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Blog

打击非法捕捞须下重手

目前的法规和执法力度远远不够覆盖辽阔的海洋,欧盟政策顾问呼吁加强执法和海产品追溯体系。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Jiri Rezac

有研究结果显示,在非洲和南亚某些地方捕捞的鱼中,每三条就有一条是非法捕捞的,而全球每年的渔获中非法捕捞的比例约为15%到30%。非法捕猎不仅让我们的海洋资源枯竭,让当地依赖渔业为生的社区陷入贫困,渔民背井离乡,还夹带了贩卖人口和侵犯人权的风险。

欧洲和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海产市场,有义务对此采取行动。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称,目前欧洲是最大的海产进口地,中国有望在未来几年中超过它。中国也是最大的海产生产国之一,拥有全世界约20%的渔船,因此可以在打击非法捕捞活动方面发挥重大作用。

最近欧盟组织的“我们的海洋”会议在马耳他举办,我们在会上采访了海洋环境保护组织的欧洲政策和咨询主管玛丽娜·何塞·考纳克斯。

考纳克斯是主张打击非法、不报告和不管制(IUU)捕捞的先锋人物,并且致力于推动欧盟制定新的策略遏制此类行为。

本访谈内容经过摘编。



夏洛婷:打击IUU捕捞面临哪些重大挑战?

玛丽娜·何塞·考纳克斯(以下简称考纳克斯):我们面临的主要挑战首先是得组织国际合作,其次是将这些承诺变成实际行动。

打击全球IUU捕捞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控制渔船。控制渔船的第一步是控制船旗国(即渔船的登记国),比如我们不可能让挂着内陆国蒙古国旗的渔船在争议海域打鱼。

第二个方面是控制市场。欧盟、日本和中国是全球三大主要海产市场,这三个国家之间应该搁置争议,与美国一起达成一个协议,确保所有跨境运输的船只都是合法的,并且其产品来源和捕捞运输操作也完全是合法的和可持续的。

这一重大挑战需要通过很多法规来应对,首先就是要实现海产品的可追溯性,其次要对捕捞船只进行全面的管控。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如果合法的渔获没有市场,就没有存在的理由。

夏洛婷:在透明度方面,您说欧洲有一个公开的数据库,其中登记了所有进入欧洲市场的渔获信息。您能对透明度的必要性和这个数据库在这方面的贡献做一个更详细的阐释吗?

考纳克斯:要消灭IUU捕捞,透明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简单一点来说,由于捕捞活动之繁之广,要逐一解决非法捕捞案件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需要确切地知道这场游戏中规矩的玩家都有哪些,谁是合法的捕捞者、他们在哪里作业、捕捞对象是什么以及如何捕捞。

我们需要针对渔业企业与东道国之间签署的私下协议建立一个监管框架,并将其作为遏制贿赂、腐败和其他日常不正当行为的关键武器。无论对打击非法捕捞还是渔业的可持续管理来说,透明度和公开的数据都是一个重要工具。

夏洛婷:作为蓝色经济宏伟蓝图的一部分,中国在“十三五”规划期间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海洋发展战略。中国旅游和渔业部门发展已经延伸到了南极和南大洋,并计划通过发展深海捕捞来减轻近海渔业资源的压力。您认为中国从国际合作和国内政策上可以为解决非法捕捞问题做些什么?

考纳克斯:首先,要建立起一个属于21世纪的行业,中国就必须采纳并落实21世纪的标准。对渔业而言,这意味着要保证对所有渔船的完全控制,无论它们在哪里捕鱼,无论船上挂的是哪国国旗。中国的渔船不仅挂中国国旗,还有巴拿马和伯利兹等国的国旗。这些国家都应负起责任。

中国也必须和所有其他国家一样,注意那些从事IUU捕捞的国民。我们可以“顺藤摸瓜”,非法捕捞活动的责任不在于某条渔船,而在于其背后的企业。一些中国内陆企业就在全球从事着IUU捕捞活动。因此,要推进打击非法捕捞活动并取得成效,就要针对这些从非法活动中获益的企业,建立一个强大的制裁体系,这是至关重要的。

第三方面是最关键的,关系到中国在市场中发挥的作用以及中国不断增加的海产品消费。中国不仅在渔船数量上是超级大国,也是海产进口的超级大国。所有企业都瞄准中国市场,意味着该国在确保进口海产的合法性和可持续性上肩负着重要责任。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