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的环境:前景与威胁

克里斯平•提克尔指出,中国的工业化已经分出了赢家和输家。伴随着大规模经济增长,土地、水和空气的污染不断加剧,但是,中国能避免别人的错误吗?
Article image

中国的工业革命开始的相对较晚,其大部分效果在过去四十年中才显现出来。它对中国人与自然环境关系的影响,发生得肯定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快,而且可能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大。随着政治越来越稳定,大规模的发展、生产、消费、运输和废物处理已经改变了中国。

就像在19世纪的英国,工业化在中国也已经分出了赢家和输家,与之相伴的是不断加剧的土地、水和空气的污染。和同样境遇下的其他任何地方的人口一样,中国的人口迅速增长,从1953年到2001年翻了一番,达到13亿,城市人口则增加到原来的三倍,达到近5亿。1990年以来,家庭数量平均每年增长3.5%。根据中国的数据,从1990年到2001年的十年中间,汽油的消费量增长了100%,天然气增长92%,钢铁143%,铜189%,铝则增长了380%。公路、铁路和空中交通网的规模扩大了许多倍,水、能源和食品需求也直线上升。用位于华盛顿的世界观察研究所的来说,“(中国)就好像在几十年之内实现了欧洲、俄罗斯以及南北美洲一个世纪的经济增长总和”。

毫不奇怪,这样的经济增长对环境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尽管中国人口的增长率已经有所下降,但人口增长导致了城市移民的不断增加,城市规模的扩大也给城市基础设施带来了更大的压力。由于政府对汽车制造业的鼓励,以及未来的汽车使用量远远超出了道路系统的承载能力,交通成了一个突出的难题。中国城市所面临的这些问题和前景在英国已经发生过了,因此才使得火车和自行车受到青睐,在伦敦中心地区甚至还出现了人力车

淡水的需求可能在不断增长,但怪异的天气却没有提高供水量,广东等省近来的降水量锐减了40%,涉及1.1亿人。随着地下含水层的枯竭和新灌溉系统的建设,地下水位一再下降,特别是在华北,黄河一年中只有几天才有水流入大海。

另外还有一个长期的因素。全球变暖使中国重要的水源之一冰川不断缩小,到本世纪末可能会完全消失。地球对太阳射线的反射能力减小,从而加快变暖。只要跟气候有关,中国科学院的预测都十分令人沮丧。他们指出新的降水分布模式就是在某些人口密集的地区减少,在其他地区反而增加。中国现在已经确信无疑地制定了关于修建运河网络、实施南水北调的计划。

能源需求的增长也带来了一连串的环境问题。中国的高污染煤炭储量很大,而且仍要依赖它们。但中国对其他化石燃料的进口大大增加,并且大力投资替代能源。比如,世界上第一个大型球床实验核反应堆正在建设当中,另外还有三十个反应堆待建。尽管不是总能成功,但中国一直在努力地提高能效。中国人还动用人力和资金在全世界寻求资源,从北极的斯瓦尔巴德,到巴西、墨西哥,再到津巴布韦和安哥拉,还有伊朗和其他中东国家。

不断提高的生活水平改变了中国的膳食结构,但也造成了环境影响。膳食结构整体性的变化趋势是从粮食到肉食——不像过去那样光有猪肉,还有牛肉、羊肉和鸡肉。从1978年到2001年,肉蛋奶的人均消费量翻了四番。这意味着土地利用的变化,对杀虫剂和化肥的依赖增加,农业浪费也会更大,另外还需要更多的粮食储备,这是中国的国内粮食生产无法满足的。世界粮食价格已经受到影响,未来很可能会更高。

这些变化的渐进式影响也开始通过各种方式在全球环境上显现出来。国际上对中国一项抱怨就是排入大气的污染物,特别是温室气体的主要成分——二氧化碳。但是,作为一个极易受到气候变化危害的国家(中国科学院指明了这一点),尽管还没有正式加入京都议定书,但中国政府已经在竭尽全力地进行减排,主要通过提高工业生产的能效。前几年,中国的排放绝对值和人均值都有所下降,但现在又开始上升,并且很可能逐渐赶上甚至超过头号污染制造者——美国。

另一项全球性环境影响是沙尘暴。它们在华北的危害最大,但也扩散到了日本、夏威夷,甚至美国西海岸。中国的土壤退化和流失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邻国。另外,尽管中国政府近来已经减少林木采伐,但中国的木材需求很大,并且不断增长,中国是主要的木材进口国,而一些从东南亚进口的木材显然是非法采伐的。千年生态系统评估报告中已经全面地阐释了生物多样性变化的影响,特别是外来物种进出口的影响,这些内容都和中国直接相关。

中国的技术实验很容易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比如改变农作物基因的实验以及核领域的纳米技术等,这也会产生一些实际的影响。不管怎样,技术的前景是无限的。英国皇家学会会长里斯爵士认为,无论出于疏忽、犯罪还是其他因素,我们的文明能活过本世纪末的可能性不超过50%。

对于这堆可怕的问题,中国人自己比谁都要清楚。在过去的15年里,作为独立组织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的成员,我亲眼目睹了中国领导层对环境关注的加强以及所付出的努力,他们不仅采取力所能及的行动,而且转变环境观念,这可能是更重要的。这是中美两国政府最大的区别所在。

中国转变环境观念,一个很好的体现就是经济发展衡量标准的变化——改变了传统的(而且误导性很强的)GDP/GNP衡量机制。中国历届政府强调的都是对一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追求,它的框架建立在公共利益之上,自由市场在内部发挥作用。

