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马拉喀什峰会闭幕:千亿美元气候资金悬而未决

马拉喀什气候峰会于上周六凌晨落下帷幕。尽管在若干问题上取得进展,但最关键的千亿美元气候资金仍未落实。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UN Photo

原计划11月7日至18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直到11月19日凌晨才落下帷幕。会议就落实《巴黎气候变化协定》达成了紧凑的时间表,但并未就发达国家将提供的气候资金额度及到位时间等问题达成一致。各国政府将2018年定为《巴黎协定》执行办法制定完成的最终截止时间。

在马拉喀什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缔约国大会出台了一系列旨在推动绿色经济发展、增强全球水资源和粮食供应安全的倡议,以帮助世界更好地应对日益严重的干旱、洪水、暴风、海平面上升以及其他气候变化的影响。

大多数倡议均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国家和城市政府、世界银行以及下属机构、私营部门企业之间的双边或者国家小组项目,所有项目均不受UNFCCC管控,这令很多贫困国家担忧。

会议取得一定成果

本次会议取得了一些进展。加拿大、德国、墨西哥、美国宣布了它们到2050年的
气候策略。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放言要退出《巴黎协定》,但美国还是在此次会议上宣布了其气候行动计划。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帕特里西亚·埃斯皮诺萨在会议结束后表示:“巴黎协定确定了全球气候行动的路线。今天在马拉喀什,各国政府重申了气候行动是紧迫、不可逆转、不可阻挡的。”《马拉喀什行动宣言》再次强调了这一点。

尽管会议在一些领域取得进展,却未能解决气候行动融资问题。为此,会议甚至将闭幕时间延后了数小时,超过190个国家的参会代表不得不滞留会场,在午夜后寒冷的走廊中继续争论不休。

摩洛哥外交部长、会议主席萨拉赫迪纳·迈祖阿尔在会议结束后表示,“到2020年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的资金承诺必须得到遵守。考虑到应对气候变化的任务之重大,将投资金额由千亿提高至万亿不可避免。2017年我们必须开始推进各个大规模项目,调动财务资源,保证各国可以获得推动适应措施所必需的资金。”

唐纳德·川普当选总统后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可能性让各国气候谈判代表空前地在除了融资问题之外的大多数议题上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尽管如此,当触及2020年《京都议定书》失效之后,旨在帮助贫困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适应基金是否继续有效的问题时,谈判陷入僵局。四个发达国家承诺贡献8100万美元保障基金现阶段的运行,但其2020年之后的命运仍然充满不确定性。

印度环境、森林与气候变化部长阿尼尔·马达夫·戴夫表示,他希望融资部分的内容可以“透明、清晰、直接。所谓‘直接’,就是一步到位,不再修改。”他说,各国本应谈定更多到2020年的短期气候行动,但总体上他认为本次峰会“基本正常,尽管有人试图破坏谈判。”

当被反复问及如果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协定》印度会作何反应时,戴夫只表示,“我们将按照原计划执行协定。我们已经制定出了执行协定所需的95%的法律法规。”


资金问题依旧僵持不下

气候行动倡议人士也对资金问题目前面临的僵局表达了失望。气候行动网络南亚主管桑杰
·瓦斯特表示欢迎“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但对“发达国家兑现其承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应对气候变化持续影响所必需的资金支持问题上缺乏紧迫感”表示失望。

“为期两周的会议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们只想对没有任何发达国家政府做出明确具体承诺、加大气候变化行动资金支持力度表达极度的失望,”亚洲人民债务与发展运动的利迪·拿普表示。“私营部门参与不能代替公共资金的支持……在马拉喀什,发达国家所做的仅仅是逃避、推诿他们的责任,他们坚持采取备受质疑的方法计算他们应支付的资金,以掩盖现实。”

地球之友的阿萨德·雷曼表示:“科学结论已经十分清楚,我们只有三年时间去实现巴黎协定提出的(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的目标。按照现在发达国家摆在桌面上的承诺,这三年时间我们无法实现这样的目标。”(点击了解更多)

短期气候行动仍缺法律约束力

尽管进行了两轮相关“促进性对话”,但有关发达国家从现在到2020年期间的气候行动很大程度上依然没有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来规管。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没有正式通过2012年的《京都议定书》修正案,因此议定书框架下做出的资金支持承诺不再具有法律效力。印度呼吁所有发达国家在明年四月之前通过修正案,但是没有得到响应。

尽管在资金以及其他一些关键问题上遇到了瓶颈,马拉喀什峰会在其他领域仍然取得了进展。其中之一是,通过技术发展与转移,支持发展中国家的
气候技术中心与网络得到了2300万美元的资金承诺。

另外,绿色气候基金(GCF)宣布,首批两个国家气候适应计划获批。尼泊尔和利比里亚将分别获得290万美元和220万美元。

而尽管存在争议,UNFCCC气候变化影响损失和损害的评估机制在马拉喀什峰会期间被保留下来并有了新的五年工作计划。

峰会见证了全球水资源稀缺框架的发布,以支持各国将气候变化与农业可持续用水相结合。但各方围绕如何处理气候谈判中农业问题的僵局仍然没有打破。富裕国家仍然只关注乳制品和水稻生产造成的甲烷排放问题,而穷国则大谈需要资金帮助已经深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农民。

迈祖阿尔
对于本次会议没能解决这一问题表示不满,并希望可以在定于2017年底召开的下次峰会上得到解决。

易受影响国家做出表率

与此同时,在马拉喀什峰会的最后一天,
气候脆弱国家论坛(CVF)组织的47个成员国承诺,将在2020年之前尽快调整各自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自主贡献;在2020年之前尽早完成到本世纪中叶的温室气体减排长期发展战略;并尽快实现本国能源生产100%为可再生能源。

美国前总统阿尔·戈尔在会上发言时表示,“这些雄伟的计划和激励人心的承诺为其他国家做出了表率,让我们每个人都更加乐观地相信,可以及时地解决我们面临的挑战。”UNFCCC前执行秘书长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在2020年之前扭转温室气体排放的曲线,将气温上升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之内,实现有序和公平的绿色转型。为此,我们必须加速资本的转移,推动有关各方之间积极的合作。”

非政府组织“
100% 可再生能源”的迪波尔•巴鲁亚表示,“孟加拉做出了国内能源生产向100%可再生转变的承诺,向我们展示可再生能源可以解决能源贫困。孟加拉政府将与最易受影响的国家一道,在此前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共同努力,保证未来子孙后代在这个地球上的福祉。”

联合国秘书长可持续能源特别代表、“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倡议首席执行官雷切尔•凯特表示,“这些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无论是处在发展的哪个阶段,都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我们正在前进,直面挑战,建设清洁、强韧、包容的经济。”

绿色和平国际执行总监詹妮弗•摩根说,“这 47个应对气候变化的前线国家做出的承诺表现出领导力和远见,而这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具备的。”

 

翻译: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