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大小水电面临不同命运

“十三五”期间,中国仍将大力发展大水电项目,但西南地区的小水电发展却面临重重阻力。

Article image

云南小蓬祖水电站。图片来源:baike

在弃水问题引发的担忧中,中国《水电发展“十三五”规划》在2016年底发布,为2020年之前的中国水电发展定调。规划提出“十三五”期间建设六大水电基地,增加“西电东送”规模。但中小水电却遭遇截然不同的命运,规划提出严格控制中小流域、中小水电开发。

严控中小水电

云南和四川是中国西南部的水电大省,处于几条亚洲大河的中上游:别名金沙江的长江上游流经四川,而云南西部的崇山峻岭中,中南半岛最重要的河流澜沧江(湄公河)和怒江(萨尔温江)沿着几乎平行的方向奔流。

早在2016年7月,云南省就表示,原则上不再开发建设25万千瓦以下的中小水电站,已建成的中小水电站不再扩容。四川省紧随其后,于10月发文,明确到2020年,除特别用途的中型(5万千瓦至30万千瓦)水电项目外,其余暂停核准;小型(5万千瓦以下)水电项目全面停止核准建设。

多位专家告诉中外对话,叫停中小水电,根本原因还是经济问题。水电送不出去,弃水问题难以解决。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告诉中外对话:“叫停增量恰恰可以保护存量。”弃水是指原本应经过机组用来发电的水流不用于发电而白白流走。

云南民间组织绿色流域负责人于晓刚告诉中外对话,云南小水电资源基本开发完毕,剩下的就是不适宜开发的。“再加上小水电本身的技术问题,电网公司不愿意专门为小水电建输电线路,发了电也上不了网,送不出去。”他说,“过去投资10年就能收回成本的,现在一般要20年。当地政府在招商引资时许下的营利空间大大降低。”

但上述专家都认为,小水电对环境影响较小,如能引导得当,可以帮助贫困偏远地区发展。这一点也在“十三五”水电规划中得到体现。规划提出“支持离网缺电贫困地区开展小水电扶贫开发工作”,而开发程度较高的东、中部地区原则上不再开发中小水电,弃水严重的四川、云南两省,除水电扶贫工程外,暂停小水电和无调节性能的中型水电开发。

发展大水电

四川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队总工程师范晓告诉中外对话,两省叫停小水电,对于中国水电发展来说无足轻重,因为大水电才是重头戏。

中国是世界第一水电大国。其中,西南地区的四川、云南、西藏三个省份所拥有的水能资源共占到全国80%以上。《
水电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在这些地区要以重大项目为重点,推进长江上游、黄河上游、乌江、雅砻江、大渡河等六大型水电基地开发,总装机要达到1亿千瓦。

不仅是《水电发展“十三五”规划》,包括2016年年初出台的中国“十三五”规划11月17日通过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国家能源局的《2016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也在鼓励水电基地重大项目建设。

弃水严重

但事实上,除西藏尚待开发外,四川、云南大规模开发后现已出现严重弃水情况。

国家能源局四川办公室2015年统计数字,全省弃水由2013年26亿千瓦时增加到2014年97亿千瓦时,情况如不改善,2020年可能将弃水约350亿千瓦时,占当年水电发电量的8.6 %。云南情况也不妙,据中国能源网综合信息,从2013年到2015年,云南全网年度弃水电量预计增长10倍,超过100亿千瓦时。2014年汛期,单日弃水电量持续达到3.3亿千瓦时,按照全国水电平均价格,相当于云南一天白白流失近1亿元。

弃水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水电超速发展却遇上中国经济放缓。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最新数字显示,由于电力需求放缓,全国用电增速从2011年的12%下降到2015年的不到1%,未来5年用电年均增速预期为3.6%-4.8%。 

然而,过去几年云南和四川两省的水电装机增长迅猛,2013年和2014年,云南水电投产规模均保持两位数增长。而2010年以来,四川水电装机容量年增长率超过20%。水电的扩张赶上了电力市场的持续低迷,结局只能是大量弃水。

范晓告诉中外对话,水电站建设有其特点,如周期长、市场反应滞后。这使得在经济上升时上马的大批水电项目,投产时却已面临市场饱和、供过于求的困境。

但根据“十三五”规划,未来五年中国大水电的建设力度仍较大。

对此,范晓认为,地方政府希望通过大水电建设来发展当地经济,增加税收;其次,承接大水电项目的一般都是大型国有企业,他们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和话语权,需要依托大工程、大项目来运转。

新形势下的“西电东送”

为应对事实存在的大量弃水问题,新规划提出“配套建设水电基地外送通道”,通过建成投产至广西、广东等东南地区的外送输电通道落,实西南水电的消纳市场。

谈到外送输电通道建设,不得不提 “西电东送”,就是指把煤炭、水能资源丰富的西部省区的能源转化成电力资源,输送到电力紧缺的东部沿海发达地区。这是中国的一项国家战略。

“西电东送”为东部地区提供了重要电力支撑,同时也推动了西部地区能源、资源的开发,拉动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大发展。

“但随着电力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发展,各地都在积极发展火电。水电反而没有火电便宜,失去了竞争优势。” 于晓刚告诉中外对话,“跨越千山万水的西部水电通过长距离运输到南方,成本却在上升。”


一位业内专家在谈到云南弃水问题时告诉《 中国能源报 说,云南现有的水电都是之前按照 “西电东送”规划建设的。然而现在火电审批权下放到地方之后,东部省份为了提振当地经济上马大批火电项目,对西部地区水电资源接受意愿大大降低。随着中国电力消费增速下降,东部省份本地电力消纳都已成问题,更是只能拒绝外来水电。

张博庭认为,现在已经是市场经济时代,提出“西电东送”的计划经济时代已经回不去了,所以只有通过市场的手段来推动能源结构改革,比如对高污染的煤电业征收高额碳税。

包括范晓在内的多位专家也认为,现在更需要靠市场手段来调节中国的能源结构。

张博庭认为,弃水现象的出现,并非是水电建设规模的大扩张导致的,而是由于中国不合理的能源结构。国家压缩过剩火电产能力度不够,又让水电、风电、光电同台竞争,并强力刺激非水可再生能源发展。最近出台的可再生配额制和优先上网的规定,就把水电排除在外。

尽管“十三五”仍鼓励大水电建设,但张博庭对此并不乐观,他说:“只要中国的能源结构不改变,上项目就赔钱的水电风险很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Tyler Harlan

Thanks for this excellent article. I wonder if a reason that provincial governments are restricting small hydropower (<50MW) is because many are operated by private enterprises that have little political power, unlike large hydro SOEs. Plus, many of the small plants are located in remote areas with limited transmission capacity and face bottlenecks during the wet season. It's politically much easier to gang up on small hyd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