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淘宝村——山西永和的探索

农村电商成为了推动农业经济增长的新兴模式,同时也缓解了城镇青年入城务工的就业压力,冯灏写道。

Article image

位于中国华北地区的山西省以煤炭资源闻名,其南部临近黄河的区域盛产红枣。2015年,山西红枣大面积滞销的消息被媒体广泛关注。以山西省临汾永和县为例,红枣产量超过4000万斤,据当地官方的粗略估计,到2016年的春节期间,滞销量仍多达2000多万斤

大学毕业后就在省会太原一家建筑装潢公司打工的刘冬冬听说了消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淘宝网。

如果能利用电子商务打开销路,从被动的等人来收变成主动送货上门,岂不是两全其美?

带着开个网店的想法,刘冬冬回到了家乡。



山西永和的红枣丰收了

回乡开个淘宝店

在中国农村,大家习惯用“上”、“下”表示出不同地方的差别,在永和,这种称呼更为明显。村里到永和县是“上县里”,永和到临汾市是“上市里”,临汾到省会太原市是“上太原”,反过来,就是“下”了。最“上”的太原吸引着全省的人才,而最“下”的村里,劳动力流失严重,尤其是像小刘这样的大学毕业生。

对于很多在像刘冬冬一样在太原打工的年轻人来说,家乡分明是难以回去了。贫瘠的土地、闭塞的交通、昂贵的物流成本、传统的生产模式、不断流失的人才,永和这个国家级贫困县面临着发展困境。

但是,刘冬冬觉得农村电商是个朝阳产业。

近年来中国电子商务发展迅速,
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子商务巨头的崛起正在深刻地改变着中国传统的消费模式。目前,中国的网购消费者已经超过5亿人,无论是从人数还是市场规模上看,中国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且仍以较高的年复合增长率快速成长。

针对农村市场,从中央到地方政府更是出台了一系列利好政策,有分析人士认为,在国家战略支持下,未来五年将是农村电商发展的黄金时期。据阿里研究院预计,2016年全国农村网购市场规模有望增长到4600亿元。

如果能用好互联网这个工具,把家乡优质的红枣卖出去,无疑是致富的好方法。“又不是说咱东西不好,只不过大家不知道”,刘冬冬相信黄河岸边沙质土壤里生长出的红枣。

好好的耕地就那么“扔”了

永和全县境内,尤其是沿黄河的阁底乡、打石腰乡和南庄乡,避风向阳的几十个河湾都种植着红枣,种植面积有20万亩。这里昼夜温差大,土壤和气候条件适宜, 枣的含糖量很高, 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几十亩的土地用于枣树种植。


永和县主要红枣产区地图示意

种枣收枣是个辛苦的营生,“永和的农民远比其他地方更辛苦”,从邻近的侯马县刚刚嫁到永和的姚娜感叹说:“你看枣树都长在站不住人的山坡上,从浇水、施肥到收获打枣都不容易。”

好不容易红枣收获了,村民们又陷入丰收难以创收的困局。“主要是销路”,刘冬冬告诉中外对话,“如果能卖出去,每户一年挣上十万块其实是没问题的。”

如果卖不出去,成本都收不回来,光靠种地维持不了生计,只能外出闯荡。往年,上城里打工的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从今年的光景来看,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很多也离开村子,大量耕地就“扔”了。

食品安全新标准

撇下的不止是世代耕种的土地,还有家里的老人和孩子。

90后淘宝店主冯建平也曾是进城打工大军中的一员,15岁开始就在城市打拼,他笑言什么样的苦都吃过了,主要是放不下父母和刚满8个月的孩子。在北京打工的4年里,小冯和妻子最多每三个月就要辗转回一趟家。当时不通高铁,从北京到永和的路程要耗费将近一天。 “其他的都还好,就是每次离开家的时候,女儿的眼神看着心疼,”小冯有些唏嘘。

在农村电商新兴模式的吸引下,冯建平和妻子回到永和,现在经营着一家名为“
永和县土疙瘩土特产销”的淘宝店,主营永和粮食、酒、红枣加核桃等特色产品。因为上架的“宝贝”涉及到食品的初加工环节,小店在食品安全监管方面遇到了难题。

2015年10月,号称“史上最严”的新《食品安全法》正式施行,其中规定,除农产品之外的网络食品生产经营者必须持照经营,同时平台负有审核经营者证照的责任。


网上开店所需材料清单

所谓“照”是营业执照,“证”就是食品流通许可证。淘宝平台据此要求食品行业卖家出具信息一致的三证,即开店主体人、营业执照和食品流通许可证,并按照营业执照上的经营范围进行准入申请。没有办理准入的商家,将被禁止发布新商品。

