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是否将投资尼泊尔水电项目?

尼泊尔总理于本周访华,尼方希望在此期间,最终敲定中方对尼水电大坝项目的投资,并达成关键的能源协议。

Article image

卡利甘达基电站,于2002年建成完工。图片来源: ADB

尼泊尔总理即将于下周访问中国。面对国内日趋严峻的能源危机,尼泊尔官员希望总理此行最终能够与中国达成投资协议,开发其国内丰富的水电资源。据尼泊尔能源部高层官员透露,尼方希望中国能够投建若干个大型水电工程以及输电线路。

尼泊尔总理此行的最大目的是与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达成协议,打破
西塞提大坝建设的僵局。该工程计划投资16亿美元,是尼泊尔最大的外资项目,落成后将成为该国最大的大坝,能够大大缓解长期以来能源短缺的局面。去年,尼泊尔遭遇强地震,国内经济至今仍未恢复,西塞提大坝有望推动该国经济。

2011年,尼泊尔政府与长江三峡集团下属企业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CWE)签署过一份谅解备忘录,现在,官员们希望事情最终有所进展。

“我们一直在积极推动这一议程,希望能够在总理访华期间最终敲定下来。”尼泊尔政府投资委员会首席执行官拉德哈什·潘特说道。他所在的委员会主要负责管理大型水坝工程。尽管遭遇强震,政府官员仍有信心,认为投资者会看好尼泊尔的投资前景。投资者并没有撤资,尼泊尔政府也在积极精简投资项目的审批程序,为此类投资打开方便之门。

去年,尼泊尔众多大坝在地震中毁于一旦。但类似西塞提大坝等大型工程带来的风险却鲜少被公开讨论。在尼泊尔,由于能源长期短缺,大部分人的日常生活都十分艰难,曾经关于大坝建设带来环境问题的担忧和强烈抗议也只能消散殆尽。

大坝建设带来的社会环境成本无疑是巨大的。根据环境影响评价(EIA)报告,西塞提大坝工程将会动迁1.8万人口,而且这座高达195米的大坝建成后将淹没尼泊尔3%的国土。2010年,尼泊尔当地非政府组织发起运动,呼吁关注这一问题。随后,出于对社会环境因素的考虑,亚洲开发银行从该项目撤资。

扩展阅读:尼泊尔地震凸显了西藏水坝建设带来的危险

尼泊尔的水电梦

尼泊尔政府对水力发电寄予厚望,希望能够借其推动本国的能源转型,满足国内能源需求。上个月,尼泊尔公布了
雄心勃勃的计划,宣布将在未来10年间开发1千万千瓦的水电项目,中国支持的项目在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10年计划列出了11个水库工程,其中中国投建的西塞提项目和布迪甘达基项目是重头戏。目前,尼泊尔全国已有17个工程项目正在建设中。

单击此处查看地图的放大版本(数据来源:尼泊尔电力发展部)

去年,尼泊尔还与印度签署协议,计划由印度公司承建,开发远西地区的上卡尔纳里大坝和东部的阿鲁恩三期项目,两个项目总计发电能力达到180万千瓦,并且其中大部分电量都将出口印度。此外,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也投资了一些项目

长期以来,尼泊尔在电力开发方面一直落后于邻国。虽然该国拥有4300万千瓦的潜在发电能力,但实际发电量仅为70万千瓦,甚至无法满足其自身的用电需求。在尼泊尔,包括首都加德满都在内的所有城市,每天仅供电10小时。邻国不丹的潜在发电能力仅为2400万千瓦,其装机容量却是尼泊尔的两倍还多。2014年末,经济学人杂志曾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解释,认为“地方政局动荡、十年内战、对印度的猜疑、以及缺乏规范将尼泊尔的水利工程摧毁殆尽,这些因素也让债权人望而却步,”但文章最后还是用充满希望的口吻说,有关方面正在努力解决此类问题。

但随后,尼泊尔政府颁布新宪法,导致南部边境地区爆发冲突,与印度的关系也恶化。而印度不仅是尼泊尔电力项目最大的潜在投资者,也是其过剩电能的最佳消费者。

扩展阅读:封锁和抗议把尼泊尔推向又一场灾难

在结束了一段漫长的疏远期之后,尼印双方共同解决了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最近一次访问印度时,尼泊尔总理奥利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就如何加快尼印合作建设的尼泊尔水电项目进行了讨论。
该项目一旦建成,最大发电量将达到700万千瓦

西塞提——长时间的延误

面对工程延期和政局动荡,尼泊尔希望中方的投资能够迅速填补这一空缺。2011年,中国长江三峡集团从澳大利亚
SMEC公司手中买入西塞提大坝的开发权。此前,SMEC方面未能筹得足够投资,导致该项目搁置长达十多年。

中方承诺提供75%的投资,剩余25%则由尼泊尔国家电力局(NEA)筹措。但四年过去了,联合投资协议却迟迟未能签署,一部分原因还是在于必要资金的筹集问题。

要将电力从边远地区并入国家电网,就需要建设500公里的输电线路。然而,这一项目仍未投入建设。尼泊尔当局继续对中方公司开发该项目的诚意表示怀疑。2009年,另一家中国公司以尼泊尔投资环境不佳为由,从西塞提项目
撤资

尼泊尔国家电力局(NEA)目前也尚未确定超出国内需求部分的多余电力将以何种价格销往何处。西塞提大坝为尼泊尔首座蓄水电站大坝。之前的项目皆为不依赖蓄水的径流式水电站,而过剩的电能都销往印度。

2014年,尼泊尔曾要求中方提供4亿美元的软贷款,占项目预计总成本的25%,但中方未予回应。西塞提大坝预计完工时间为2020年,但由于缺乏资金,项目完工可能将面临重大延期。



通往卡利甘达基水电站的输电线路。图片来源:ADB

能源是重中之重

尼泊尔总理奥利还可能与中国签署石油进口协议。六个月前,由于边境冲突,印度宣布停止向尼泊尔运输石油。长时间的燃油严重短缺让能源成为了尼泊尔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造成尼印两国外交关系紧张的原因在于,尼泊尔新宪法的实施引发了边境地区马德西少数族裔的不满和抗议。

去年10月,中国同意
一次性向尼泊尔提供130万升燃油的援助,但两国未能就长期的商业燃油供应达成正式协议。尼泊尔方面希望与中国达成交易,从而保障未来的燃油供应,减少对印度的进口依赖,进而结束长期以来印度国有石油公司垄断其国内燃油供应的局面。

尼泊尔石油有限公司(NOC)说,一个月前,尼泊尔南部靠近印度边境的平原就已经恢复正常秩序,但印度仅能满足尼泊尔80%的燃油需求。“与中国签订协议是尼泊尔满足自身能源进口多样化需求(的一种方式),而不应该被视为是与印度作对,”尼泊尔议员拉宾德拉·阿迪卡里说。他与总理奥利同属于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

关键贸易协议

尼泊尔官员表示,总理此行的另一项关键议程是与中国签署过境贸易条约,允许尼泊尔经由中国港口进口第三国货物。作为一个同时与中国和印度接壤的内陆国家,尼泊尔目前仅与印度签署过境贸易条约,进口贸易完全依赖印度。

尼泊尔副总理、外交部长卡迈勒·塔帕相信,中尼两国下周将签署一系列协议。本周,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部长级会议在尼泊尔西部旅游城市博卡拉召开。在会议的新闻发布会上,塔帕说;“我们一直在协商一些协议,其中就包括过境贸易(条约)。因此,总理此次访华期间,尼中关系将会有重大进展。”然而,塔帕并没有就协商细节作进一步说明。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