:于柏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