新规实施已有半年之久,小冯终于办理好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的资料,以达到三证一致,合规经营。

县域支持能否释放足够的市场潜力

永和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干部张树望告诉中外对话:“健康无小事,现在食品监管的规定越来越朝着精细化的方向发展”。具体而言,想要申请相关证照,场地、设备、人员、工艺流程、卫生条件等各方面都要符合国家标准。

冯建平告诉中外对话,农家淘宝店最大的障碍在于场地,很多家庭式经营的小“作坊”并不满足新规对于场地规模的要求,这也是自家店铺手续迟迟未办妥的主要原因。需要明确的是,上述规定主要针对的是食品加工制品。

而对于食用农产品,即自产自销的农产品,没有固定包装、没有QS标志的商品,新的《食品安全法》也将其市场销售纳入了调整范围。但因为中国的农产品经营主体多为农民或小、散个体经营者,实行销售环节的许可管理并不现实,新法明确,销售食用农产品不需要取得许可。

这意味着,刘冬冬的店铺不需要跑“流通许可”这套手续。一个月的时间,小刘就把自家产的红枣和核桃上线了。

上大学的时候就有开淘宝店卖衣服的经历,刘冬冬对于电商的基本操作有点经验。经过几个月的宣传和经营,小店已初具规模。即使在红枣买卖的淡季,月均纯利润也达到了两万块,远远超过他在太原打工时的收入。

“就是有时候忙不过来”,从线上的接单、客服到线下的包装、发货,现在都是刘冬冬一个人来操作。骑着自己平时送货的电动摩托车,小刘带记者来到了县里唯一一家中通快递,也是自己淘宝店的“唯一合作快递”。


一切就绪,准备发货

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快递单子就攒了厚厚一沓。发货寄送的地址并没有明显的集中区域,从北上广等大城市到遥远的海南小镇都有涉及。“从来没有去过海南,但是往海南的发货量一直挺大的”,小刘说,“他们南方肯定没有我们这种枣”。

原来大红枣收获了就堆放在窑洞里,等着人来收,人家说是啥价钱就是啥价钱,现在自己就可以把枣卖到山南海北,“程县长说我们要转变思路,”小刘强调。

在永和挂职的副县长程万军一直力推农村电商,几乎所有与电商经营有关的村民都要引述他的观点。程副县长告诉中外对话,农村电商突围首先要做的是产品升级:产品商品化、商品品牌化、品牌文创化,而关键在于本土企业和本地化运营团队的快速培育。

为此,县政府不仅请来山西传媒学院的5位导师、24名学生,为即将上线的永和农副产品做品牌规划与设计,还开设了“魔鬼集训营”传授电商运营的相关知识。想要学习开店的村民只需要带上自己的电脑就可以前来学习,无需支付任何费用。课程涉及到网上经营的方方面面,包括品牌包装设计、产品挖掘、店铺运营和后期客户服务。

当务之急:宽带进村

永和县的电商氛围的确很浓,“农村电子商务好,买卖不用四处跑”的标语甚至被刷在了山沟沟上。但程副县长仍有担忧,电商平台整体竞争激烈,即使以整个县域的资源去支持电商,扶持企业和人才,也不一定能有效释放出市场能力。记者调查也发现,县城到村子的宽带连接相对有限,以永和县城西南麓交口乡为例,两百多户的村里,有宽带连接的只有两户。

这并不是永和县独有的困境。事实上,互联网快速发展的今天,城乡之间的“数字鸿沟”仍然十分明显,农村地区的互联网普及率只有30.1%,甚至不及城镇地区的一半。

对此,中央政府提出目标,到2020年要使无限宽带覆盖到98%的行政村。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长安建议,要尽快补齐薄弱地区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的短板,加大“互联网+”在农村地区的对接力度,并加快农村互联网人才的培养。


根据阿里研究院的研究报告,2015~2016年,县域网商对电商人才的需求量超过200万。程县长也向中外对话多次表示县里对于人才的渴求,毕竟,互联网真正在农村发挥效能,关键还在人才。

最近,回到永和并发现商机的刘冬冬正计划给自己的店铺弄一个品牌。因为在淘宝网上,资格注册分为“个人店铺”和“企业店铺”两种,“企业店铺”要符合工商局注册的一系列标准,准备材料的过程,也是让自家店铺卫生和安全条件更安心的过程。

今年,刘冬冬也结婚生子了。每一天,在货源、自家电脑和快递公司间三点一线,工作没时没点,很辛苦。刚刚生产完的妻子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但就是坐在他身边,沉默安心的姿态,对小刘来说也是不可替代的安慰。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