这些思想在2005年3月12日召开的中央人口资源和环境工作座谈会上表达得十分清楚。当时,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都强调,为了实现全面和谐社会的压倒性目标,必须采取“新发展模式”或者“新经济增长模式”。中国的许多省份已经开始实践“绿色清洁增长”或者“绿色GDP”的理念。这意味着产生了变化的显现以及隐性代价的产生,并且将人的福利,而不是生产力放在优先地位。世界银行和其他地方在不断探究这些理念。

中国在环境上行为方式也有了很大转变。去年6月5日,中国政府发表题为《中国环境保护1996-2005》的白皮书,详细列举了相关立法、工业污染的防止和控制、水问题的处理措施、重新造林与节约,以及中国参与国际环境团体和行动的情况。白皮书也承认问题十分严重,国家的环境形势仍然“严峻”。这可能是其中最重要的内容,因为问题确实仍然严峻。

有人老生常谈地强调经济增长,还有人强调更好的环境保护和社会的长期可持续性,双方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持续。与之类似的还有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以及社区之间的关系。

在环境的法律法规上也存在问题。这里的价格结构常常是反常的。比如,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某些人认为获得水源是一项基本人权,因此水应该是基本免费的。这种观念导致的结果就是,人们根本无心注意用水问题、避免浪费。据计算,一吨灌溉用的黄河水的价格还不到一小瓶矿泉水的十分之一,人们又怎么回有心思来节约它呢?城市里的人常常有足够的钱付更多的水费,从而赢得了用水的优先权,但实际上其他人可能更需要用水。现在,这些开始改变了。

有很多原因让我们满怀期望。作为一个工业化世界里的后来者,中国有机会避免其他国家的错误。在经历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之后,中国的自信正在逐渐恢复,世界的势力均衡也在因此而改变。最近的突出例子就是中国边缘地位的结束。当然,从政治经济两方面来说,一个超级大国称霸世界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根据高盛公司的计算,1825年,中国和印度的经济总量约占全世界的40%,到2025年,这个比例可望得到恢复。

在中国,环境代价可能很高,甚至难以应付。但是,中国政府显然很清楚风险和威胁有多大,而且比他们的批评者更清楚必须采取更多的行动,这不仅仅是为了拯救中国,更是为了拯救这惟一的地球。我们将会发现中国正是这一行动中的先锋。在技术上,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世界其他地方从中国学到的,将和中国从其他地方学到的一样多。


克里斯平·提克尔爵士,前外交官、学者和环境主义者。他现在是牛津大学詹姆斯·马丁科学与文明研究所政策前瞻项目的负责人。

首页图片Filipe Forte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对世界的意义

改革开放让中国发展成为了世界经济的大国,但同时也让这个国家经受了来自因自身和全球发展而导致的双重污染的危害。

中国如何走好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对全球都是一个可借鉴的最好经验。

中国今天遇到的发展问题很有可能是许多发展中国家今后要经历的。同时,就如文章中提到的:今后不久,发展国家就要向中国学习新技术。

所以,总的来说,中国带给世界的是希望和未来。

What does China mean to the world?

Reforming and opening-up drive has turned China to be a global leading economy. However, both development in the country and globally has led to pollution hazard. The strategy how China is practicing for continuous development will serve as an experience to the world. Problems encountered by China due to its rapid development, is likely to be faced by other development countries in future. In the meantime, as stated in this article: Developed country will learn from China in regard to new technology in future. As conclusion, China will bring hope and future to the world.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的环保问题

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具有正反两方面的影响,正如此前欧洲,北美和日本在工业化进程中所经历的一样。Crispin Tickell的文章证明了这一点。欧洲等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改变了我们的环境--比如说释放了大量的二氧化碳;而中国目前只是在此基础上增加了排放量--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仅次于美国,达到6万亿吨。需要转变的观念的一个因素就是必须要从全球层面理解责任意识。换句话说,我们不仅要自己开发环保技术,更需要把这些技术传递给中国和印度等国家。中国的煤矿产业的确对气候带来了影响,我们也需要同时看到,我们的可持续发展也包括了要帮助中国煤矿业解决诸如煤矿安全、环境破坏和发电厂二氧化碳排放等问题。我们必须和中国一起寻求专家帮助解决难题,共同受益。正如Crispin Tickell写的那样,中国不仅意识到了这些问题,而且正在积极应对。当初,欧洲,美国和日本在工业化过程中,没有可寻求的帮助,而造成今天的环境问题;那么现在我们可以提供帮助了,我们就必须向他们伸出援手。

Dave Feickert

China's environmental problems

China's immense growth rate has immense positive and negative effects, just as European, North American and Japanese industrial development had previously. Crispin Tickell shows this. The latter countries have changed the global environment (putting huge amounts of CO2 into the global atmosphere, for example). China is adding to this at a rate of almost 6,000 billion tonnes a year, just under the US annual amount. One of the key shifts in thinking must be the ownership at the global level by all countries of this reality. This will mean not only the development of mitigation and greenhouse gas reducing technologies and systems for ourselves, but the transfer of these to China and India in particular. China's coal industry is changing our climate and we should see OU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s including the problems in the Chinese coal industry from accidents at the coal face, through the devastation of the local environment around mining areas all the way to the CO2 emissions from power station stacks. Collectively, we have the expertise, along with China, to solve many of these problems and we should work to this end - to our own collective benefit. As Crispin Tickell shows, China is aware of these issues and is trying to do something about it. When Europe, the US and Japan were industrialising there was no one else to help; now there is and we must.

Dave Feick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