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野生动物巡护员频繁丧生亟需社会关注

很少有人知道,每年有超过100名野生动物巡护员殉职,他们和他们的家庭急需援助。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The Kenya Wildlife Service

我们围坐在篝火旁,来自马拉维的森林巡护员吉尔伐斯缓缓撩起自己的头发,露出一道20厘米长的伤疤。这道疤是被大砍刀砍的,差点要了他的命。是偷猎者干的,吉尔伐斯告诉我。

13年前,我在澳大利亚最南端的国家公园参加一场国际巡护员会议时,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刚果金)的巡护员亚博格·米林迪向我展示了一张5年前拍摄的照片,上面都是他的同事,有30来个人,面带微笑,像是球队合影一样一排排站着。其中6个人的头被红笔圈着,照片上的其他人都已不在人世。

我倍感震惊。如此极端的暴力行为正在威胁着我全球各地的同事和朋友们,我竟全然不知?作为一个巡护员,我深知野生物保护工作的危险性,但我并不知道他们到底身处怎样致命的险境。这是一场战争。

在那以后,我创立
绿色前线基金会,为这些勇敢的巡护员和他们的家庭提供帮助,并通过基金会与6个大洲的巡护员们展开合作。他们的风趣幽默、无私奉献和低调谦逊一直深深激励着我。

我也开始了解到,每周都有两到三位巡护员因公殉职,去年的殉职人数为112人;过去10年间则有超过1000人罹难。这些殉职的人员中约有65%至70%是为了保护人类共同的财产而惨遭偷猎者杀害的。

我看过太多巡护员被杀害的报告和图像,有时候不得不在情感上麻痹自己。但它们时不时地在我脑海中闪现,让我忍不住暗自流泪。殉职的人中有的是我曾经的同事,甚至还有把我从偷猎者和民兵枪口下救下的恩人,但这笔人情债我永远也还不上了。

2008年,我的车在刚果(金)遭遇五名武装分子的伏击,当时一位名叫韦南的巡护员和他的15位同事护送我安全离开。但就在我离开后两周,同一批武装分子共50人截停了一辆开往集市的车。车上共有20人,其中包括巡护员和他们的家属。民兵没有提要求,也没有问问题,直接开火,导致多人受伤,一位巡护员的妻女惨遭杀害。今年,韦南也死于武装叛乱分子的枪下。

野生动物保护已经不再是阻止贫困村民偷猎那么简单。据估计,目前非法野生动物犯罪的年均市场规模超过
200亿美元(约1370亿元人民币),是仅次于毒品、枪支和人口贩卖的第四大非法贸易。巡护员面对的是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和麻木不仁的武装分子。叛乱分子大多把偷猎视为资金来源,现在有报告显示,恐怖组织也是如此

偷猎盗伐者还对巡护员威逼利诱。曾经有木材盗伐者企图贿赂巴基斯坦山区的社区巡护员穆罕默德·阿克兰。盗伐者给的钱几乎是阿克兰半年的薪水,但他拒绝了,他告诉盗伐者,这不是钱的问题,他的职责就是保护这片森林。偷猎者端着AK47,向阿克兰连开6枪,发现他还没死就把他的头砍了下来。

这位全家挤在一个帐篷里的谦逊可敬的巡护员,为野生动植物保护事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如果你觉得这故事过于令人震惊,读不下去,我理解,但了解巡护员们的故事是对他们最起码的尊重。

我最难忘的是赞比亚巡护员埃斯纳特·庞迪的故事。埃斯纳特和同事一起逮捕两名偷猎者时,遭到潜伏在灌木中第三名偷猎者的攻击。同事被当场砍死,埃斯纳特拼命奔逃,但偷猎者一路尾随最终将她杀害。埃斯纳特留下了5个孩子,最小的3岁,最大的不过15岁。

我想,光是韦南、阿克兰、埃斯纳特的遭遇就足以让这篇文章沉重不已。但每周还有更多的巡护员殉职,为的就是完成自己的工作,并且不辜负全世界的重托: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我们弥足珍贵的野生环境。

就在本周,我又收到了一封邮件,里面是一名巡护员在喀麦隆开展反偷猎巡逻时
被枪杀的图片。安息吧巡护员恩戈恩戈,我们会照顾你的家人。

他们所作出的牺牲值得我们关注。但不论悲剧还是鼓舞人心的正面故事,在西方媒体的报道中都几乎找不到。

如果国家每年失去100位士兵,人们就会称之为战争,大肆报道。这是一场自然保卫战,战场上的男男女女们缺乏资源、训练和装备,却仍默默坚守阵地。

这些不知疲倦的战士们每天命悬一线,只为保卫这个星球。是时候了,让我们站到他们身边,给予他们应得的支持、认可和尊重。他们正在为了全人类而战。



如有意向帮助巡护员和他们的家庭,请访问绿色前线基金会
网站

英文原文首发于《卫报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