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政企角力考验中国锰矿整合

中国锰矿开采的安全和污染问题使得锰矿资源的整合势在必行。但这一整合受到了矿主们的抵触。渝华对此从重庆发来了报道。

Article image

2007年1月19日,国土资源部发展改革委等九部委联合公布的《对矿产资源开发进行整合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规定,2008年年底前,中国将对全国矿产资源开发企业完成整合,“一个矿区将只设一个采矿权”。

鉴于此刚性规定,采矿企业势必要通过多种形式进行重组,对矿产资源等生产要素进行重新整合,锰矿资源的整合就在其列。然而事实表明,中国矿的整合正面临着政企间的角力。

中国政府急需改变锰矿的尴尬局面

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自治县和湖南花垣县、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被称为中国的“锰三角”,三县已探明锰矿储量合计高达8000多万吨,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锰矿石和电解锰生产基地。而锰矿生产也成为三县的支柱产业,近几年三县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来自锰业。

资料显示:锰是重要的炼钢原料,锰产量的90%至95%用于钢铁工业,其用途主要是作为炼铁和炼钢过程中的脱氧剂和脱硫剂,以及用来制造合金。

由于锰矿的生产集中度差,技术水平较弱,2006年中国成品锰矿产量仅在500万吨左右,而且今后产量也不可能大幅度增长。但近年来,受中国钢铁工业发展的拉动,中国对锰的需求量快速增长,锰矿进口量和价格随之猛增。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锰矿进口国。

基于以上现象,中国政府迫切希望改变这一尴尬局面。此时,有着“世界锰都”之誉的重庆市秀山县就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调查发现,秀山县锰矿开采最疯狂之时,曾有90余家开采企业。锰矿开采虽然为当地政府带来了巨额的财政收入,也催生了一大批抽“大熊猫”(一种高档香烟,折合约20美元/盒)的矿主,但其粗放型的产业模式一度为世人所诟病,不仅造成资源的浪费,还对当地环境造成了巨大破坏,开采安全事故时有发生。

据秀山县富化矿业公司总经理肖友富回忆,早年秀山为了招商引资,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开采矿业,在没有相关规范的情况下,造成了锰矿开采混乱的局面。

“矿产整合是必须做的,矿主抵触也是预料中的。”秀山县国土资源管理局副局长艾大亮担忧地说,秀山县45家锰矿将关闭10家,整合过程将异常艰苦。

开采企业缘何拒绝整合?

 “对于矿区林立的开采厂而言,整合就意味资源的重新分配,在这一过程中,必然有矿主遭受损失,也必然有新生巨头为收编企业的遗留问题买单。”艾大亮认为,这是矿主们抵触整合的主要原因。

国家环保总局2005年对“锰三角”进行的现场检查显示,这一地区13家企业所排废水中六价铬、总锰和氨氮全部超标,最高分别超标180倍和30倍。

湖南省花垣县团结镇长新村村民黄怀忠的记忆中,锰矿疯狂开采留下的后遗症是,“光着脚在河边走一趟,脚就会痒。”2005年8月,中国领导人对湖南、贵州、重庆“锰三角”污染提出要求,“深入调研,提出治理方案”。2006年3月环保总局和监察部着手集中整治。

至今,“锰三角”地区41家电解锰企业中1家污染严重、整治无望的企业已被取缔,30家企业被停产治理,10家企业被限期治理。三县电解锰企业污染整治共投入治理资金21913万元。

锰矿业先天的发育不良,同样为秀山留下了后患。肖友富称,许多小锰矿在利益驱使下私挖乱采,早期的安全和环保投入严重不足。

“我兼并了别人的锰矿,就要对其采矿作业的安全负责,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兼并他们,我就要为他们埋下来的不安全因素买单,”肖友富说,“一旦出了问题,第一个进看守所的就是拥有采矿权的老板,晚上我还能睡得着觉吗?”

鉴于此,肖友富强烈要求“维持现状”。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是,锰矿非常分散,有的相隔几十公里,同处一个锰矿区的锰矿并非连在一起,“东山一个,西山一个,怎么能给它们一个采矿权?”

艾大亮说,由于安全管理制度的“不兼容”,每个矿主都有自己的利益考量。

据了解,目前秀山锰矿开采总设计能力为163万吨,2006年实际开采量为124万吨。主要分布在五个片区。在秀山的锰矿企业中,最大的设计开采量为9万吨,而绝大部份开采能力都是在3万吨。规模相当,谁会承认自己最小?谁又敢说我最大?

“如果要兼并我的厂子,我说什么也不同意。”一位矿主毅然决然地说。同时他也深知,以他的实力去兼并别人也不可能。

如何结束“各自为战”的无序开矿?

“整合当中的困难是有的,但不管怎样,肯定会按照整合的原则去做,”秀山县锰矿办负责人说,国务院出台意见的目的就是要结束“各自为战”的无序开采。

收到意见两个多月,秀山县政府一直就整合锰矿资源问题在官方层面进行讨论。原因是按此整合思路,势必断送秀山众多锰矿老板的财路,“担心锰矿老板的情绪反弹。

肖友富的想法较为折中:“如果整合是情非得已,而又得保住大部分的锰矿企业,我的想法是,让每个片区的锰矿企业出资组建成一个公司,拿到采矿证后,再把这些锰矿‘打包成分矿’,这样,就解决了其他锰矿拿不采矿权被关停的可能。”

事实上,肖友富提到的“一证多开”在秀山并非没有先例。在秀山县的锰矿企业中,就有一家锰矿老板名下挂靠有四家锰矿。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如果一个锰矿要交纳40万的风险抵押金,那么拥有采矿证的矿主可以让所辖的四个矿各自承担10万,而自己分文不出。(完)

 

渝华,驻重庆记者。

首页图片Chihsun Tsai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肖友富的建议

我不同意肖友富“一证多开”的建议。这个事件的中心在于解决和控制开采中的安全和污染问题,而这种方法对于解决问题几乎是无效的。当地政府必须勇敢面对矿主的愤怒,这可能使他们树敌,但将是值得的——为了当地居民和矿工的健康。

Xiao's suggestion

I don't agree with Xiao's suggestion - to set up a single firm to co-ordinate a whole bunch of smaller enterprises that all operate under a single permit. It sounds like an inefficient process which would be difficult to manage and would do little to control the safety and pollution risks that are at the heart of this matter. The local government has to be brave in facing the wrath of local bosses, it may make enemies of them, but it will be worth it - for the health of locals and workers in the mine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关键是政府的决心

中国政府如此强大的控制力,如果下定决心,我想此事并不难办。

The key is the government's resolut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enough power that when its resolution is firm, I don't think it is hard to get things d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