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巴黎协定如何将气候变化放到金融系统的中心

巴黎气候大会过去了五个月,新金融议程的必要性更为突显,尼克•罗宾斯认为。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NikolayF

2015年12月12日,法国外交部长洛朗·法比尤斯在在巴黎布尔歇镇的会场敲下绿色木槌,最终宣告《巴黎气候协定》的达成。这项协定最核心的内容就是调动资金,并且各国政府已经承诺“要让资金流向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增强气候适应性的路径保持一致”。重要的是,《巴黎协定》仅仅只是开始,未来还将就各国央行、金融监管机构、以及金融机构自身所采取的行动展开更为广泛的正式谈判。

过去25年间,联合国气候谈判的金融议程大多围绕着如何将资金从富裕的工业化国家转移至相对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展开。2009年,各国政府商议决定,到2020年,发达国家通过各种公私渠道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拨款1000亿美元。


哥本哈根大会谈判失败后,人们普遍认为有必要加大气候问题融资的力度,而总资产超过300万亿美元的全球金融系统更应责无旁贷。这说明,要实现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不超过2摄氏度的目标,就必须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重新调配资金,必须将资金从碳密集型资产(最主要的是碳、石油和天然气)中撤离。各国还需加大投资,保护人民免受因气候变化而加剧的自然危害的损害。

气候融资议程中将资金从数十亿增加到数万亿,这一点说明巴黎协定制定了更高的抗击气候变化的目标。对法比尤斯而言,要想达成这一目标,“关键在于金融系统必须团结起来,作为一个整体对气候风险进行考量,设定远大的目标,并且把它们纳入投资决策的考量之中。”

法国正积极
采取行动,一方面着手实现本国金融系统绿色化,另一方面也更加致力于将气候因素纳入全球金融的总体结构之中,并且这两项行动之间的联系也愈加紧密。法国新出台的《能源过渡法》要求投资机构报告其气候风险敞口,并确保自身的投资组合与控制气温升高幅度不超过2摄氏度的目标保持一致。该项法律还承诺开展“压力测试”,对银行资产在全球气候情景下受到的影响进行评估。

4月,法国财政部长米歇尔·萨潘提出,金融稳定委员会(FSB)应检查全球变暖对金融系统未来发展方向造成的影响。金融稳定委员会成立于2008年信贷危机之后,其任务是重塑一个健全和诚信的全球资本市场。但此前,该委员会从未关注过环境议程。萨潘的干预重要之处在于金融稳定委员会主席是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2014年夏天,卡尼曾提出,要想将温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就必须放弃使用目前绝大部分化石燃料储备”。

重要的是,法国采取的行动仅仅是一部分。目前,国际金融领域的各大金融机构正在减持化石燃料企业的股份,增加对可持续项目的投资(例如绿色债券),并且积极推动企业气候问责机制的完善。这些举措的背后,碳追踪、绿色和平、350.org等全球组织所开展的大量智能分析和公共宣传功不可没。他们所开展的工作均强调了要想确保气候安全,就必须从根本上扭转资金的流向。

所以,12月上旬巴黎气候峰会在布尔歇召开之时,气候融资新模式中三个关键因素终于汇聚一堂:核心是正式谈判,核心之外便是金融系统监管者的行动,而最外一层是金融部门自身采取的行动。

法比尤斯宣布达成这份分为多个阶段的《巴黎协定》,向金融业者传达了一个重要信号:必须在本世纪末将化石燃料燃烧造成的净排放量
降为零。《协定》还列出了调整金融系统重心的具体步骤,确保其对气候变化日益突出的影响(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做出应对。《协定》还要求主要国家和国际金融机构报告各自开展的项目采取了怎样的措施抵御气候变化。

现金方面,《巴黎协定》协商过程中,工业化国家和全球各发展银行均一致承诺提供公共财政融资。谈判结束时,标志性的1000亿美元的资金援助目标已经不再是上限,而成了下限。

然而,仅盯住文本就会忽略巴黎协定一揽子计划对气候融资的整体意义。金融系统规则制定者参与第二阶段行动——金融行业组织金融稳定委员会牵头成立的气候披露特别行动小组在巴黎启动,由前纽约市市长、金融信息领域的领军人物迈克尔·布隆伯格担任主席。《巴黎协定》中并未提及这个新成立的金融稳定委员会特别行动小组,也没有说明金融监管的作用。但目前,金融监管已经成为整体解决方案的关键部分。这在一年前是难以想象的。

监管机构初步行动之后便是第三阶段,也就是金融机构自身的承诺。拥有资产总数超过24万亿美元的机构投资者在巴黎大会上表示支持达成一份雄心勃勃的协议,包括引入广泛的碳定价机制。包括比尔·盖茨、维诺德·科斯拉、马云以及乔治·索罗斯在内的28位亿万富翁共同创建了突破能源联盟(Breakthrough Energy Coalition),并表示
将私人资本投入到公共研究部门开发的创新清洁技术中,还承诺投资11万亿美元支持扶植绿色债券市场发展的相关政策。绿色债券已经成为对特定气候融资方案进行资金分配的最有前途的途径之一。除此之外,在投资组合脱碳联盟(Portfolio Decarbonization Coalition)的动员之下,一个由25家投资机构组成的联盟做出承诺,将减少其麾下6000亿美元资产的碳足迹,这一数字是2014年9月联盟成立之初预计数量的六倍还多。

巴黎峰会召开已经5个月过去了,新的议程对金融决策者和资本市场已经产生了明显影响。中国已经将发展绿色金融放到了“十三五”计划的核心位置。作为2016年G20峰会轮值主席国,中国还专门成立了绿色金融研究小组。目前,各国正在制定“绿色金融战略”,从而落实在巴黎峰会之前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s)。而绿色基础设施投资联盟(Gree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Coalition)的成立则表达了政府和投资者建立绿色资产长期通道的新愿望:希望在支持国家抗击气候变化决心的同时满足投资者的风险-回报要求。

市场在冲击到来之前重新分配资金,公共财政拉动私人资本,监管部门在金融稳定的概念中纳入去碳化和环境韧性这两项新的需求。只有在上述所有要素协同作用下,才能实现转型。而《巴黎协定》则最终为建立一个能够调动数万亿资金的新型金融框架奠定基础。


英文全文可访问研究项目网站阅读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