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亚马逊原住民:誓与森林共存亡

来自南美的原住民领袖在伦敦抗议企业对森林的侵蚀,而NGO报告显示,全球气候资金中只有2%被用来保护森林。

Article image

森林作为巴黎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只获得了1%的气候专项资金。图片来源:Guardians of the Forest

星期三,一支由土著领袖组成的队伍沿着伦敦的白厅街肃穆无声地行进,抗议对其土地的野蛮破坏和对其人民的迫害。

很多人都举着标语牌,上面贴着被害家人和同胞的照片,另一些人拿着当地森林中灭绝鸟兽的海报,还有的人则焚烧鼠尾草,这被视为一种净化行为。

这场游行由来自巴西、法属圭亚那、巴拿马和印度尼西亚的土著领袖们主导。他们乘坐大巴在欧洲各地巡游,为的是在11月6日召开的波恩联合国气候峰会之前把自己的信息传达出去。

在英国皇家学会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土著领袖们呼吁各国政府及其公民支持停止对全世界土著人的杀害和犯罪行为,停止掠夺土地权和破坏土著领地。他们还呼吁将更多的气候资金用于保护森林,因为这是地球上储存碳排放、应对气候变化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如果今天仍然有森林耸立在那里,是因为我们还活着。”亚马逊流域土著协调组织(COICA)的总协调员索尼娅
·瓜加迦拉说,“我们正遭到农业综合企业利得者的野蛮攻击,而这一模式的发源地正是英国。”

她说:“如果没有森林的话,任何经济都无法生存。”

根据“全球见证”的报告《
危险之地》,去年有200位环境保护者被杀,其中50位来自巴西。

瓜加迦拉说:“我们躲避枪手的子弹,通过我们的精神力量来维持自己的文化,但他们却要毁掉我们周围所有生命。”她来自马拉尼昂州的瓜加迦拉部落,这是巴西最大的土著群体。

今年八月,巴西总统特梅尔废除了亚马逊地区的国家铜矿及其他矿物保护区(RENCA)(一片4.7万公顷的受保护雨林),并向采矿行业开放,引发环保主义者的激烈抗议。他们指控巴西政府以牺牲巴西的环境为代价,出售能源和采矿合约,换取金融投资。

一些项目涉及中国企业,如亚马逊河一条主要支流上的贝卢蒙蒂水电站大坝。2015年,该水电站的水库泛滥造成2万人被迫迁移。此外还有让与世隔绝的部落面临失去家园危险的洲际铁路项目。

瓜加迦拉将米纳斯吉拉斯州的萨马科溃坝事故称为“生态灭绝罪行”。该事故造成19人死亡,毁掉了沿河居民的生计。她还提到伯南布哥州正在发生的由土地争议和废止土著权利而引发的警方暴力袭击事件。

她呼吁欧盟和各国政府支持对那些毁坏森林、污染河流和海洋的企业进行制裁。

她说:“未经人们同意就推进建设计划,然后再挂上清洁能源的旗号出售。那些火烧森林者必须因反人道而受到惩罚。”


资金缺口

就在土著领袖游行的同时,环保团体“气候焦点”与“纽约森林宣言进展”发布了一份新的有关森林融资的
报告。后者是一个由15家非盈利机构组成的联盟,呼吁在2030年之前停止天然林面积缩减

报告指出,2010年以来各国政府和多边贷款机构提供的气候资金中只有2%被用来保护森林。另一方面,要实现控制全球温升2摄氏度以内的巴黎气候目标,必须减缓气候变化,而森林对减缓的贡献率则可多达三成。

“气候焦点”的土地利用高级顾问弗朗西斯卡
·豪普特说,在硬木、大豆、棕榈油、黄金、汽油、水电和工业化农业生产的驱动下,全球毁林在2015年和2016年再创新高,造成了“毁林速度大幅加剧”。

该报告还指出,2010年以来全球对农业和土地开发的投资高达7770亿美元,相比之下用于遏制毁林的只有微不足道的200亿美元。

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的克莱尔
·沙克亚说,只有不足10%的气候资金最终能够到达这些社区的第一线。

非政府组织“权利与资源”的战略分析和全球参与主管阿兰·弗雷切特说,事实证明由社区保护的森林毁林率更低、碳储存率更高。

社区森林所封存的碳平均比其他森林高出36%,而毁林率则只有其十一分之一。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