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石油补贴政策使委内瑞拉进退维谷

委内瑞拉作为拉美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近二十年来首次调高油价,但此举对于缓解其石油依赖度效果甚微,安德烈斯•罗哈斯•希门尼斯写道。

Article image

虽然委内瑞拉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储量,但是其政府对国内燃料消费的补贴政策已经引发了经济危机。(图片来源:Sociedad Venezolano Ingenieros de Petróleo

除了几个加勒比海小国之外,委内瑞拉的人均燃料消费量(以石油为主)居拉丁美洲之首。

委内瑞拉不仅是世界上原油探明储量最大的国家,还是拉丁美洲
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即使有中国贷款的支持,但由于与环境标准背道而驰,委政府的补贴政策已经在一些国际论坛上引起密切关注。

过去几年,委内瑞拉政府大力发展采矿业和碳氢油项目以及大量进口汽车的举动进一步加剧了污染。

20多年来,委内瑞拉不仅一直游离于全球气候谈判桌之外,而且还从财政上大力支持本国石油行业的发展,通过价格补贴,压低燃料消费价格。


一直以来,委内瑞拉的汽油价格都是世界上最低的。在今年2月18日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下令上调汽油价格之前,上一次调整成品油价格,特别是是汽油、柴油价格还是在1996年。1989年,时任总统卡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在第二任期内曾尝试上调燃油价格,但却引发了“加拉加索( Caracazo )”骚乱,政府出动武力镇压。自此,在乌戈•查韦斯总统任内的14年里,委内瑞拉燃油价格从未有过调整。

在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Bolívar)通胀率飙升的情况下,人为保持燃油低价实际上就是降低可燃液体的价格。

世界银行的数据表明,2014年委内瑞拉人均燃油消费量为1272升,这主要缘于其国内燃油价格仅为1美分/升。尽管马杜罗将高辛烷燃料的价格提高到了60美分/升,但是鉴于玻利瓦尔兑美元的汇率为10:1,所以并不会引起多大变动。

自从委内瑞拉2003年实行汇率控制以来,燃油的价格基本上接近0美元每升。今年2月,在委内瑞拉黑市上,一美元可以兑换到1000玻利瓦尔。

由于人为控制使得燃油价格远低于国际市场,委内瑞拉与其邻国哥伦比亚、巴西,以及加勒比海岛国之间的燃油走私贸易变本加厉。据估计,每天有3万桶石油(其他资料显示这一数据接近10万桶)通过非法途径运出委内瑞拉。这进一步刺激了委国内石油消费水平突破历史最高纪录。

按照世界银行的数据,如果说委内瑞拉每年的国内石油需求为8~10桶的话,那么墨西哥的数字则是是6.5桶,阿根廷和巴西均为5.3桶,而哥伦比亚则更少,每年只需3.7桶。

委内瑞拉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与上述数字紧密相关。委内瑞拉年人均碳排放为6.4吨,接近中国(年人均6.7吨)的水平。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的人均年排放量都远远低于这一数值:阿根廷人均4.6吨/年,墨西哥人均3.9吨/年,巴西人均2.2吨/年,哥伦比亚人均1.6吨/年。

中国的资金支持

2007年,时任总统乌戈•查韦斯实施了一项旨在减少委内瑞拉同美国之间贸易和投资往来的计划,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的资金开始汇入委内瑞拉。

而这笔资金则用在了支撑其国内化石燃料产业的发展上。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曾向委内瑞拉发放过一次数额高达200亿美元的长期贷款,其中一半以人民币的形式放贷。获得这笔贷款大头的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则以原油或柴油的方式偿还。

还有一大部分贷款则用于资助基础设施项目。CDB 曾向“中国基金(China Fund)”发放约合
510亿美元的贷款,主要用于资助加拉加斯地铁(Caracas Metro)扩建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马拉开波和巴伦西亚等城市也引入了类似的项目。马拉开波新建了两座横跨奥里诺科河(Orinoco River)的大桥,而巴伦西亚在大力建设铁路网络。

还有一部分贷款被用于采购中国的制成品,比如家用电器和2万辆总价值达5000万美元的奇瑞家用轿车。

2011年末,时任委内瑞拉贸易部部长的埃德梅·贝当古表示,“我们是在与中方谈判达成的设立中-委大额长期基金的基础上签订这一大规模采购协议的。我们将从中国进口配备优良零部件和提供售后服务的高质量经济型汽车。” 他发表该言论时正值乌戈•查韦斯竞选总统连任的关键时期。

2013年到2014年,中-委汽车采购协议的其他部分有序推进。但是从中国进口第一批汽车4年后,委内瑞拉的国内汽车制造业仍举步维艰。此外,进口中国产汽车的零部件供应和售后服务也问题不断。有报道称,这些汽车没有达到环境标准。

无视《巴黎协议》

由于高额燃油补贴,委内瑞拉已经受到诸多监督各国兑现温室气体减排承诺的国际论坛的
批评

联合国巴黎气候峰会上,克劳迪娅·萨勒诺大使领导的委内瑞拉代表团拒绝就减少20%的温室气体排放作出承诺,且表示不会考虑使用清洁能源逐渐替代化石燃料和技术。同时,代表团也没有提及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提议或目前正在采取的行动。而与之相比,其他(国家的)大型石油公司已经开始发展风能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项目开始走向多元化。

诸多绿色环保组织都反对委内瑞拉政府在过去三年批准的采掘项目。这些项目都是在委内瑞拉环保部门的规定内打擦边球,而且大多数都倚靠中国的资金资助。至于这些资金是如何分配的,我们一无所知。

很明显,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是少数缺席巴黎气候大会的国家领导人之一。因没有取消补贴政策,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等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饱受批评。维持高额燃油补贴不利于形成高效节能的氛围。


原文刊载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彭金枝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