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煤炭消费和二氧化碳排放知多少?

中国的煤炭消费和二氧化碳排放或许在2014年和2015年都实现了下降,或许并非如此。中国能源统计中的出入通常比许多国家的能源消费总量还要大。我们能相信这些数据吗?

Article image

解读中国能源消费数据需要火眼金睛。图片来源:V.T. Polywoda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占全球总排放的四分之一强。其中大部分排放都来自煤炭,中国生产和消费的煤炭比世界所有其他国家加起来还要多。尽管存在不确定性,但我们知道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至于中国确切的煤炭消费量和二氧化碳排放量,众说纷纭。

中国公布的能源消费数据很多,但这些数字常常自相矛盾,而且经常修订。这个问题今年更加突出。随着中国工业增长的放缓,据说煤炭消费也有所下降,因此二氧化碳排放也可能呈现减少趋势。但这些说法准确吗?

煤炭统计数据:修订,按重量还是按能量?

今年2月下旬,中国国家统计局
发布了一系列2015年经济指标的初步数据。从中可以看出,中国的煤炭消费量比上年的约40亿吨减少了3.7%。这一数据被各种博客和推特文章广泛引用,一些 分析家包括我们自己)都依据这些数字估计中国的二氧化碳总排放出现了下降。但是,这种情况与去年公布的2014年数据如出一辙,充分表明对于中国的统计数据必须非常慎重并进行仔细解读。

2015年2月公布的初步数据表明,中国2014年的煤炭消费量减少了2.9%,这是自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煤炭消费一直大步流星增长后的首次下降。许多西方观察家为这个历史性的变化大声欢呼。国际能源机构(IEA)估计,中国的能源相关总排放在全球排放维持不变的情况下减少了约1.5%,这是全球衰退后首次出现的情况。

但是,在此之后中国又分几轮公布了更加细化的统计数据。第一轮将煤中所含能量多少考虑在内后,中国的煤炭消费量就变成微增0.06%。尽管中国的燃煤吨数少于2013年,但每吨煤所含的能量显然更多。要知道,煤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主要由其所含能量决定,而非其重量,所以单位能量非常重要。又经过两轮修订后,最新的2014年数据表明,根据能含量计算的话,中国的煤炭总消费减少了0.7%。由于这个最新数据不仅包含煤炭,也包括石油和天然气消费,据此我们可以估算出中国2014年的化石燃料二氧化碳总排放增加了约0.5%。

上述统计里还包含着一个小“炸弹”:2000年以来的煤炭消费量数据每年的修订都要上调,幅度大到数亿吨。以2013年为例,这个修订值几乎达到6亿吨(16%),超过欧盟煤炭消费总量的半数,除了美国和印度之外,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的消费量都大。相应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几乎有10亿吨,相当于世界总排放量的3%。为了让比较更加鲜明,如果将这个修订数量视为一个国家的排放,则这个国家相当于世界第六大排放国,居于日本和德国之间。

在一年之间,2014年中国的煤炭消费量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同比变化经历了数次调整,从降低/降低,到持平/升高,再到降低/升高。与此同时,我们也明白了:无论是哪种结果,都远远高于我们之前所认为的2013年数据。


煤炭数据的巨大出入

中国的能源统计,尤其是煤炭相关数据,早在2014年之前就出现了令人困扰的问题。比如,如果我们将中国31个省级行政单位上报的煤炭消费量加起来,
通常都会比统计出的全国总量高得多。2012年,这个差距竟然高达8亿吨,相当于在整个曼哈顿岛上堆了一个15米高的大煤山。另外,报道出来的省际煤炭输出和输入量之间也存在多达数亿吨的差距,这在逻辑上是不可能的,除非这么大量的煤炭在省界上凭空消失。

跨省经营企业的重复计算造成了国家与省级数据之间差距。更笼统一点说,许多统计上的不一致最可能是由数据收集上的系统性偏差造成的,对此我会在下文进行阐释。但是,一些外国观察家并不认为这足以解释统计上的并不一致,而是抛出各种阴谋论。他们的一个流行假说就是省级领导们向地方统计部门施压,迫使其夸大工业生产和煤炭消费数据,因为本省的经济增长是他们政绩评估的一个关键标准,对其政治生涯至关重要。但是,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一点。与之相反的是,去年的能源统计在经过大规模修订后,这一差距几乎奇迹般地大幅缩小,修订后的全国数据更接近于省级数据,而非最初的全国数据。不幸的是,“外界”没有人知道这些修订数据究竟是如何计算出来的。

数据来自哪里?

