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印度能够实现其气候承诺吗?

印度向联合国提交了《巴黎协定》的批准案,在要求富裕国家采取行动抵御气候变化的时候腰杆更硬了,但印度自身也必须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来兑现承诺。

Article image

10月2日,印度常驻联合国代表艾克巴鲁丁进行了交存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批准书仪式。图片来源: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10月2日是圣雄甘地的生日,印度在这一天向联合国提交了《巴黎协定》的批准文件,基本上就是确定将在几周内落实该协定。

印度是世界第三大气候变化温室气体排放国,欧盟已经批准了《巴黎协定》。中美这世界两个最大排放国均已完成批准程序。迄今,包括印度在内的63个国家已批准协定,涵盖了全球52.13%的温室气体排放。

只要55个国家批准且达到世界总排放量55%以上,《巴黎协定》
就能在30日之后生效,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目前主要的“钉子户”就是世界第四大排放国——俄罗斯。

批准条件

印度批准《巴黎协定》
有三个强硬条件。一是工业化国家必须立即采取措施实现其在《京都议定书》第二阶段的减排,这一阶段将持续到2019年;二是工业化国家必须切实兑现从2020年起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至少1000亿美元的承诺,帮助它们向更绿色的经济发展;三是工业化国家必须无成本或低成本地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绿色技术。这些都是争议性的问题,将提交 11月7日在摩洛哥马拉喀什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峰会进行讨论。

说到正在减排的工业化国家,美国不是《京都议定书》的成员,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其它发达国家已经抛弃了它们的第二阶段承诺,能够恪守承诺的似乎只有欧盟,但其许多成员并不会这么做。

气候正义

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是工业化国家历史责任的一部分,工业化时代以来80%以上的温室气体都是由后者排放的。印度几十年来一直不断强调这一点,但收效甚微。气候正义在《巴黎协定》
中只是被勉勉强强地一笔带过。在资金问题上,绿色气候基金目前唯一的气候融资机制,但其口袋里只有100亿美元多一点,迄今成功启动的项目只有9个。

无成本或低成本绿色技术转移则是工业化国家连谈都不愿谈的问题,它们总是拿专利法做挡箭牌。从实践上说,这对新兴经济体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据印度工业联合会估计,可再生能源领域的专利费用还不到项目成本的5%。但这个问题对最不发达国家来说就很重要了,印度愿意继续在气候谈判中充当它们的捍卫者。

很清楚,在2020年之前,所有争议问题仍将被摆在桌面上。此外,只靠单个国家的《巴黎协定》
过于软弱,无法有效抗击气候变化。协定提出要将平均温度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同时向1.5摄氏度努力。但目前各国的承诺只能将上升幅度控制在2.7到3.5摄氏度。

正如新德里智库
科学与环境中心(CSE)负责人苏妮塔·纳拉因所说,气候变化的影响已经毫无疑问地让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了1摄氏度。显然,《巴黎协定》必须得到强化巩固。目前还只是开了一个头,却被鼓吹成了外交胜利。

印度承诺

要兑现其在《巴黎协定》
下的减排承诺,印度必须做到三件大事。这三件大事被详细列在该国的“国家自主减排贡献”中,在《巴黎协定》批准的整整一年前被提交给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它们就是: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强度降低33-35%;到2030年非化石燃料发电至少占40%;通过植树额外增加25到30亿吨碳汇。

如果90年代后期以来的趋势能够持续的话,这一排放强度下降一半以上要依靠印度产业效率的自然提升。印度环境、森林与气候变化部印度环境、森林与气候变化部委托三家独立智库和大学院系就这一承诺进行研究,得到了相似的结论。

属于印度和跨国企业的大型工厂的能效在不断提高,排放强度也随之降低,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们都认识到法规将不断收紧。巨大的差距存在于中小微型企业中,而它们占印度工业总产值的80%左右。

执行不力

中小微型企业的法规执行非常不力,许多企业主无力或不愿投资购买效率更高的机械,尽管他们知道可以节省更多能源成本。这个地方需要更强的政府干预。

另外两个执行亟需改进的大领域是家用电器和新建筑能效。
印度能效局在电器能效分级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但制造商和购买者还需要大力推动。同样,国际和印度评级机构也需要努力制定新的建筑规范。据估计,2030年印度的房屋有70%都要新建,所以这显然是一个亟需改进的领域。目前工作进展十分顺利的是LED照明的推广,各种政府建筑已经安装了1.65亿个LED灯。

