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澳大利亚:大堡礁保护进展堪忧

大堡礁所亟需的保护远比澳大利亚政府近期提交给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进展报告要严峻。

Article image

气候变化是大堡礁的主要威胁。图片来源:Lock the Gate Alliance

乍看之下,澳大利亚昆士兰州 政府上周发布的大堡礁保护进展报告可能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大堡礁2050长期可持续计划》的进展报告表明,在该计划的151项行动中有135项已经完成或正在进行。

澳大利亚政府最近连续发布五份报告,意图非常明显,就是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再次保证大堡礁不应该被列为“濒危世界遗产”(世界遗产委员会之前提出过警告)。

但令人沮丧的是,在这些报告冗长华丽的辞藻背后,却几乎看不到任何证据表明珊瑚礁保护在关键领域取得进展,而这个处于 危机危机中的世界遗产保护区状况还没有明显好转。

大堡礁保护进展堪忧

大堡礁2050长期可持续计划》作为2015年到2050年大堡礁保护和管理的政府框架,自提出以来一直 广受诟病,因为它没有为大堡礁必要的长期保护提供坚实的基础。

除了没有为有效行动奠定基础,该计划也没有制定什么可衡量的或现实的目标。因此,要报告切实的进展实在很不容易。

进展报告显示,保护工作中的几个重头戏的状态依然是“待启动”。还有一些事项没有实质内容,比如气候变化在报告中根本没有触及,只是简单援引了一下澳大利亚在气候变化上的国家行动。

在报告中,这个计划的目的被表述为“通过减少地方压力提升大堡礁对气候变化的适应”。但除了解决水质问题,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考虑,也还有真正困难的决策亟待做出,比是
保煤炭还是保珊瑚礁

数字背后的真相

如下图所示,报告中的“
进展概况”部分称,《大堡礁2050长期可持续计划》中的151项行动中有135项已经完成(深绿色)或正在朝着期待的目标前进(浅绿色)。

https://62e528761d0685343e1c-f3d1b99a743ffa4142d9d7f1978d9686.ssl.cf2.rackcdn.com/files/148544/width754/image-20161205-25645-i2se0s.png
Reef 2050 Plan: Update on Progress, 2016CC BY

深绿色:32项:已经完成或已到位(落实工作已经完全结束或已经初步落实,但部分行动仍在进行。)

浅绿色:103项:进展顺利/正在进行(落实工作按时完成并取得进展。)

黄色:3项:延误/进展有限(落实工作滞后主要时间点六个月以内,或只取得了表面进展。)

红色:1项:明显延误或未取得进展(落实工作滞后主要时间点超过六个月或未取得进展。)

灰色:12项待启动(落实工作尚未开始。)

然而,现实却是103项被描述为“进展顺利/正在进行”的行动中,有很多项的状态并不符合最初提交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大堡礁2050长期可持续计划》的规定,同时“正在进行”的定义过于宽松,没有什么实质意义。

我们对进展状态做了快速评估,发现在151项行动中至少有32项的进展报告有夸大之嫌,占比约21%。下面只是个别例子:

无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都没有时间或资源亲手对大堡礁进行全面评估,这是一个不幸的事实。它们严重依赖澳大利亚政府的报告来评估提给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建议,包括大堡礁是否应该被纳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

我们的快速评估表明,依靠政府自己撰写出确切的报告恐怕很有难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掌握准确最新情况的唯一办法可能就是进行政府之外的独立评估。幸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确还会参考其它证据。

令人担心的还有,政府的独立专家小组和大堡礁2050顾问委员会的成员并没有参与2016更新报告的最后评估。

尽管上述报告声称大堡礁仍然健康,但
《2015年水质报告》和无数其他专家(如乔恩·布洛蒂关于水质; 泰瑞·休斯关于珊瑚健康;昆士兰州政府 关于扇贝;以及 大堡礁海洋公园管理局关于近海海豚)的意见表明,真实情况并不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澳大利亚公众被告知的那样美好。

保护资金缺口显著

当然,必须承认计划的确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不幸的是这些进展太微不足道了,完全不足以扭转大堡礁作为
世界遗产的资格渐渐流失的趋势。

由于众所周知的关键问题(参见2014年澳大利亚政府《 展望报告》第252页),我们还应该对《大堡礁2050长期可持续计划》中行动的优先级排序提出质疑。在水质上采取最佳实践来治理污水排放等点源污染(计划中的行动编号WQA11)以及保护沿岸海豚(行动编号BA12)栖息地等行动都必须马上落实。

另一个问题是保护行动的资金来源。政府承诺在10年中花费20亿美元,这是目前四个联邦机构、六个州级机构和好几个主要研究项目在未来十年每年总花费(2亿澳元)的来源。

尽管与许多其它世界遗产相比,这笔资金的规模相当可观,但由于大堡礁的很多价值在不断下降,人们有必要对资金的规模和优先用途提出质疑。

迄今为止大多数资金都被用在解决水质问题上,尽管已经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果,但并未成功遏制水质恶化的趋势。

正如乔恩·布洛蒂在《对话》杂志的
最新文章中所写的:

最准确的估计是,在2025年之前达到水质目标需要花费82亿澳元……如果我们假定……未来五年中需要40亿澳元,那么进展报告中提到的数额(最多5到6亿澳元)……完全不够。


保护力度需加强

鉴于其独一无二的规模及所处的位置,大堡礁有着其它世界遗产无可比拟的生物多样性。因而,大堡礁在全球的重要性是无可置疑的。 

臭名昭著的大堡礁“白化”事件
表明了《大堡礁2050长期可持续计划》的局限性。该计划对 昆士兰州煤矿温室气体排放的影响以及更广泛的气候变化影响都只字未提。

各国政府有义务为子孙后代保护大堡礁的完好。他们必须认识到人们正在采取更多的全球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看到国内和 国际对于采取更多行动保护大堡礁的广泛期待。

澳大利亚是一个相对富裕的国家,也有解决这个问题的技术能力。这为澳大利亚提供了一个机会,即通过管理大堡礁这样一个有突出价值的世界遗产来在一定程度上展现其全球领导力。

将大堡礁列为濒危世界遗产本身并不能解决问题,但却可以让这些问题成为关注的焦点。

世界遗产委员会将于2017年7月举行下一次会议,届时将再次考虑是否正式将大堡礁列为濒危世界遗产。它应该参考所有证据,而非只是看政府的报告。

而真实情况必然比最近政府报告所体现的更加危急和复杂。

 

原文发表于《对话》杂志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