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消费者愿为“绿色电力”买单

最新调查显示中国消费者愿意选择购买可再生能源电力,并为此接受电费上升。但专家认为消费者意愿难以撼动工业主导的中国电力格局。

Article image

调查显示超过九成的受访者表示愿意购买“绿色电力”,其中四成表示一定会购买。图片来源:Asian Development Bank

近日,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委会(CREIA)委托益普索市场咨询有限公司(Ipsos)对中国十座主要城市的3000名消费者进行访问,发现中国消费者对于购买“绿色电力”的意愿空前地强烈。

“绿色电力”是指来自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产生的电力。中国可再生能源近年来发展迅猛,风电和太阳能光伏发电的累计装机容量都居世界第一。但火电仍是中国电力结构中的大头,2015年占中国全国发电量的74%,其中大部分是煤电。随之而来的空气污染与碳排放问题成为中国社会之痛。

该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公众高度关注空气污染问题,认为“绿色电力”有助于减少污染,并愿意为之付出更高的电费。但消费者的意愿能否改变中国电力格局,目前并不明朗。


多花些钱,买更清洁的电

在所有城市中,受访者表现出对环境污染问题的高度关切。超过四成的受访者表示“非常关心”目前中国国内的环境状况。空气污染所受到的关注程度最高,远远超过气候变化问题所受到的关切。


C:\Users\Feng Hao\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公众关注的具体环境问题.png

公众对于“绿色电力”的态度似乎与他们对空气污染的深恶痛绝有关。超过九成的受访者认为绿色电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空气污染。

该调查显示,受访者对于购买“绿色电力”的愿意强烈。超过九成(97.6%)的受访者表示愿意购买“绿色电力”,其中四成(40.7%)表示一定会购买。北京消费者的购买意愿强于其他城市。

绿色电力购买意愿

与之相对应的是,绝大多数受访者希望通过电费账单了解自己购买的电力来源。中国消费者目前无法自主选择所购电力的来源,这使得他们无法像德国和美国的部分消费者那样“用钱投票”,支持清洁的可再生能源发展。

当被问及是否愿意为“绿色电力”支付更高的电费,大多数受访者表现出支持的态度。有超过四成的受访者可以接受每月超过10元的电费增加。中国家庭每月平均电费支出在100元左右。

比欧美更偏好“绿色电力”

此前已有
研究计算出中国公众愿为更清洁的空气支付可观的额外费用。这项调查似乎再一次印证了这一发现。比起欧美的消费者,中国消费者的“绿色电力”消费意愿更强。

为实现气候目标,欧盟要求其成员国在2020年达到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消耗总量20%的目标。在此背景下,2015年针对英国家庭用户的调研发现,近一半(48%)的受访者有意愿购买绿色电力。另外,怀卡托大学Riccardo Scarpa等研究发现,大多数英国家庭愿意为绿色电力多支付费用,但自愿多支付的部分尚不足以支持清洁能源技术的高昂投入。

2013年,针对美国的市场调研表明,一半左右(52%)的美国公众有绿色电力的购买意愿。此前,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NREL)整理各电力企业二十年来的调研数据发现,公众对于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兴趣及支付意愿超过其他的电力形式,但了解却并不多。

难以影响电力结构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能源室主任刘强认为,中国公众对于绿色电力的更高青睐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在中国,大家对于环境污染的体会是非常深的,尤其是最近的一二十年,可以说只有中国人才知道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但是,刘强同时认为,公众消费意愿对于中国整体电力结构的影响有限。因为根据中国电力联合会《中国电力行业年度发展报告2016》,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仅占全社会用电量的13.1%。这意味着,此次调查所涉及的部分仅占较少的市场份额。

而对于占中国全社会用电量七成以上,且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工业用户来说,微小的电力成本上升都难以接受。“算一算大企业的电力在成本结构中的比例,结论就很清楚了”,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电力涨一分钱都受不了”。

“光给用户涨价没有什么意义,实际上真正要实现节能减排的目标,不是在价格上下功夫,而是要在整个能源系统上下功夫”,刘强强调,这主要还是供给侧,而非需求侧的问题。

电力蛋糕怎么分

在需求侧,无论是居民个人用户还是企业用户,目前都并没有选择电力来源的可能性;而在供给侧,不同能源形式的电力生产企业之间,利益的纠葛从来不曾间断。

近几年来,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着严重的“
弃风弃光”问题,制约可再生能源在电力构成中所占的份额。CREIA政策咨询部主管彭澎告诉中外对话:“不少地方政府公然违反《可再生能源法》中关于‘全额保障性收购可再生能源电力’的规定,为了税收、就业和拉动地方经济,优先选择火电,而不惜浪费大量风电和光伏发电。”2015年全国“弃风弃光”合计388亿千瓦时,超过匈牙利2015年全年用电量。

“地方上一定会优先保证火电”,刘强告诉中外对话,“一方面,火电的经济效益相对较好,可以带来财政收入;另一方面,火电厂涉及的就业面更广,地方政府要考虑社会问题”。

21世纪可再生能源政策网络的Christine Lins表示,“限电”的措施大大降低了可再生能源投资的盈利空间,从长远来看,将会降低整个行业的投资热情,并减缓对可再生能源的部署。


中外对话为此次调查提供了支持,具体调查结果详见报告《绿色电力消费者购买意愿调查报告》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