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圆桌讨论:如何看待美国环保署易主?

斯科特·普鲁易特将成为美国下任环境保护署署长。当选总统特朗普的这一任命引发了人们对美国气候行动遭到削弱的担忧。我们就美国政坛这一动作的国内和国际影响采访了五位专家。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

卡尔·波普,塞拉俱乐部前任执行总监兼主席

唐纳德·特朗普是作为一个政治门外汉参加总统竞选的,那时他的承诺是要彻底扫除华盛顿的旧势力。现在看来,斯科特·普鲁易特(Scott Pruitt)的任命证实他是和化石燃料行业和污染者一伙的。普鲁易特上任后很可能会阻碍美国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简称EPA)履行职责,其执法能力或将遭到削弱。

但是美国在二氧化碳减排方面的势头应该不会减弱,因为此前在监管行动和市场价格的推动下,国内用能在加速朝着可再生能源的方向发展。同样,之前的决策和投资也锁定了机动车排放标准,而加利福尼亚等多个州也会选择坚守之前的决定,不会允许排放标准出现倒退。所以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应该可以履行其在《巴黎气候协定》中的义务。

此前美国联邦政府曾承诺在2020年前进行下一轮减排,而目前来看这方面的准备工作也许会暂时搁置。联邦政府应该不会在2018年协议审议期间推出新的方案,所以这个重任可能就要交给美国各市、各州和商业领域的相关人士了。所以,很明显,即便特朗普政府号称希望下一轮审议期内美国的排放量能够上升,实际排放仍将维持下滑的趋势。唐纳德·特朗普无法阻挡这一趋势——当美国商界、各市各州决定从经济和健康角度出发进行减排的时候,特朗普是不可能扭转趋势的。特朗普可能会说很多大话,但是至少在二氧化碳方面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芭芭拉·费楠茉,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律师兼亚洲总监

特朗普任命斯科特·普鲁易特只会更加坚定全美乃至全世界对抗气候变化的决心。正如我在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简称NRDC)的同事陈晗从马拉喀什发回的文章所说的那样:“《巴黎气候协定》的一份宝贵的遗产是它在各个国家、城市、州、商业领域和民间社区掀起了一股气候行动浪潮。这股浪潮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话来说,是‘不可阻挡’的。”

如今,中国正逐步成长为全球气候变化方面
名副其实的领导力量。因为中国认识到,完成从化石燃料到可再生能源的转型将在可再生能源、电动汽车和节能产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从而确保其经济长期发展;能够帮助其对抗长期以来的环境污染;保障粮食安全、人类健康、城市发展和基础设施免受气候变化带来的破坏性影响。

一次又一次的民调显示,绝大多数的美国人也希望本国领导人能够采取果断措施遏制碳污染,带领美国进入一个繁荣的清洁能源经济时代。忽视全美人民的意愿和地球面临的巨大威胁只会让美国变成全球气候领域令人唾弃的对象,由此带来的全面影响不堪设想。

沈岱波,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环境治理研究员

中美气候关系既包括联合行动,也有同时在各自的国内履约行动。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的主要任务就是落实美国国内环保政策,而下任署长斯科特·普鲁易特的上台则引发了广泛担忧。普鲁易特曾
明确表示反对奥巴马总统的《清洁电力计划》。而该《计划》恰好是美国在《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2015)》和《巴黎气候协定(2015)》中的重要贡献所在。

气候谈判本身属于美国国务院职能范围内的工作,由美国国务卿领导,但从日常角度来看,该项工作更多是由美国国务院内部的气候谈判代表负责。所以我们还要等等看特朗普对这两个重要位置人选的任命。但是不管怎么说,如果美国环境保护署(EPA)不能承诺落实国内环保政策,恐怕美国对外也不会有什么积极贡献了。

此外,美国环境保护署在提升中国环境表现方面也有着重要作用。美国环境保护署已经为中国提供了很多低成本、高价值的
技术支持,涉及空气污染监控、有毒化学品管理等多个方面。如果美国环境保护署的权力被弱化,那么不仅对中国的支持力度会减弱,对目前正开始逐步感受到治理环境污染带来的各种挑战的印度及其他发展中国家来说,也是如此。

这些获得提名的新内阁成员可能大多不知道,美国环境保护署和美国其他技术与监管机构一直倍受中国人的推崇。这些机构为面临健康和安全问题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优选的治理模型。如果美国政府选择减少此类监管服务输出,则可能对美国软实力输出形成严重影响。

卡洛斯·瑞多,气候观察站执行秘书。气候观察站是由40多家巴西民间团体结成的联盟。

斯科特·普鲁易特被任命为
美国环境保护署署长并不算是一个意外,却实在是一个倒退。环境保护署本应是一个以科学为指导的机构,而让一个科学否定者担任其负责人,这实在是荒唐。不过,普鲁易特和特朗普内阁也不能因此便为所欲为。气候行动议程并不是由总统说了算的。如果各个州长、市长和商业领袖决定沿着既定的方向继续前行,那么美国联邦政府气候政策变化的影响也将非常有限。

中国及其他主要经济体将会继续加大清洁能源领域投资,抢占美国留下或错过的市场缺口。比如,包括德国、中国和挪威在内的多个国家就已经与巴西在气候方面展开了密切合作。

不管谁来担任美国总统或者由谁执掌美国环境保护署,气候变化都在发生。也许特朗普能阻止美国政府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但是他无法阻止加州下一个森林火灾季节的来临,或者任何一个侵袭美国东海岸的飓风。

尼克·梅比,E3G首席执行官兼创始董事

当选总统特朗普任命斯科特·普鲁易特的行为说明他在竞选前后还真是“言行一致”。普鲁易特不仅是一个环境变化怀疑论者,同时还对现有环境科学和联邦政府依法保护公众环境的行为提出了多次严重质疑。

选择了这样一个极端的候选人,特朗普总统恐怕未来在参议院听证会上也不会好过,而且很有可能在法庭上遭到环保组织的强烈抵制。此前也曾出现过类似的状况,只不过可能没有这么极端。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和乔治·W·布什就曾试图削弱美国环境保护署的权利,最终以退让悻悻收场。

美国环境保护署的不少条例多年来一直得到法院的支持和认可,在没有提供新的证据证明这些条例无效的情况下,想要瓦解它们是非常困难的。而如果不能落实现有政策条规则,环境保护署则会面临不少法律挑战。

斯科特·普鲁易特曾经对美国环境保护署提起诉讼,反对其出台的限制电力部门温室气体排放的法规。美国大多数的州都将清洁能源看作是增加就业机会和扩大出口的机会。而普鲁易特反对上述条规的做法则让他站在了美国大多数州的对立面。如果《清洁电力计划》被削弱或废除,那么如今快速发展的清洁能源领域将会受到巨大的不确定因素的冲击。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