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巴黎气候协议有望提早生效

约翰·麦克加里蒂认为,巴黎气候协议如能在本周签署,将推动温室气体减排向着更快速、更深入的方向发展。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Kelly*Elizabeth

本周五《巴黎协议》开放签署首日,共有175个国家签署了这一协议,创下了国际条约签署国家数目的记录。联合国表示明年开始落实具体条例,而此前官方宣布的协议生效日期是2020年。

协议若要生效,至少得有55个国家(这些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至少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55%)在4月22日纽约签约仪式之后认可、接受或批准这一协议。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周五敦促全球领导人及各与会部长,签字国加快协议的批准生效是在“与时间赛跑”,全球温升以到达有史以来最高点,冰川的融化也创下记录,温室气体排放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

“不计后果的消费资源的时代已经结束”,潘基文补充说道,“我们必须加紧实现低碳经济”。

对于有些签约国而言,比如欧盟,落实去年12月的气候协议条款大概需要至少18个月,他们还未就2030年气候目标的任务分配达成共识。所以,预计要等到2018年才能最终完成整个流程。

中美等排放大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排放总量的40%左右。这些排放大国若能尽早采取行动,则能加快全球减排进程,以免巴黎协议像以前那样陷入各种程序冗长的缠斗。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周五也表示,中国将在9月杭州G20峰会前完成参加《巴黎协定》的法律程序。

尽管有意见指出,发展中国家应该适当延迟签署或认可协议的时间,以便向富裕国家争取更多资金等方面的谈判筹码。但是,大多数国家对本周的会面还是保持开放态度,并且希望尽早完成协议签署。

倡导各个国家签订《巴黎协议》是气候行动的第一步,更为严峻的是如何确保各国实践其承诺和衡量实践的效果,以及各国否能在短短的几年内确立行动决心。

[为此,世界资源研究所专门开发了一项便捷工具,以便追踪各国在巴黎气候协议方面的行动进程]

上周,联合国气候问题秘书长克里斯蒂娜·菲格丝(Christiana Figures)在伦敦的一次活动上说:“我认为巴黎气候协议有望在2018年正式生效。”她还补充道,目前的状况已经迫在眉睫,在大幅减排这个问题上我们已经晚了10年。

菲格丝(Figures)认为,现在地球正处于末日危机的边缘,要想在本世界后半叶实现“净零”排放,“我们必须在2020年达到温室气体的排放峰值”。

菲格丝说,如果还是照着老样子来,“恐怕要在2025年到2035年才能达到峰值”,所以必须尽快采取有效措施。

有科学家指出,目前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已经超过了400ppm,接近于危险临界点。

与此同时,厄尔尼诺现象引发的极端气候事件也向各国政策制定者证明,一旦这种极端事件常态化,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此背景之下,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将在本周召开一次联合国气候科学专家会议,研究探讨相关减排措施可行性,从而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

对于小型岛屿国家或受到气候变化严重影响的国家来说,1.5摄氏度就是一个生存临界值。

正是由于这些国家的坚持,1.5摄氏度的温控标准才被写入了巴黎气候协议。但是大多数发达国家,尤其是欧盟成员国,却认为应该适度放宽减排幅度,并提议将温控目标扩大到2摄氏度。

欧盟国家的这个提议其实是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2008年的一项建议文件提出的,但是却很有可能给许多受气候变化影响严重的国家带来灾难性后果。而如果依据有些国家在巴黎峰会上提出的减排目标计算,全球升温幅度最终可能达到3摄氏度。

本周四即将发布的一项重要报告指出,如果升温达到2摄氏度,全球海平面将大幅升高,许多城市和沿海区域都将被淹没,数十亿人将无家可归。

此外,研究还指出,如果平均气温升高2摄氏度,全球许多其他地域也将受到影响。由于极端热浪频发,热带地区将越来越不适合人类居住,而地中海地区的干旱也会变得越加频繁。

气候政策分析家表示,如果能够尽早落实巴黎气候协议,那么在2018年进行回顾审查或全球盘点的时候,各国就有可能迫于更大的压力而同意加快和加大减排力度。


在2018年全球盘点的时候,各国的减排目标应该深入其各个经济领域,并应提出2020年后的修订减排目标,来自气候互动智囊团和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商学院的联合报告指出。

报告还指出,如果没有深化减排,2030年后的减排进程则难以实现将温度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的目标。

“这就像开车去参加一次重要的会议,如果你现在出发,你可以按时到达。如果你驻足等待,你或许可以开快车赶路,但同时也冒出可以发生可怕事故的风险”,气候互动报告作者之一安德鲁·琼斯形象的比喻道。

“如果我们现在践行巴黎承诺,则可以将温升限制在2摄氏度内。如果我们等待到2030年后才行动,我们将不得不以迅猛的速度和高昂的代价减排”,安德鲁补充道。

从联合国气候进程角度来说,提早通过巴黎气候协议也有很多好处。比如可以在美国总统换届之前提前锁定美国的减排任务。因为一旦共和党当选,很有可能会阻止甚至推翻之前协商一致的气候行动计划。

除此之外,提早通过协议还能向商界和工业领域传达政府深入减排的决心,突出投资化石燃料的金融风险,刺激他们投资可再生能源等低碳科技。

上周,碳披露项目等多个业界组织联合上书,敦促政府部门尽早签署巴黎气候协议。碳披露项目的一位负责人表示:“气候变化应对措施的影响会涉及许多方面,比如农业系统、交通、能源基础设施,以及其他一些国计民生的基本领域。所以说,那些排放大国也是从减排措施中获益最多的国家。”

如果我们没有快速完成低碳投资转移,那么未来全球金融系统将会面临怎样的威胁?目前,多个大企业、中央银行、20国集团特别小组都在对此进行研究,最终结果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公布。

本周,欧盟国家财长会议将在荷兰举行。会议提议对各国银行进行压力测试,以帮助投资者了解在极端气候事件和高碳资产环境下可能面临的风险。

保险业全球投资资产总额目前已经达到25万亿美元。上周末,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呼吁保险业也行动起来,协助管理和削减气候变化给全球资产带来的风险。

本周在巴黎举行的协议签署仪式只是一个开端,为了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相关措施,逐步兑现发达国家加大气候财政援助的承诺,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挑战

《巴黎协议》将面临的各大挑战很快会显现出来。联合国气候谈判将在下月重启,与会代表将开始制定推进《巴黎协议》的行动,以便协定目标可以在2018年后深化,以及确保必要的气候融资。

从某方面来说,今年底在摩洛哥马拉喀什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比巴黎会议更重要,因为大会将商定更为细节的、能成功实践气候协议的具体行动。

“(巴黎协议)产生的正面效果,对国家与非国家行为的减排推动力,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查塔姆研究所在今天发布的通报中表示。

通报还指出:“然而,新气候框架仍比较混乱且不够标准化,通往“温升控制在2摄氏度”的道路还不明朗”。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