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保护候鸟:执法松懈逼出民间拆网队

执法松懈令大批途经中国的候鸟成为围猎对象,而与此同时互联网也集结起了一批民间拆网队。

Article image

在这个网络交易平台上捕鸟网唾手可得拆网的速度远赶不上结网图片来源:“拆网民工”博客

又到秋季,无数准备从北半球高纬度地区南下的候鸟对自己将面对什么样的迁徙之路一无所知。它们不知道,前不久的10月中国国庆节期间,在距离北京不远的天津和唐山,志愿者们刚刚拆除了两大片,总计长达两万多米的非法捕鸟网。网里面困着8000多只鸟,还活着的只有3000多只。这条新闻令很多中国人第一次意识到,在都市边缘的草丛和田野里,大规模的捕猎一直在进行。

结网和拆网的拉锯战

“全国拆网协作中心”的队员最近很忙,这是一个有300多名成员的微信群,群成员重点专注于一件事——拆除捕鸟网。这些捕鸟网有的架在林地中,有的架在芦苇从中,有的架在村民的庄稼地里,网高的有十多米,长的有四五十米。拆网队的信念是,捕鸟网架到哪里,他们就拆到哪里。

数条重要的候鸟迁徙路径途经中国,天津、唐山等人口稠密的城市正位于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这些地区也就成为了非法猎捕野生鸟类的重灾区和拆网队的主要战场。刘懿丹是中国最著名的护鸟志愿者之一,主要在天津周边行动。她告诉中外对话,今年已经解救了四万多只候鸟。


途经中国的候鸟迁徙通道上人口密集,这些地区大多数又是资源丰富,适合农业、工业生产的地区,人鸟矛盾大。图片来源:WWF中国/李义伟 张亦默

社交网络让关心候鸟的人聚集在一起。300多人的拆网志愿者微信群里,时时播报着解救候鸟的信息。


博客等网络平台也给了拆网者面向公众进行信息披露和教育的渠道。一位名叫“拆网民工”的博主在其博客中详细描述自己的拆网经历,一条博文写到,6天时间里他在上海崇明岛上的陈家镇清理掉将近90张捕鸟网。崇明岛是中国著名的候鸟越冬地。

但拆网的速度依然赶不上结网。护鸟志愿者调查发现,网络购物的出现使得捕捉和交易候鸟变得更为容易。他们认为,“淘宝”(中国最流行的C2C购物网站)让购买猎捕工具变得更为廉价和便捷,这让包括候鸟在内的野生动物正遭遇灭顶之灾。

在淘宝网尝试搜索“鸟网”两个字,马上得到近5000个购买链接。在这个网络交易平台上,一张30米长,5米高的鸟网,只卖30多元(约5美元)。低廉的价格和发达的快递物流网络使捕鸟网唾手可得。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护鸟志愿者感慨:“淘宝网上,鸟网、诱捕器
⋯⋯想买什么有什么,而且店主还教怎么抓鸟。自从有了电商,南方竹鸡快要绝种了。”

野生鸟类的交易同样也越来越多地借助网络。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2014年的一份报告《死生尽予夺:揭露在线野生动物贸易》揭露大量CITES附录1、2上的濒危野生动物在网上被非法交易。在中国,鸟类是继龟类之后在网络上被活体交易最多的物种。

捕鸟网背后的产业链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中国候鸟迁飞网络项目主任张亦默告诉中外对话,与俄罗斯、阿拉斯加这些候鸟停留的地方相比,中国的候鸟迁徙通道上人口密集,这些地区大多数又是资源丰富,适合农业、工业生产的地区,人鸟矛盾大。

捕鸟是围绕鸟类的一整条经济链的一部分。一方面,有些餐馆大量收购野生鸟作为食材使用。拆网微信群里有志愿者曝出,浙江一个
4A景区密布捕鸟网,餐馆公然叫卖野味。曾经很常见的禾花雀,如今已变得和大熊猫一样同属于濒危动物。

另一方面,一部分中国人有笼养鸣禽的习俗。如果捕鸟者捕到珍贵品种的鸣禽,利润更是可观。据拆网志愿者介绍,一种叫“红脖”的鸟由于叫声悦耳,可以卖到8000元一只。

http://s11.sinaimg.cn/large/003w1aSWzy75T4SherM8a
隐藏在林地中的捕鸟网。图片来源:
“拆网民工”博客

新法效力有待观察

沈阳理工大学生态环境研究室主任周海翔并不认为拆网可以有效阻止捕鸟。他告诉中外对话,拆网不具有威慑力,而应该抓(捕鸟)人。 “一张网很便宜,你拆了他们还会去架。”

一些拆网志愿者同样对执法的松懈感到无力。“拆网民工”在自己的博客上
写到:“仅有拆网根本不够,没有对捕鸟、贩鸟、吃鸟、养鸟人的实质打击,清理的网再多,一样会重新架起来。”

捕鸟的违法成本太低而获利却极大。周海翔说,有些地方农民种一年地才几千块钱,不如候鸟迁徙季节捕几天鸟挣钱来的多来得快。他认为,最有效的执法方式就是,只要看到手里有鸟,不管是卖的,还是买的,双方都按盗猎罪来处分。

对于即将于2017年实施的新版《
野生动物保护法》是否能够有效保护候鸟,各方看法不一。一方面,购物网站大肆叫卖捕鸟网的行为,很快将受到新法制约:新《野保法》规定禁止网络交易平台为违法出售野生动物和非法猎捕工具提供交易服务。另外,还提到禁止使用毒药、网捕等方法进行猎捕野生动物。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表示,新《野保法》首次提出了对栖息地的保护,其中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迁徙和洄游通道也被纳入保护范围,禁止猎捕。

但周海翔认为,该法依然强调对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而不是整个生态系统的保护。

更重要的是,执法不严的问题如不改善,新法能有多少效果很难说。
“现在的问题就是要讨论怎么严格执行这部法律,” 辽宁省盘锦市黑嘴鸥保护协会会长刘德天说。按照法律,猎捕普通野生动物数量超过20只就要受到严厉处罚,而一张网轻易就可以捕获几百只鸟。刘德天认为目前执法机关对捕鸟行为打击力度不够,仅仅是罚款甚至会令捕鸟者想办法捕获更多鸟来弥补损失。

张亦默认为,鉴于网络已经大大便利了猎捕工具和消费野生动物的可获得性,电商、工商、林业部门需要联合起来进行打击。在流通过程中,公路、铁路等运输部门,包括快递公司应当严防流通过程中的违法行为。

从10月18日开始,中国国家林业局已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40天的“
清网行动”,目标是清除非法设置的捕鸟网和非法猎捕、运输、经营鸟类地下网络,切断利益链条。也许在这个迁飞季,民间拆网队员会多一些来自官方的支持,候鸟的日子也会多少好过一些。但正如张亦默所说,对于候鸟的长期安全,“严格执法最为关键,但要做到这点,难度确实很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Shouldn't Jack Ma do something about this?

This is a shocking story and doesn't seem to hold out much hope of acton by the authorities. It's really bad for China's image as well as, more importantly, for the migrating birds. Surely Jack Ma could do something about the abuse of his highly profitable platform for this t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