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假如北京的水清纯了

北京的水污染很严重。但是,吕洞庭说,假如北京的水清了,城市居民的“亲水”本能都得到释放,那么河流与水可能受到比污染更严重的迫害。

Article image

人多势众的取水客和钓鱼迷

北京有一些景点现在仍有泉水冒出,这些从地底涌出的神圣之水引发了周围居民的争夺战。他们把家里的各种大型塑料桶备足,腾出专门的时间到泉水边接水,用于饮用和做饭。

北京的八大处公园香山植物园、京东大峡谷、凤凰岭、红螺寺等地,都有这样的“逐水族”争夺神圣的水源。北京市政府在各个水源边贴出公示“不许私自取水”,但没起到任何作用。

钓鱼人比取水人的数量还要庞大得多。从北京南站,有一趟车在清晨六点多开出,在起始站和接下来的丰台站,都会有许多钓鱼迷上车。他们携带着出户外钓鱼所需要的一切辎重,包括马扎、鱼竿、装鱼的网桶等。他们去的地方,是永定河三家店水库以上、官厅水库以下的几个水库。三家店水库是永定河有水的最后一座水库,把水引向北京的永定河引水渠的渠首就在这个水库。

钓鱼迷们往往都互相认识。这些原始身份各异、年龄也参差不齐的人,把他们的鱼竿探遍了几乎北京所有有水的地方。所有有水的地方,人们一定会看到鱼竿,看到旁边在风中安坐着的沉默的钓鱼者。

之所以说“有水的地方”是有根据的,北京城区内的河流,绝大多数地方都仍旧污臭,像护城河,只能靠死水、再生水和雨水来维系其景观。其他的河流,不是身中剧毒而生命垂危,就是“营养过剩”而步履沉重。但不管是什么样的河边,都有钓鱼者安然下钩垂钓。

我每一次都要问:他们钓鱼是为了什么?为了吃?不可能。为了修身养性?似乎也尴尬:坐在臭水河边,用鱼饵诱鱼上钩的办法,与中国传统文化思维的修身养性术似乎都不太合拍。那这些钓鱼迷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生命有个寄托?

北京还有一批“网鱼派”,任何一条河流,只要水浅一点,挽起裤脚就可以下水时,他们就会从家里找出挂网、沾网,或者一切可能在水里网上鱼的用具,想尽一切办法把水里的鱼打捞起来。北京也有人玩电鱼,他们骑着摩托车,带着电鱼器,穿着水裤,到处去电鱼。   

根据北京市水务局2007年2月初的宣布,北京市的污水处理率已经达到90%,提前一年达到“奥运水环境目标”。但实地考察之后,你会发现,北京的水环境并不乐观,缺水、水脏、下游缺少湿地,仍旧是北京水之困。但就是这样水环境,就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人痴迷于各种猎鱼之乐。

不听劝阻的野泳者

北京有一批自我认同感非常好的野泳者,任何有心人在白天的任何时间,在玉渊潭、长河、昆玉河、什刹海、昆明湖等地都能看到他们。   

玉渊潭的水与昆明湖是相通的,而昆明湖就是京密引水渠的终点。20世纪60年代,修京密引水渠时,由于一些水厂在玉渊潭旁边,因此,专门在计划外修建了昆玉河,以把昆明湖的水通过明渠引到水厂旁边。

玉渊潭的水质在北京的公园里算是好的,玉渊潭公园也因此成为野泳者最常去的地方。在野泳者比较多的地点,公园管理部门立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自1996年以来这里已经有96人因为游泳而丢失性命。然而,牌子旁边,游泳者们依然笑声朗朗、歌声阵阵。他们还从家里带了一大桶水,以便游泳之后冲净身体。  

“什刹海”所在的“六海”(南海、中海、北海、前海、后海、西海)地区自元朝起,就与北京的都城命运极度相关。近年来,由于发展酒吧业,什刹海更是精心地保证它的水质:一是尽量治污,二是尽量引进新鲜的水。新鲜的水就从长河慢慢地流来。现在的长河,与昆玉河是交汇的,因此,昆玉河的水能够时常对其进行些补给。在什刹海里游泳的人,也从未间断,不管是冬泳、春泳、秋泳还是夏泳。有时候也会出现窒息和溺亡事件,有时候也有人对此皱眉头,但这都挡不住野泳者的热情。

长河在流经西直门时,呈“几” 字型,因此这一段也被称为“转河”。每天转河附近也会有人来游泳。东南护城河的水质虽然一般,可野泳者依然乐此不疲。对于北京的野泳爱好者来说,天气、水质、周围人的不解,都无法阻挡他们的乐趣。

有时候,北京的水脏有个好处,至少让很多有亲水意愿的人,因为厌恶肮脏而远离了河流。假如北京的水变清了,2000多万人都可以在自然界中亲水、戏水的时候,城市内部、周边这些河流的身体,能在拐过第几个弯时,不至于受伤而死?

日益兴旺的鱼虫捕捞业

 

北京的污水排放带动了一个新兴产业:鱼虫捕捞和鱼虫养殖。鱼虫是一种红色的小虫子,家里养鱼的人往往买这种虫子来喂养在缸中游动的精灵。有些人,住处不远就是肮脏的河流,河流越肮脏,鱼虫长得越好。因此,他们会备个兜网,只需把网放入河中捞上几捞,就可以捕到足够自家用的鱼虫。另有一些专门养鱼卖的人,他们会穿上水裤,用整整一天的时间,到河里捞鱼虫。

凉水河原本是北京另一条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流的自然河流,近年也成了北京的重要排污沟。这条河流出南四环外的小红门污水处理厂之后,由于两岸仍旧有大量的污水未经处理就排入,所以河水越来越脏。但这样正好支撑了鱼虫的养殖业。有人专门在河里捞鱼虫,然后于某个“河心岛”上挖出一块小塘,把鱼虫在里面豢养,鱼虫贩子专门来收购这样的鱼虫,把它运回城区的鱼市场批发给销售商。    

假如北京的水清纯了,现在正兴旺的鱼虫产业,想来也就要萎缩了。

如果北京的水真的变清了,纯了,河流变得有生气了,北京的水体上,会有多少人对其进行更加残酷的伤害呢?每个人都有亲水的本能,每个人都希望河湖和好水能像滋养身体那样滋养心灵。亲水本身没有罪过,有罪的是污染。因此,假如北京的水清纯了,居民可能要压抑与生俱来的“亲水冲动”,或者改变亲水的方式才能真正保持水的清纯。
 

 
 
 

作者:吕洞庭,驻北京记者。

首页图片由Doncorleo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翻译

中外对话的翻译政策要求尽可能的维护英汉文字间的对应关系。但是,你会经常发现题目和通栏标题存在翻译的不对应现象。这是因为我们把题目和通栏标题看作风格类问题(例如,中国新闻界倾向于使用较长的通栏标题)。除此之外,如果您有意指出文中存在的任何翻译错误,欢迎联系[email protected]

山姆(中外对话)

Re: translation

It is our translation policy on chinadialogue to try to maintain as close a relationship as possible between the Chinese and the English text. However, you will often see discrepancies in the translations of the titles and cross-headings. This is because we regard titles and cross-headings as more a matter of style (Chinese journalism tends to use much longer cross-headings, for instance). Other than these divergences, if there are any particular translation issues in the text that you'd like to raise with us, please contact [email protected] - Sam (chinadialo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