至于到2030年非化石燃料发电至少占40%,印度已经制定了世界上最雄心勃勃的计划,即到2022年通过太阳能、风能以及更多的生物气发电1亿千瓦。莫迪总理将这一期限提前到了2020年,但印度官方文件仍沿用原来的2022年。

目前印度的太阳能和风能发电量分别为850万千瓦和2760万千瓦,也就是说要实现目标必须极大加速。但是,如果国有输配电企业不改变态度的话,这个计划就无法推行。现下,这些企业不愿从可再生发电公司购买电力,即便买了,它们也严重拖欠货款,包括政府强制的可再生电力义务购买款项。

在1亿千瓦的太阳能发展计划中,4000万千瓦来自屋顶太阳能装置,这是另一个同样难以推进的领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地方市政府和输配电公司层面的瓶颈。

水力发电领域也将发生巨大对立。为兑现40%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的承诺,印度政府将水力发电列为可再生能源。但大型水电项目常常遭到环保活动者和居民的强烈反对,尤其是那些在喜玛拉雅山区的,而大多数规划中的水电项目都在该地区。许多项目都面临着严重工期拖延和成本超支。


碳汇挑战

让印度的碳汇增加25到30亿吨是另一个令人却步的挑战。这只能通过增加树木的数量来实现,但印度是一个人口过密的国家,土地资源实在稀缺。目前印度的森林覆盖率是24%,要兑现上述承诺,这个数字必须增加到33%。但是,对于以商业友好为傲并一直在为各种工业和基础设施项目砍伐森林的莫迪政府来说,这似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另一个更可行的选择是增加退化森林的树木覆盖。但这么做必须非常小心,避免入侵树种。印度的造林计划常常会遭到这个问题的困扰。

如果说造林计划有那么一点好消息的话,就是它并不缺钱。这要感谢印度的一项法规,即实业家在为了其项目砍树的时候都必须支付补偿费用。

迫切需求

在一般的印度人看来,应对迫在眉睫的气候变化影响可能要比承担国际义务更加重要。如今最大的影响就是供水的不确定性——要么多、要么少。对地下水抽取的管理是一个紧迫需求,但由于政治强制,还没有任何行动。

另一个受到迫切影响的领域是农业,作物无法忍耐高温和供水的突然变化,有时还是双重影响。印度研究者们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努力,研发可以忍耐上述压力的新作物品种。但他们的工作成果并未被及时转化到农田里来应对迫切需求。

应时之举

尽管未来面临巨大挑战,但印度批准《巴黎协定》
仍然是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曾经有一段时间,观察家们不确定印度是否会很快批准协定。如今,也有少数报道称印度此举是向压力(主要来自美国)屈服的结果。

但是,印度环境部长戴夫否定了任何压力的说法。在印度向联合国提交批准案的前一天,他对记者说:“我们在作出批准的决定前,脑子里考虑的是两件事情:首先,我们要就这个决策如何影响我们的法律进行内部协商;第二,我们也要看看接下来执行
《巴黎协定》时我们的利益是否会受到关照。”

印度批准
《巴黎协定》已经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称赞。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长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法国总统奥朗德均对此表示欢迎。

印度的大多数绿色非政府组织也支持这一行动。印度行动援助的执行主任桑蒂普·恰奇拉说:“今年印度及其公民站在了气候变化的前线。通过快轨程序批准《巴黎协定》是一个明确的指向,说明印度既想要也需要在国内外采取紧急行动。”

“印度如今要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确保协定中来之不易气候正义变成一项关键成果,而非只是一纸空文。在今年11月摩洛哥的下一轮联合国谈判中,印度必须保证接下来将要谈判的措施切实反映对所有人的公平和平等行动。”

科学与环境中心也强调了这一点,其副主任钱德拉·布山说:“批准《巴黎协定》
只是未来艰巨谈判的开始。印度必须发挥重要作用,保证《巴黎协定》的有效和公平。”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印度气候对话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