那么,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在公布了十年之后还要做出如此大的修订?中国名义上是发展中国家,但实际上拥有一个非常发达的统计体系。所有收入达到数千万元人民币甚至更多的大型企业和其他实体,以及一些关键的企业和国有公司都必须定期报告其年度经济活动和能源消耗情况。在此基础上,国家统计局和行业组织每月和每季度都会发布工业生产、发电和其他几个指数的统计数据。但是,其他实体的情况仅仅是通过不那么频繁的随机抽样来了解的。国家统计局必须通过这些样本以及较大实体汇报上来的数据推测国家的经济运行状况。

基于大型经济实体不断报告的数据,国家统计局可以在每年2月份对前一年的GDP、能源消费总量和一系列其他指数做出初步估算。这些数据汇总后,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这个简明扼要的题目公布。上文提到的2014年煤炭消费量
减少2.9%和2015年减少3.7%的数据都来自这份统计公报。公报的文本可以被形容为“文章形式的表格”,每年都大同小异,只是把数据更新了。外国观察家们必须自己评估哪些数据引人注目,哪些平平无奇,但他们并不总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前一年的数据经过进一步加工后,会作为上年取得的进展加以公布。五月份发布的《中国统计摘要》将对上年的初步进展进行简要总结。到了年底或下一年初,我们就会在《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能源统计年鉴》中看到所谓的“截至目前”的最终数据。

作为“内部矫正机制”的修订

大多数原始数据来自大企业这个事实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没有理由相信它们可以代表那些较小企业的能源消耗情况。更糟糕的是,这些数据同时汇报给国家统计局和各级地方政府部门,但它们采取的标准和报告格式可能各不相同。到了年底,国家统计局必须努力对每个数据进行汇编和整理,而这一过程外界不得而知。

因此,这些数据中出现偏差和出入也丝毫不令人惊奇。幸运的(同时也更令人困惑的)是,中国统计部门有一个定期检查减少误差的程序。每五年,中国都会进行一次“全国经济普查”,原则上所有企业和其他合法实体都要按照一个标准的格式报告上一年相对比较详细的经济活动和能源消费数据。在这个(至少是原则上)比较完整和一致的全年经济数据的基础上,国家统计局也对之前的统计进行修订,常常会追溯到10-15年前。但这一修订背后的计算方式却鲜为人知。

迄今全国经济普查已经进行了三次,分别在2005年、2009年和2014年。最后一次导致了去年出现煤炭消费历史数据的巨大上调。这种基础数据上的突然变化造成了困惑,但是这一修订大概也保证了统计在长期上更加准确。比如,在这次最新的修订后,煤炭消费统计中的大多数出入变得小多了。但我们不能确定其中的原因究竟是真的用了更好的数据,还是为了让数字更加相互照应而有目的地扭曲了统计方法。

2014与2015年排放:是增是减?

那么,关于中国2014和2015年的二氧化碳排放,我们能下什么结论呢?基于现有的数据和我们所了解的变化情况,可以说的是2014年的排放可能增长了约0.5%,而2015年下降了约0.1%。考虑到误差幅度,目前我们还不能对2015年的数据下任何结论。因此,我们对最近关于去年中国排放减少的报道必须有所保留,而关于2014年的类似新闻很可能是错误的。

中国的任何数据都不会是“铁案如山”的。所以,做个深呼吸,静静做好长期准备,因为2019年的下一次全国经济普查后,这些数据还要经历一番变动。

图一:中国煤炭消费量(按重量衡量),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

纵向:单位(百万吨)

图标:红线——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后     绿线——第二次经济普查后     深蓝线——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后     浅蓝线——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前  紫线——省级数据

图中为每次全国经济普查前后按重量衡量的煤炭消费量及各省的煤炭消费量数据。各省在每次全国经济普查后经过修订的数据并未公布。虚线表示2015年统计公报中的初步数据。



图二:中国煤炭消费(按能量衡量),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

纵向:单位(百万吨标准煤当量)

图标:红线——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后     绿线——第二次经济普查后       深蓝线——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后     浅蓝线——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前

图中为从煤炭中获取的能量消费,即将单位能含量考虑在内后的数据。虚线表示2015年统计公报中的初步数据。过去两年,中国消费的低能含量的低质煤炭有所减少。因此,煤炭能量消费的下降速度并没有按照重量衡量的煤炭消费那么快。各省的数据只有按重量衡量,没有按能含量计算的,因此这里无法显示省级数据。

1tce(吨标准煤当量)=29.288GJ(10亿焦耳)



 

翻译: 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