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在人口70亿的世界里,我们如何保护野生动植物?

关于如何保护濒危物种,世界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9月份两次至关重要的全球性会议就这一紧迫问题展开讨论。

Article image

蝠鲼已被纳入《华盛顿公约》的贸易控制之下。图片来源:uccisea1970

一套用拉美小羊驼的超细驼毛制成的西装价值数千美元,好在对这一稀有产品的争相购买已经得到抑制,小羊驼的种群数量从六十年代末的6000头增加到如今的40万头。

消费者和收藏家们都想得到各种稀罕物:鲟鱼子、蛇皮手袋、鲨鱼肉和鱼翅、野生的雪莲球茎、珍贵的红木家具、质量上乘的沉香油,以及珍稀的鸟类、爬行动物、仙人掌和兰花这些动植物活体。但他们极少会停下来想想这些东西的来源。要知道,如今世界上有70多亿人每天都在通过药物、食品、衣服、家具、香料和奢侈品等各种方式消耗着生物多样性。人们对于取自自然的产品的需求不断增加,野生物种面临的压力也在不断增大。

人类从自然获取资源的能力是无限的,现代交通的范围更是无疆的。世界每年的国际旅客人数多达11亿人次,每天有10万个航班,每年的集装箱数量多达5亿个,合法的和非法的野生动植物产品可以被运到世界任何角落。扩大全球贸易、促进发展与保护野生动植物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有时他们的目标看起来甚至是南辕北辙。

不过,我们也有剧增的消费得到抑制的例子。比如在野生动植物保护的《华盛顿公约》之下,通过规范贸易使一系列动植物制品的需求受到控制,包括用来制作高级西装的小羊驼毛、被当作珍馐的皇后螺、做成表带的短吻鳄皮以及用作前列腺药的非洲樱桃树皮。这些措施既惠及了物种本身,也能给当地社区及其发展造福。

以野生动植物为主的旅游业从严格的贸易控制措施中受益良多,因为控制措施保护了此类利润不菲且不断壮大的旅游业的卖点——野生动植物。山地大猩猩就是一个典范,加强执法和管理良好的旅游也让大猩猩数量不断攀升。

在适当的条件下,贸易可以成为野生动植物可持续管理的一大激励。它可以为当地社区带来积极的经济收益。还用小羊驼来举例子,当种群数量从六十年代末的6000头增加到如今的40万头,单靠驼毛贸易就解决了近1000名秘鲁村民的就业问题。但如果得不到充分管制、监控管理不力或做法不可持续的话,贸易也会成为野生动植物种群的一大威胁。

非法贸易在跨国有组织犯罪集团的推动下已经形成产业规模,年产值高达200亿美元。他们剥夺了当地人的生计和国家的收入,毁掉了当地的自然文化遗产和由此带来旅游潜力。非法贸易也会与合法贸易混在一起,就像蟒蛇皮贸易那样,给有关部门和消费者判定其合法性带来了挑战。非法贸易将许多物种推向灭绝的边缘。

我们也知道,即便过去保护工作很成功,也会面临卷土重来的威胁。这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犀牛。截至2007年,犀牛偷猎数量每年都维持在10头左右,种群数量有所增加。但去年偷猎数量猛增到1200头,来之不易的保护成果岌岌可危。



犀牛数量虽然呈逐年上升的趋势,但在过去十年里偷猎活动加剧。图片来源:Ted

就在同一时期,非洲象盗猎数量和非法象牙贸易也出现激增。2011年曾有大约3万头大象遭到屠杀,一些种群几乎灭绝。

在这个日益拥挤、而且错综复杂的世界里,跨国犯罪集团瞄准了高价值的物种,同时人们对如何利用野生动植物也有着不尽相同的看法,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怎样才能合法而可持续地对野生动植物加以利用?

现代的解决办法确实存在。国际社会达成了一项协议,对不可持续的野生动植物贸易和非法贸易进行监控和应对,这就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简称CITES,即《华盛顿公约》)。该公约保护的具体对象是那些在非法或不可持续的国际贸易中业已或者可能濒危的野生动植物,包括列入名录的木材、海洋和水生物种,公约将对与之相关的贸易进行严格管制。如今我们每年记录的贸易超过100万件,在必要的情况下,商业贸易也有可能遭到禁止,比如象牙和犀牛角贸易。从2017年开始,非法贸易也将有年度报告。

《华盛顿公约》一直以来得到了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大力帮助。这不仅是因为1963年该组织带头力促公约的达成,更体现在数十年来该组织一直为公约决策过程提供一流的科学评估。

《华盛顿公约》通过之后,世界已经有了很大改变。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目睹了财富的飞速增加、消费和生产模式的变化、科学知识的广泛增强和技术的突飞猛进,特别是全球贸易的指数性增长。1975年以来,世界人口从40亿增加到70亿,这也意味着野生动植物产品的潜在消费者多了30亿。

尽管我们很幸运地生活在一个密切相连的世界里,但合法的交通方式被跨国犯罪分子利用来转移他们的走私品,也被旅行者们用来购买来源非法或不可持续的野生动植物制品。


为应对这些变化,《华盛顿公约》一直与时俱进,不仅推动用于追踪和认定贸易中野生动植物的新兴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普及,还积极促进和强化国际打击野生动植物犯罪同盟这样的联合执法行动。

如今蝠鲼已经被纳入《华盛顿公约》的贸易控制之下。

包括锤头鲨和蝠鲼在内的海洋生物物种,以及红木等树种都被纳入《华盛顿公约》,成为新的限制贸易物种,该公约还制定了具有针对性的计划来支持缔约方将这些物种的保护落实到位。



锤头鲨。图片来源:Albert kok

9月,《华盛顿公约》第17次缔约方大会将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华盛顿公约》将考虑对近500种野生动植物品种的贸易控制措施进行改变。同时,为了确保合法贸易的可持续性以及对非法贸易的打击,还将采取一些新的改进措施。

诚然,人们的共同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确保野生动植物的存续。但说到最好的保护路径,则会有一些方法上的分歧,因此这次会议将成为《华盛顿公约》43年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

《华盛顿公约》的决议具有真正的全球影响力,观点的分歧反映了这一事业的高风险以及公约在各国政府和观察员中所激发出的兴趣和热情。

在约翰内斯堡会议之前,更广泛的保护界人士将齐聚夏威夷参加第六届
世界自然保护大会。届时来自全球的活动家、科学家和领袖们将在“站在十字路口的地球”这一主题下,就地球最紧迫的保护挑战及如何应对展开讨论。

在夏威夷会议和9月举行的约翰内斯堡会议上,这些重要的可持续问题将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同时,我们还将探索一条路径,确保世界上的野生动植物在这个日益拥挤而错综复杂的星球上生存下去。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