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金砖五国清洁能源投资仍存在较大缺口

智库报告显示,金砖五国虽然已经几乎占据了全球低碳能源投资的半壁江山,但要实现气候目标仍有每年51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ADB

清洁能源基础设施投资是上个月在果阿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的重要议题之一。但近期研究发现,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五国需要每年增加合计510亿美元(约合344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才能满足预计的清洁能源发展需求。

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院(IEEFA)的此项
研究分析了各金砖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建设目标,以及实现这些目标预计所需的投资总额。研究显示,金砖五国2020到2030年之间的总体可再生能源需求大约为12.5亿千瓦,预计总成本约为9750亿美元(约合6.6万亿元人民币)。

这些投资需求主要集中在中国(6220亿美元),此外印度(1570亿美元)和巴西(1200亿美元)需要的投资额也较大。



金砖国家可再生能源投资领跑全球

虽然仍有51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金砖五国中有四国的可再生能源投资位列全球前十。2015年,中国、印度、巴西、南非的清洁能源投资约占全球清洁能源投资总额的40%。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
清洁能源投资首次超越发达国家。


年均投资

要实现能源投资目标,金砖国家每年需花费大约1770亿美元(约合1.2万亿元人民币),但目前其实际支出距离上述目标相去甚远。其中,中国每年的低碳投资约为1029亿美元,已经占据大半。中国之外四个金砖国家每年需投资520亿美元,但2015年他们的实际投资额仅为230亿美元,还不到承诺额度的一半。

 


​投资障碍

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力度显著高于其他金砖国家,但政策挑战以及大量的弃风弃光现象(即
所发的电力无法上网)表明,扩大绿色能源规模投资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弃风弃光是政策框架无效的体现,对可再生能源投资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绿色和平东亚分部气候政策资深顾问李硕说道,“大量的弃风现象和风电设备利用时间的减少使投资者的热情受到日益严重的打击。”因此,尽管2016年前三季度中国风力发电能力显著增长至1.4亿千瓦,但风电技术总投资额却降低了29%。

从好的方面来看,随着风电和光电价格的快速下降,中国可以以低于预期的成本实现2020年的可再生能源目标。

在俄罗斯,西方制裁以及油气价格低迷使其国内经济形势严重恶化,投资者对清洁能源的兴趣也受到打击。对于税收严重依赖石油和天然气部门的俄罗斯来说,这就意味着当局缺乏发展清洁能源的政治意愿。俄罗斯已经将2020年(除水电之外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发电总量4.5%的目标延后至2024年。在政治承诺有限并且投资环境缺乏吸引力的情况下,俄罗斯要填补IEEFA认定的每年100亿美元的投资缺口还是极其具有挑战性的。

巴西经济也在挣扎中。不过根据气候与社会研究院(ICS)能源组合协调员罗伯托·岸波(Roberto Kishinami)的说法,尽管预期能源需求有所下降,巴西发展银行(BNDES)已经表示将继续为风电、太阳能光伏发电等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停止对煤炭项目的投资并限制对天然气和水电项目的贷款。

岸波预计,可再生能源在巴西能源供给中的份额将继续扩大。“受单位投资成本降低以及BNDES资金支持的推动,风能发电厂的装机比重预计将上升(目前占装机总量的6.5%),光伏发电和大型生物质能发电厂的比重也将上升,”他表示。

混合融资

虽然一些金砖国家目前正面临着经济方面的挑战,但这会在多大程度上转化成投资者的风险则取决于清洁能源能否获得公共资金的支持。IEEFA指出,混合融资机制对于填补可再生能源投资的资金缺口十分重要。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目前
全球资本市场总市值约为218万亿美元。2015年发展中国家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投资约为1560亿美元。混合融资机制可有助于引导私有资本,填补金砖国家的可再生能源投资缺口。

丹麦气候投资基金等世界其他地区的公共基金已经采用混合融资的方式,利用私有资本推动可再生能源项目。不过IEEFA也指出,不断提升的投资风险,加上发展滞后的债权和股权市场,意味着金砖国家在吸引私有部门投资者方面正面临困境。

如果没有充足的公共资金通过提供信用担保、或以补贴利率提供股权或者债权融资的方式推动私人资金进入这一领域,这些投资将很难到位。

IEEFA指出,金砖国家以及其他多边资金来源——例如金砖国家新成立的多边发展银行新开发银行(NDB)——需要额外提供近100亿美元公共资金,以保证在混合融资机制下撬动大约四倍(410亿美元)的私营部门投资,填补目前510亿美元的缺口。

IEEFA报告作者贾伊·沙尔达(Jai Sharda)表示:“NDB计划未来三年每年大约增加12亿美元贷款,但这一数字仅仅占所需公共资本增量的11.7%。这种情况下,显然需要提高补充资本的速度。”

考虑到NDB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不太可能扩张到能提供所有贷款,因此,或许需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多边银行的参与。


前路

发展中国家的低碳基础设施投资对实现全球净零排放至关重要。中国可再生能源产业协会政策研究主任彭澎认为,NDB必须下更大力气为绿色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金砖五国是发展中国家的代表,NDB应该支持其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以降低长期能源成本并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NDB应在利用自身项目支持清洁能源的同时,支持金砖国家的此类项目在国际金融市场中实现长期低成本融资。”她说。

NDB也投资了一些项目,但绝大多数规模不大。到目前为止, NDB今年向清洁能源项目总计发放了9.11亿美元的贷款。

从NDB已投资的小规模项目经验来看,该行扩大贷款规模的主要挑战之一是为自己的投资建立一个健全的环境标准框架,并保证投资定位准确。

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教授凯文·加拉格尔(Kevin Gallagher)提醒称:“从NDB提供资金支持的第一批项目来看,该行的确有能力采取行动填补(投资)缺口,但却因为选择了一些不那么环保的项目,导致其绿色融资组合被‘稀释’了。”

他补充说:“另外一个挑战就是NDB能否缓解大规模能源项目带来的社会和环境风险——即便不考虑它们的排放水平,大规模能源项目也可以引发其他社会与环境风险,从而给银行业绩以及项目自身的整体效能造成负面影响。”

 
 

翻译: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